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芸”,我心中的霁月。

芊蔚兰若
2010-11-26 00:36:05 看过
林语堂先生曾把《浮生六记》中的芸娘定义为中国文学及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对此赞扬之说,多数人亦表认同。
虽说,古往今来不少被颂扬的女子中,芸之相貌谈不上最佳。关于这点,我们在《浮生六记》的“闺房乐记”这章中便可获悉一二。
“……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目弯秀,顾盼神飞,惟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
由上述文字,至少我们能认定芸非绝色佳人。或许,具秋水之姿,因身形清瘦,神态柔媚。另外,当气韵不俗,因生而颖慧,才思隽秀。然则,论才情,虽有学语时,口授《琵琶行》,即能成诵;后得《琵琶行》,按此识字,刺绣之暇,渐通吟咏这些个说法。以及,芸嫁沈复后,伴君于左右,品月评花,登山观霞,评诗论画,焚香品茗等例,使读者不得不承认芸绝非一般女子,虽谈不上才情纵横,却饱含闲情雅趣。我亦相信,男儿若得芸为妻,必将日里的琐碎生活也过得浪漫美丽,饶有情致。另则,芸不似多数闺中女子般稚弱。也许,幼年丧父,家徒壁立的不幸遭遇早培养起芸性格中的善于隐忍与贤达知足。凭纤纤十指,终日刺绣,得以供养全家。即使,为人妻后,因误会种种,芸与三白被逐家门,颠簸困苦,寄居别处之时,芸也未有过任何嫌怨,可谓“婉顺如金”。尤其,在芸身体尚安,与沈复寄居萧爽楼时,她的聪颖、灵巧也展露无遗。沈复生性好客,爱饮酒时品小菜。有友人来访,芸必备小菜,适时奉酒添茶。为了,方便盘盆挪移,加之芸推崇俭省,她特制一墨梅盒,雅洁实用,便于置菜。芸与沈复寄居萧爽楼间,逢夏日赏月,楼下去窗无栏,觉空洞无遮挡,芸巧用竹帘代栏。所有这些细小的事例都显现出芸的聪颖机智。即使生活清贫,凭芸之兰心蕙性,也能助君过上艺术化的不俗生活。
可以说,芸作为某种类型的女人,满足了人们对于一类完美女性形象的大致期冀。在这类女性身上我们往往能看到的“美”是这样的:温柔婉顺,宁和慈悲,浪漫痴情,富有情趣,才思秀逸,灵慧聪颖。好似天上的一轮霁月,明净而清澄,温和而柔润,照暖你全部的身心……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典藏插图本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典藏插图本浮生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