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杯酒,便已足够

鬼鬼柒
2010-12-01 看过
有些女人似乎喜欢燕南天那样的男人,强大,勇猛,义气,声名远扬,恶人见了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跑了。若是和这样一个男人呆在一起,必定得意得很。我也喜欢英雄,却不怎么喜欢和英雄呆在一起,他们的兄弟太多,似乎每一个都很重要,那么在他身边,自己反倒就不怎么重要了。对于英雄来说,儿女情长本就无关痛痒,他们的准则太多,责任太多,世人都认为他该这样该那样,他也就这样那样了,只因为若他们不这样那样,他们便也不能再被称为英雄。和英雄在一起太累,我却不喜欢累着自己。
绝代双骄里都各种各样的男人,说起男人,就不得说一说江玉郎。我猜如果不知道江玉郎是根墙头草,大部分女人还是会把他当宝的。这货也是世间的极品,当过男宠,当过龟儿子,当过佳公子,当过伪君子,不了解他的人都被他耍的团团转,了解他的了也拿他没辙,他很聪明,却聪明得有些没骨气,小鱼儿在生死关头永远是谈笑风生,他面对生死却永远都是副孙子相。当然既然作为配角,其职能就是突显出主角的人格,所以被当做炮灰也在所难免。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君子,当然不是江玉郎那样的伪君子。
我想如果有一天,能够突然遇见一个俊美公子,身穿白衣风度翩翩地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呆住,春心大动,如果那公子再对我微微一笑,软语几句,那我必定会大脑充血。大部分女人都爱花痴,大部分女人都属于外貌协会,大部分女人都喜欢好看的男人,如果那个男人再温柔一些,那大部分女人便要沉沦了。我从来不否认我属于大部分女人,我喜欢花无缺那样的男人,却也只不过是喜欢,我喜欢他好看的脸,喜欢他的风度体贴,可是时间长了,这些优点却反倒让人觉得厌倦了。
相比下来,作为花无缺孪生兄弟的小鱼儿就截然不同。你永远没有见过那么奇妙的人,你永远猜不到他的鬼脑子里又在想着什么鬼主意;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对你好什么时候会对你坏,什么时候会逗你笑什么时候会惹你哭;你永远都不知道为人没当别人都在怨声载道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能够谈笑自若;你永远不会知道为什么当所有人都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时候他反倒能够看淡一切。他的思维永远和正常人不同,让人永远跟不上,也别指望能跟得上。他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是独一不二的小鱼儿,纵然数十年后这江湖已经换了一代又一代,燕大侠的威名已被淡忘,江玉郎的阴谋已被揭穿,花无缺隐退江湖成为了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老人与他所爱的女人执手到老,可是小鱼儿却还是小鱼儿,纵然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皱巴巴的糟老头,他却还是那个然你哭然你笑的小鱼儿。
说起来我并不喜欢铁心兰,女人并不一定就要始终如一,女人也有权利同时喜欢两个男人,可是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她却显得太磨叽。并不是没有考虑她两难的抉择,只是觉得她从来就没有认真为自己选择过,否则她有怎么会在最后一刻才忽然看清自己最爱的人其实是花无缺。小鱼儿一直说苏樱是天下第一自以为是的人,但我却以为其实铁心兰才是,她一直以为自己选择了花无缺就是对不起江小鱼,却不知道虽然江小鱼虽然会难受,可并不是因为喜欢她到不行而难受,越看似多情的男人越无心,江小鱼对女人本就无心。他无心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身边所有遇上自己的女人都喜欢上了自己,觉得实在太无趣。铁心兰就稍稍有些不同,早以为小鱼儿已经死透了,所以又对花无缺生出了感情,后来偏偏又让小鱼儿遇到。原本喜欢自己的女人后来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人,心里多多少少会有点难受的。这难受也未必是因为被伤了心,说是被伤了自尊反倒更为贴切一些。于是每次当我看到铁心兰不成器地自我纠结时,我虽没有蛋,却也隐隐觉得有些蛋疼。
相反,苏樱却实实在在是一个后来者居上的例子。都说小鱼儿是个小魔头,那苏樱就是一个女妖怪,可是这个女妖怪又偏偏聪明得很,让人喜欢得很。我一直觉得在那群人的感情世界里,苏樱才是最勇敢的一个,哪怕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鱼儿也没法子和她比。小鱼儿是个聪明人,他就像水里的鱼,喜欢自由自在,如果有一天被人抓住了,那也离死不远了。所以他一直不愿意真正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不单单不愿意,甚至可以说,不敢,所以哪怕他喜欢极了铁心兰,或者是苏樱,他也不敢说出来,要是说出来,那他就载了。花无缺虽然喜欢铁心兰,可是他不敢说。铁心兰也喜欢花无缺,她也不敢说,于是这两人就成为了剧中最催人蛋疼的一对。苏樱就不一样了,她那么聪明的女人,当然也不希望被什么男人拴住,可是她喜欢江小鱼,她就那样简单直白地承认了,始终如一,未曾改变。江小鱼要去决战之前,苏樱说:“若你非死不可,那我也只好陪你死了。”如果是别的女人对小鱼儿说出这句话,小鱼儿一定会觉得不疼不痒。可是苏樱却是苏樱,他了解苏樱,像苏樱那样聪明的女人绝不会轻易为一个男人死,即使是她的情人她也未必会做到那一步,可是那一刻她却说出了那样的话,神情那样决绝那样坚定,这句话的分量却比任何人说出来都更沉更重了,所以那一刻,原本无心了小鱼儿也被动容了。苏樱和所有曾经喜欢上他的女人都不一样,她未必会牢牢地套紧自己,但危难时刻她却一定会与子同生,与子同死。
第一遍看《绝代双骄》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年前,大多的剧情在记忆中已经模糊,如今再翻开来看,到最后却突然有了种大彻大悟的感觉,最后一刻邀约抱着怜星远去于山巅,江氏父子废了一身武功成为默默无闻的凡人,江小鱼和苏樱,花无缺和铁心兰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在这个童话般的结局中,二十年的仇恨都散做了一缕青烟。冤冤相报何时了这种简单的道理谁都懂,可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多少人?世间权利金钱重重诱惑,又有多少人能够看透?世上英雄大侠那么多,又有谁分得清谁真谁假?人生在世本就诸多烦恼,又何必思考那么多让自己的烦恼更多?
纵然这繁华世间还有繁花万千,权利名利得之不尽,金银珠宝用之不竭。但我已有佳人在旁,再一杯酒,便已足够。
3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绝代双骄(全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绝代双骄(全三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