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谁共天下

还有我,是一头狮子
2010-12-03 看过
常常能在某些作品,看到或者读到这样的片断:出于策略又或情势所逼,某某某对谁谁谁说,君助我,得天下,共享之。然则善始者繁,克终者寡。得天下后的君臣之间,重感情一点的君主,杯酒释兵权,打发了事;而稍有猜忌心的帝王,不免要痛下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决定。故有至杀之而后已之事,无共享天下之理。但观吾国历史,却有“王与马,共天下”少数几个例外。这段哙至人口的历史,折射出当时特殊的政治局面——东晋门阀政治。

门阀政治,实际上是门阀士族,在谋求自我利益的同时,又在维持东晋于不坠的政治。以东晋司马氏皇权力量之薄弱,能享国祚一个世纪之久,全赖士族势力的维系。士族支撑起朝廷,其肇端始自王氏家族,王导王敦兄弟。司马氏与王氏固有历史结交渊源,但个人之间的情谊,在家族利益面前又显得次要了。这段名器相予,御床与共的非正常现象,田余庆先生在《释“王与马共天下》作的精辟见解——门阀政治,即士族与皇权共治天下。可以说,他的论证出现,令后学止步于此。

皇权不振,士族专兵,王氏家族和司马氏的结合,是一种各取所需的政治目的。其后,当王氏盛衰转折急下时,别的家族在长期发展基础上取而代之,他们之间关系也是基于各自图谋的利益出发。司马氏以皇室的合法性,为士族提供官位权势;士族本身及网罗人才,为皇室充实朝堂。司马氏依靠士族的军事力量统治天下,而士族中领袖人物,正是因为手里强大武装,得以进阶成为权臣。在这些一人之下的强臣中,甚至有流民帅出身。郗鉴,是当中的代表人物。作者把郗鉴承上启下的影响,联系起来。他斡旋各门户之间,寻求一种平衡状态,其能力与成就,使他在东晋纷乱的政治格局中脱颖而出,门阀政治也得以延续更长的时间。

东晋的变乱与冲突,“在国家体制上是地方与中枢之争,在地理位置上是上游下游之争,在出场人物上则是士族门户之争。”(《东晋门阀政治》三十二页)自王与马共天下后,又有瘐与马,桓与马,谢与马共天下的政治局面。尽管时局纷争,但司马氏天下,靠士族统治的情况并无多少变化,有天子之名,而无天子之实。执中枢神器的姓氏,屡经更迭,但基本上是沿着王与马的轨辙,各自经营,相互利用的政治形态。这样,祭在司马,政在士族的特殊政治模式,维持了一个世纪。之所以特殊,乃是因为几乎终东晋一朝,各大家族竟无废立自代。从王与马以来,“每当一个士族权势鼎盛,必有另一人门户俟隙而起,制约它然后取代它。”(《东晋门阀政治》一八四页)同时,皇帝也没有能力把权力收紧独掌,中兴皇权。这正是门阀政治,曲折复杂性的一面。门阀政治的兴衰,在广度与高度上,与东晋祚安的稳定,是紧密相连的。

南渡的东晋,本有恢复中原的希望。然而东晋没有北伐的决心。尽管曾有四次攻取洛阳,但这几次北伐的机会,却因在门阀政治巢幕之下,没有更理想的结果。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谁,怀抱过收复中原的理想。皇室有心无力,况且晋得天下,本不是光明正大,已失天下人的翊戴。士族则固守既得利益,更无效力之可能。反观北方的苻氏,到苻坚一代,正朔之争的驱使,经济发展与民族融合又有一个空前成就,便有把权威南移的愿望。于是有淝水之战。

淝水之战以苻坚败北结束。东晋胜利最大的功臣是江左谢氏,谢氏利用重建的北府兵既拒北方苻坚,又有活跃东晋政局的资本,凭此成为东晋最高门第之一,其时谢安居中起显著作用。谢安风神秀彻,名士风流,仕前已经盛名在外,及仕后则屡建内外事功,淝水一战更是功不可没。有匡扶社稷之功而无傲慢居功之心,无怪《晋书》论及谢安时,评价极正面,“谢氏在东晋,不凭挟主之威,不以外戚苟进,不借强枝压干”。(《东晋门阀政治》一七四页)谢安品德青史称道,其城府深远,运筹帷幄的才气后人亦津津乐道,传涌一时。东山报捷之事迹,就见诸于各类艺术创作,或瓷器,或书画,或雕塑之中。

谢安本隐士东山,表现出无处世之意。这种姿态故为谢安高自标置的城府性格,但亦是当时名士动辄喜谈清淡的风气。其时,世人多对事物世务漠不关心,以清谈标榜,玄学风尚大行其道,儒学被迫处于边缘。事实上,“东晋玄学一枝独秀,符合门阀政治的需要。”(《东晋门阀政治》二九二页)反过来说,正是因为门阀政治的存在,刺激了玄学的兴起,两者是一个辩证的茅盾结合。但是,总的来说,东晋门阀政治的社会性和历史性,只是一个暂时过度时期。“如果没有一个成熟的有力量有影响的社会阶层即士族的存在,如果没有一个丧失了权威但尚余一定号召力的皇统存在,如果没有民族矛盾十分尖锐这样一个外部条件,如果以上这三个条件缺少一个,都不会有江左百年门阀政治局面。反之,这三个条件中任何一个条件的变化,都会导致江左门阀政治的相应变化。”(《东晋门阀政治》二九四页)恰巧这三个特定历史条件的合力,成就出东晋百年之余的门阀政治。当这三个条件,随时间变化出现了新的因素,那么,门阀政治想多存一刻,也是不可能的了。

道高犹许后生闻。田余庆先生的论证之严密,功力之深厚可谓治学典范。其观点阐发往往一针血,多处指向是学人梦寐以求——发前人所未发。尽管此书问世不到三十年,但许多讨论,似乎到了不容后学就此再作指涉的地步;尽管未来可能还会有超越性的作品,但《东晋门阀政治》无疑是当代学术价值的一个新高度。《东晋门阀政治》里展开的准确角度,正确眼光,周密布局都堪称经典,对读者的影响是无需多言的。序言里,田余庆先生礼貌性感谢周一良先生等人的帮助,此书令后者折服与称羡。作为陈寅恪先生出色的弟子,其用力也在魏晋南北朝,本该在此段历史中有所建树。然则在田余庆这样的学人用功之时,周一良在曲学阿世中,度过自己学术事业的黄金时期。
32 有用
2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全部20条回复·打开App

东晋门阀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晋门阀政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