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评《身体向左 爱情向右》

庞二哥
2010-11-30 看过
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可以一个人完成的,只有两件事除外——一个是杀人,一个是做爱。前者得有个死者,后者得有个伴侣,总之是得有个人配合才行。当然,杀人也可以一个人完成,自己动手自己受用,既当凶手又当被害人;但是做爱不行,你不能既当男的又当女的。所以这样一说,似乎这世界上只有做爱这一件事不能一个人完成。
        既然不能一个人完成,那么“另一个人”则变得至关重要。杀人不是杀谁都行——即使是杀人狂也有特定的对象;做爱当然更不是是个异性就行,虽然它的对象不像杀人那么特定,但是寻找对象的程序一点也不比杀人简单。其实做爱的事比杀人复杂得多,因为绝大多数的人一生当中也不会想到杀人,也就不必寻找杀人对象,一旦想杀人了,往往是被杀的对象比杀意出现得早得多,那么动手就是了;而做爱就麻烦得多,“食色必性也”,几乎每一个人都有做爱的欲望,有欲望就得找完成这个欲望的对象,而这个对象一旦找错了就比较麻烦,有的时候是终生的麻烦,甚至比杀人还要麻烦。
        王建一女士的著作《身体向左 爱情向右》就是讲述这些麻烦。这本书的名字比较文艺,但它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心理专家王建一解读特殊性爱60例”。通读全书,我发现所谓的“特殊性爱”这个词比较隐晦,它代表的并不是不正常性爱——比如恋童乱伦强奸同性恋什么的,而是指不和谐。换一个角度说,凡是夫妻间美满的性生活都是正常的,除此之外则是“特殊”的。而这种“特殊”有很多是找错了性爱的对象,就像我前面所说。当然这个“对象”很可能是“合法范围”内的,也就是说是配偶,但是配偶也有找错的时候,不是吗?而且这样的“找错”可能更惨一些。
        除了“找错”,这本书里的“特殊”还找一些其他问题,比如“未遂”的性爱,还有类似嫉妒、怀疑、恋物癖等等。王建一女士的写法是先讲一个故事,后面是心理分析。故事说是“特殊”,却不“特异”,而且作者讲故事的手法相当平淡,看这个部分的时候完全可以一目十行。后面的心理分析还算专业,不过对于那些熟悉心理学的朋友就可能有乏善可陈之感。
        故事是不是精彩、心理分析是不是到位,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当下的社会好像有很多性爱的问题,也有很多“特殊”的性爱。人们往往被欲望迷惑、被环境迷惑、被传媒迷惑、被各种各样的迷惑所迷惑。性爱这事本来就很麻烦,前面说过,它“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所以它就有一种“社会性”;另一方面,它又是一种动物本能。于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社会里,动物本能和社会属性激烈地对抗又奇妙地统一,麻烦多多也就不足为奇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身体向左,爱情向右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体向左,爱情向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