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之女 燃烧之心

蓝文青
2010-11-25 看过
掩上这本有着精巧素描插图的书,我可以这样说,如果《诉讼笔录》是一本男书,那么《燃烧的心》则是一本女书。

相比令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让-马·居·勒克莱齐奥成名的中篇小说《诉讼笔录》,短篇小说集《燃烧的心》显得清简很多,细腻很多,精致很多,阅读起来却同样不轻松。

倘若真如那些分析家所说,这个作家二十六岁时的作品《诉讼笔录》,蕴藏了很多思想的精髓,那么,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完成的《燃烧的心》这一系列的短篇小说作品里,则便少了《诉讼笔录》里大踏步重落脚的尖锐长啸和压抑着的怒恨,多了温和的慈悲和仁厚的怜悯。《燃烧的心》呈现着一种举重若轻的爱怜,一种大慈大悲的同情。

诺贝尔文学奖的常任秘书恩达尔曾经这样称赞勒克莱齐奥:“一个世界性的作家,一个旅行者,一个真正的流浪者。他不仅仅是一个法国作家,如果你们细心观察他的文化价值观,他穿越了自身发展的不同层面,并且将其他的文明、其他的生活方式在他的写作中融为一体,而不仅仅是西方的”。

这句评语在《燃烧的心》中体现得相当彻底,书中故事不过七个,却从欧洲大陆到南美岛国,寥寥的几个人物,却又穿行流浪在地球上好几个国家里,各个民族次第呈现,甚至包括中国人,勒克莱齐奥的确穿越了自身发展的不同层面,展示着拉丁的,欧美的,甚至神秘东方的不同的文化。

而更为重要的是,他在这七篇带着浓重诗意和散文体的小说集中,着重写的都是女性,特别是社会边缘的女性。他用温和委婉的笔调写他对这些边缘女性渴望自由和独立的怜惜,写面对世事艰难中,边缘女子对爱情的向往和坚强的意志,写老年孤身女子对青春的怀念,等等。他不仅写女性的柔弱和坚强,作为男人,他竟然直白地指出众女子的心语——“男人都是过客,痛苦都留给了女人”。让人不由想悲元好问之叹——“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

书中的那些边缘女性有:上世纪八十年代被爱侣出卖而被人囚禁怀孕的叛逆少女佩尔旺什,自私自利不顾女儿的伊莲娜,有着自己幸福的却面对妹妹吸毒而无力拯救的女法官克莱芒斯,抓不住时间抓不住爱情的爱娃,离家出走“在黑夜中飘着”的十五岁的“她”,不肯舍弃故土而舍弃爱情的“最让我感动”的阿丽斯,离开故土流浪他乡沦为妓女而被人杀害的移民女卡丽玛,等等。那是柔弱的女子,那是无助的女子,那是迷惘的女子,那是承受着各种痛苦的女子,当她们各自从不曾在人世间得到爱怜时,当她们那颗女儿心煎灼时,却能一一在勒克莱齐奥笔下被倍加怜惜,被倍加同情。

每一个故事都平凡而简单,阅读时,便会轻易地发现,同样的故事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着,即便是那些我们不能及的大陆,却因人类共同的悲哀而被影响,产生共鸣。特别是与女性产生共鸣。

这是一种可以让女性觉得有个人在耐心细心静心听自己的心声,且用温柔的手安抚自己没有安全感的灵魂,以及让那一颗因这个世道而吓着的、燃烧着的、备受煎熬的女儿心慢慢平静下来,归于低声抽泣,直到遗忘痛苦的慰藉。

若说《诉讼笔录》让我看见了一个锐利思考的勒克莱齐奥,《燃烧的心》则让我看见了一个仁慈宽厚的勒克莱齐奥。他在《诉讼笔录》里揭示这世界上大方面的种种不公,却在《燃烧的心》里,精心地用诗意般的句子,为那些因不公而受到伤害的,行走在社会边缘,或者独立特行的女子们,解说、安抚、歌颂、以及疗伤。而这一面的勒克莱齐奥显得温柔仁和,让人觉得亲切。

一如勒克莱齐奥在书中写道的:“人间事往往如此,当时提起痛不欲生,几年之后,也不过是一场回忆而已。”

【原文地址】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2996523&Key=230893231&PostID=28275856&BlogID=150117

21 有用
2 没用
燃烧的心 燃烧的心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8条

查看更多回应(38)

燃烧的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燃烧的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