魔力芒刺

青蛙公主
2010-12-11 看过
那本《我的视觉日记——旅德十五年》在我来来回回新增又删减的购书单上,已经存在了五年。在图书大厦和书品小店里的多次游逛中,总是在心境不对或者没有巧遇的时机,与她屡屡错过,但始终没有消失在我的购书单中,却也一直没有出现在我的书架或床头。
那天,再次读他的日记的时候,我决定要去读王小慧。正巧,今年新出的《我的视觉日记——旅德二十年》在原来那本的基础上,新增了王小慧最近五年的最新生活和创作状况,而她在引言中写到出版此版本的原因,是因为一些人告诉她说,以前的那个版本因为精装的成本,书的价位偏高,许多青年人和大学生只能去图书馆借阅。而此版本用再生纸和黑白印刷的方式简装出版,是可以满足许多年轻人的收藏爱好和购买需求的,于是这本定价只有三十块的书,又被称作青春版《我的视觉日记——旅德二十年》。
不知道那些关于这本书漫天的书评是怀着怎样的情绪被写出来的。我在读她时,自始至终品怀着一种欲望的味道,不甚浓烈却心绪纠深。看她各色的照片,日常生活的、创作时的、聚会时的、展览时的……不自觉会去看许许多多的小细节,比如她的眼角到嘴角的不同弧度距离的变化、她的发迹线变化、她的手指形态的变化、她的鞋跟、她的颈部线条、她的胸到臂弯的起伏……勾连着她的文字,那种感觉,那么近,又那么远。
偶然的午餐,跟一位男士聊起她。我说,通过她,我获得了那句“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成功的女人,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有无数个成功的男人”的经典案例,你不得不说,她本人就是一个杰出的作品,她的人生就是一个成功的作品。男士几乎没思索地说,有一种女人,她的存在就是一种魔力,内在不自觉向外扩散的魔力。
不觉莞尔。
她的确优秀。那种优秀是把自然界力量的一切冲突张扬到恰到好处,又自然到毫不做作的杂糅融合的能力。如今早已在她身后的那位为了她可以抛弃一切的同样优秀的丈夫,已经因为二十年前的车祸,早早离开了现在渐入暮年的她。其实是应该庆幸的事情。不可想象,如果那个敦厚细腻的男士,今天还在她的身旁,应该是以她身旁衬托的姿态,还是以同样身份却眼神落寞的形象出现。
她的那种优秀是在三十年前就可以以新中国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学子登入名牌大学的能力,是在本身就为数不多的第一批研究生中唯一一个被公派到德国的女研究生的能力,是在刚入德国不到三年就可以成功举办展览的中国女性的能力,是可以比她的丈夫更快更多更久交到德国艺术界朋友的能力……我想,如果不经历那场连续的生死,不会成就一个现在的她。先是一个明知她有丈夫的德国诗人、剧作者、演员为她徇情,再是她的丈夫为了帮助她的摄影梦想车祸身亡。这两个事件在她的生命中发生前后不到两年。而她的祭奠方式也却有不同。前者是在十三年后,已经独身的中年女人点起他生前最喜欢的蓝色蜡烛,在烛光下读他写给她的诗,怀念他;后者是出事第二天,刚步入新生活的少妇也经历了惨痛的车祸后,忍痛在泪水浸透的宣纸上,用一百个唇印印在上面,在大树下连同他们车祸的血衣一同被烧掉的悼念。而展现在我们视觉上的东西都是一致的——照片的图象、诗句的文字。
有时我会疑惑,人在极度悲痛或者巨大感怀情境下的时候,还会不会有另外一个心绪去做别的事情,比如拍照,比如做一种具体的追念行为。因为常人通常的反应会是嘶声号啕,或者默默流泪。至少我可能做不到前者那样。但是转念一想,总是会有异于常人的人,也总是会有常人也能够去做,而因为某种诸如道德规范或者文化习俗的限制,压抑自己不去做,但敢于冲破或者根本不在乎那些的人去做了的事。但把自己放进去,还是觉得自己做不来。然后又会再一次对自己说,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些人,去做一些事,而你要去做另一些事,这样才是这个世界的样子。如果人人都做一样的事,或者人人都不做一些事,这个世界,该是多么的无趣。
每每想到这,我顺从的一面就会暴露无疑。因为,这个世界的秩序就是这样的,我也从未不认同过。那就是这个处处宣扬着公平的世界,实际上是一个公平虚无的世界。因为世界之所以存在为这个世界的样貌,就是因循着它的等级。以前有人说过,人人生而平等是一个伪理论。现在,我倒认为,人人死而平等也是一个伪理论。因为有的活着的有能力的人去祭奠死去的人,而那么多亡去的平常灵魂却无人问津。就像这个成功的女人,如果她没有成功,如果她没有成功到有那么多如我一样的平常人愿意去读她的作品,谁会认识一个成功了的女人身后的丈夫?谁会去结识那样一个其实跟许多亡灵一样曾经普通的肉体?谁会去追奠一个二十年前死去的陌生人?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王小慧太成功了,成功到可以偿还她的丈夫曾经为她牺牲的一切,包括生命。还有一个女人,成功的形态与她何等相似。那个名满世界的著名服装设计师,coco chanel小姐。她终身未婚,只因她心爱的男人死于一场平常的车祸。男人去世后,chanel小姐凭借她过人的天赋,和职业容忍力,设计出世界上每个女人在任何场合都心仪的著名的“小黑裙”,一直誉满今日。小黑裙成了经典女性服饰中永不退场的主角,在当时更是如此。无论大街小巷里的贵妇、职员、少女、艺术家,都以穿上chanel设计的小黑裙为豪。Chanel在写给她好友的信里说,我已让全世界的女人为博伊居丧。博伊,就是她心爱的那个男人。
当然,如果你想去寻找死而平等的例证,可以去读读《先上讣告,后上天堂》那本书。
王小慧的书中,不断提到认识自己,清楚的认识自己。这点上,我和她太相似。后来知道她是双子座,又笑想星座真是一个喜欢与人开玩笑的东西。看她的节目采访视频,觉得她确是一个东方文脉深植的基因与西方文化冲撞后完美融合的产物。她面对镜头是稍显紧张而不油滑的,她说话的面部表情是微嗔却平和的。经历过生死和无数大场面的女人,能保有这样的姿态,绝属不易。于是想,能有人把她当作终身爱护的美丽不折的珍宝,确是有道理的。
有天与一个中年女性聊起一个身边的外国人,她絮絮的说了这个人很多做事的小细节。我告诉她,我见到这个外国人的第一面,一起吃过一餐饭后,在日记中写下一句话,异质文化的过度融合,是悲剧。时至两年后的今天,应证了我当日的判断。她眯起眼睛说,滋滋,你这个小丫头,看人,还真是准。
我想,一个人的心里,可能还是要对某些东西有所拒绝,才能一直保留些什么吧。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我的视觉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视觉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