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那些红尘里的男欢女爱》江南

我只是没有枪
2010-11-25 看过
这是整本书里,我最喜欢的两页文字,写在了最后头。我把它摘出来,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不知道为什么,感同身受。

    我其实是有些信佛的,读了一些年的佛经,从《金刚经》到《成唯识论》,甚至想过要去研究玄奘的《瑜珈师地论》。
    但是《茧》这部小说显然背弃了我对于佛教理论的尊重,我带着一点忐忑不安写红尘中一个和尚和一个女孩的感情与欲望,以及他们的死去。
    “鸡尸”马王的故事是我很小时候读的,当时我只是感觉到这个故事里对于佛法的极大的称颂。它的伟力无边无际,好比那些借着马王之力逃脱罗刹女引诱的商人,只要紧紧抓住哪怕马王的一根鬃毛,也会得到拯救。
    但我后来认识了一个女孩,我觉得她是个小小的罗刹女。
    她并不凶恶,只是任性和崇尚自由,让我觉得美丽、危险而不安。她有自己的世界,不是佛法那样寂静解脱的净土,而是一个女孩的、光怪陆离却又美好的岛屿。修改《茧》的时候我以她为蓝本,每一次写到明月的时候,我都想到她的脆弱、勇敢和固执。我小心翼翼地赞颂着明月这个美丽的女孩,她是一个呼吸天地之气、自由自在的妖精,她被无端地束缚在红尘里,也在红尘里和她的男人相遇,那男人是个佛子。
    这让我想起大唐高阳公主和辩机。辩机是玄奘的弟子,佛法精深,不知是因为高阳公主的逼迫或者自己对红尘、爱欲的迷恋,而和公主成奸。高阳公主的丈夫是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爱,这个据说本性放纵淫荡的公主为了辩机的缘故流连于古寺中。最后辩机被发现藏有皇家的器具,玉枕,从而奸情暴露,被处死了。
    我没法解释为什么我觉得这段不甚纯净的爱情里有着张狂恣意的美丽,我宁愿相信高阳公主在和无数男人有染后从心底深处迷恋上了那个年轻而敏锐的僧侣,而那个僧侣也从无边的经典里抬起头来,忽地看见公主嚣张放肆的美丽,他内心里佛法构筑的壁垒坍塌了,于是不顾一切地沉迷于公主的爱和身体。
    这是普通人的爱情,对于他们而言净土太遥远,现世太孤独,他们原本都是怯懦的人,是无力的鸟儿,无法飞越红尘到达彼岸,可他们又无法独自生活在苦难横生的娑婆世界,于是他们只能相依相偎,以缠绵来忘却畏惧和忧伤。他们的相爱不能永恒,却会长到他们中有一人死去。
    他们在红尘里翻转颠倒,让那些可以因佛法而解脱的勇猛者旁观、赞叹而惋惜,却无能去救助。
1 有用
0 没用
茧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茧的更多书评

推荐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