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老虎伍兹,需要叔本华的治疗

cub18
2010-11-24 看过


新闻报道,伍兹性丑闻事件曝光后,开始接受心理医师组织的团体治疗。所谓团体治疗,就是病患在医师的带领下,彼此敞开心扉互相鼓励,以求共度难关。

看起来像是一群loser走投无路下的聚会,你愿意加入吗?如果和去教堂参加团契作个二选一,你会选什么?我们很健康,不是老虎伍兹,考虑前者才有病,上教堂显然更光彩些。我也这么想,但脑子里突然蹦出Rick Warren在《标杆人生》里的一段话:“人们对教会失望有许多可理解的原因,这些原因可以列成一张很长的清单:冲突、伤害、伪善、疏怱、心胸狭窄、自私和其他许多的罪。与其觉得惊讶,我们必须谨记:教会本就是由一群包括我们在内的罪人所组成的。正因为我们是罪人,便有意或无意地伤害彼此。故此,我们必须留下来,尽一切可能来努力寻求解决之道,而非离开教会。逃避没有用,彼此和好才是迈向更坚强的品格、更深刻的团契相交之道。”心理治疗和教会团契的差距似乎没想象中那么大。

东窗事发前,伍兹半夜和女人鬼混,白天出现在赛场上,我们称赞他是完美的化身,德艺双馨;如今,他晚上可能孤枕难眠,白天出现在赛场上,我们指责他淫乱成性,不可救药。老虎伍兹还有救吗?评价他的我们又如何呢?



来个故事先。

资深心理医师朱利斯突然得知自己身患癌症,只能再健康地生活一年,有些措手不及。他试图通过回访以前的病人来确定自己人生的意义。目标锁定在了冷酷自负的菲利浦身上。
二十多年前,菲利浦因为无法摆脱性瘾的困扰(和伍兹一样),开始接受朱利斯长达三年的个人心理辅导,但毫无效果,菲利浦最终主动放弃治疗,从此杳无音讯。这是朱利斯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失败。他在离开人世前迫切想知道菲利浦的现状,想知道自己的治疗是否存在滞后性,结果令朱利斯大吃一惊:菲利浦竟成为了自己的同行,提供所谓的“哲学咨询”治疗!

两人的生命再次有了交集。朱利斯发现菲利浦还和当年一样冷酷自负,惹人讨厌,不过他确实彻底战胜了性欲的控制。究竟是哪位治疗师有此大能呢?菲利浦说他叫——亚瑟•叔本华。对,就是那位19世纪德国哲学家。你在开什么玩笑?!这是朱利斯无法接受的答案,他想知道得更多。两人鬼使神差间达成了项协议,菲利浦向朱利斯传授叔本华,而朱利斯向其提供成为职业心理医师必要的督导,要求菲利浦参加他正在指导的治疗团体。

故事越来越精彩了,不是吗?

菲利浦说朱利斯当年的治疗并非毫无成效,起码自己记住了两句话。一次是菲利浦向朱利斯描述自己典型的夜生活:调情、结识、晚餐、上床……然后问朱利斯对此是否感到震惊或厌恶,朱利斯说这样的夜晚只是听起来很无聊。另一次朱利斯建议菲利浦在自己的墓志铭上写上“他喜欢打炮”,而这同样适用于菲利浦的爱犬。这两句话令菲利浦意识到自以为刺激的生活是多么空洞乏味,下定决心改变自己,他投入了哲学的怀抱。



叔本华如何拯救了菲利浦?

叔本华坦言性驱力令人敬畏,是我们内在最基本的力量,是使我们想活下去和繁衍后代的意志。这个力量不会平息,也无法用理性来压抑。这一观点令菲利浦感到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全然了解。

叔本华还指出我们注定在此生中不断地转动意志之轮:渴望某种东西、得到它、享受短暂的满足感、然后很快就觉得无聊、接着追求下一个渴望。想要通过满足欲望获得平静没有任何出路,必须完全跳出这种循环,全然接纳自己最深处的本质是永远无法满足的渴望,然后想办法拒绝意志,把目标放在纯洁的理想世界。

叔本华是这么做的,每天阅读写作,吹奏一两个小时的长笛。菲利浦也努力追随,每日阅读伟大思想家的作品,避免日常琐事的干扰,通过下棋或听音乐来冥想。

就这样,菲利浦走出了欲望的囚笼。

朱利斯领导的治疗团体成员在生活中各有难于解决的麻烦,菲利浦的加入给这个团体带来了某种奇妙的化学反应,这大大超出了朱利斯的预料。菲利浦在团体中一如既往地寡言少语目中无人,然而当团员倾诉完烦恼,他会不时地抛出几句哲言,直击要害,使整个团体陷入沉思。

瑞贝卡的痛苦来自对容貌的执着,她曾是班级舞会的女王,选美比赛的赢家,无法接受如今年华老去的现实。菲利浦对她说:“叔本华有一个想法对我有益,他认为相对的快乐有三个来源:一个人是什么、一个人拥有什么,以及一个人在他人的目光中代表什么。他鼓励我们专注于第一个来源,不要依靠第二和第三个来源——所有物和名声,因为我们无法控制后二者,它们终将离我们而去,就好像你无法逃避的岁月会拿走你的美丽。其实‘拥有’具有一种相反的要素,他说‘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常常反过来拥有我们’。”

菲利浦引用尼采的一段话,甚至动摇了导师朱利斯。“尼采曾谈到人和牛有一项重要的差异,就是牛知道如何没有忧惧地活下去,活在快乐的现在,没有过去的负担,也不知道未来的可怕。所谓忧惧就是害怕。不幸的人类却笼罩在过去和未来的阴影下,只能短暂地在现在漫步。”(菲利浦认为尼采在这里抄袭了叔本华的观点。)朱利斯一次半夜醒来,回顾自己的一生,哀伤地发现年轻时一直认为现在只是美好未来的序幕,多年之后,却突然发现自己反过来沉浸在怀旧中,人生徘徊在希望与乡愁间,唯独欠缺了珍惜每一刻。他不由感慨尼采和叔本华是对的……

菲利浦,不,他背后的叔本华,似乎无所不能,开始夺过朱利斯的控制权,主导着团队的治疗。



且慢!叔本华自己的人生如何呢?

早年与父亲关系紧张,父亲自杀后对母亲充满指责,母子最终彻底决裂,老死不相往来,与亲生妹妹一生中少有的几次见面也都以不愉快收场。他曾因才华横溢得到歌德的赏识,但又由于过分的自负导致两人分道扬镳;在柏林大学谋得第一份教职,却公开肆无忌惮地攻击系主任黑格尔,称其为“一位陈腐乏味、空洞愚蠢、面目可憎、不学无术的江湖郎中”;对于身边的普通人,叔本华更是粗鲁无礼,不屑一顾,去餐厅吃饭经常付两人的餐费,以确保没有人打扰。他本人在《关于我自己》一书中甚至也悲叹大自然赋予他“过重的猜疑、敏感、愤怒和傲慢”。

叔本华才是最需要治疗的人!而他的信徒菲利浦呢?

封闭自我,拒绝袒露心扉,不曾爱人和被爱,从未真正地进入生活。他把叔本华挂在嘴边,扬言人生没有意义,基本的事实只在当下一刻,唯有拒绝日常生活才能体认存在于一切大自然中的生命力。然而大自然中最大的奇迹和生命力,不正是我们人类和彼此相处而产生的丰富情感吗?!菲力浦对此却刻意逃避,视而不见……



逆转的时刻。

晚年叔本华受到寂寞的折磨,他所坚信自己声名大躁的景象迟迟没有出现,最后一本著作《补遗论文集》悄然出版。这本书虽然依旧强调人生在世可悲而不幸的痛苦,却增加了崭新的维度:

“人与人之间最适当的称呼不是某某先生……应该是与我一同受苦的人。不论这种称呼听起来多么奇怪,却是根据事实把别人放在最正确的位置,并提醒我们最必要的事就是宽容、耐心、饶恕,并爱我们的邻人,这是每一个都需要的事,也是每一个人要为别人付出的事。”

“……我们应该宽厚地对待每一个人的愚蠢、缺点和恶行,牢牢记住我们所拥有的也只有自己的愚蠢、缺点和恶行。因为它们只是人类必然的缺点,我们自己也是人,所以内心深处也都埋葬了完全相同的缺点。我们不应该只因为别人在此刻与我们不同,就对他们的恶行感到愤慨。”

伟大的厌世者叔本华竟展露出如此温情的一面,他本以为此书完成,“剩下的只有沉默”。却不想他的观念由此开始横扫整个欧洲,崇拜者蜂拥而至,连他所养的狮子狗都在宠物店大卖起来。1860年,叔本华在完满中平静地死去。

菲利普呢?

随着团队治疗的深入,他感到紧张不安起来,沉寂多年的内心开始再次跳动,菲力浦重新感受到了对生命的渴望。倒数第二次聚会上,菲利普终于敞开心扉,满含泪水,坦言“我为生活建造的思想大厦缺乏暖气,团体是温暖的,这个房间是温暖的,但我的居处却像北极一样寒冷。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爱。”

很遗憾,朱利斯没能等到最后一次聚会就离开了人世。他把团体治疗室的9把椅子留给了菲利普。3年后,菲利普开始在这里带领起自己的心理治疗团体……



故事结束了。来自欧文•亚龙《叔本华的治疗》,是我近来读到最精彩的作品。

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菲利普,都是老虎伍兹,被大大小小的欲望所羁绊。有些不可告人,有些堂而皇之。偷更多的菜,赚更多的钱,找更好的对象,换更大的房子……自然而然,久而久之,欲望成了我们生活的重心,甚至唯一。

我们需要认识叔本华,看见自己的愚蠢贪婪,痛苦软弱,努力挣脱欲望的枷锁。我们需要告别叔本华,拥抱人间的生死爱欲,悲欢喜乐,感受其中细微的温情。

走近他,然后离开,才是一个完整的疗程。
137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6条

查看更多回应(26)

叔本华的治疗的更多书评

推荐叔本华的治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