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悲观里写,往看破红尘里写

富兰克木
2010-11-23 看过
这本书让我想起了许多事。阅读时,我常常感到一种悲怆的情感,涌入内心,就像2007年某个时候的我和2009年某个时候的我。2007年,我读到的是余华的《兄弟》,2009年,我又在县城的出租房内花了几个晚上看完了电视剧《我们生活的年代》。
特别是《我们生活的年代》,它们俩特别像,都是讲大学毕业生初入社会的沉浮和价值观的变化,都是谈钱的,都是谈钱改变感情的。妈的,说句装逼一点的话,就是“拜金主义浪潮中爱情的异化”。
什么感觉?悲怆?难受?压抑?
我们确实处在一个拜金主义盛行的年代,这个时代里,似乎只有金钱才是最可靠的,为了满足自己那点可怜的虚荣心,多少女人甘做二奶、情人,为了得到光鲜亮丽的成功,多少男人铤而走险、尔虞我诈。爱情算什么?友情算什么?在金钱面前都通通往后挪。动什么别动感情,嫁谁都别嫁个穷人。
更烦人的是,有了钱之后,人就变坏了,声色犬马中,能洁身自好的人太少了。
其实,肖然和韩灵不就像袁浩东和紫云么?只不过,没有一种关系是放心的。
我们都在尔虞我诈,我们都在相互猜忌。我们在被骗中渐渐懂得社会的潜规则,我们又在提防中试图骗人。我们在生命的某个时候幡然悔悟,却又在另一个时候抛开不顾。
没有一种关系是安全的。
慕容雪村用了一本书的篇幅,只是告诉我们这一点。一幅浮世绘,让年轻人明白了这个大染缸的魔力。
那个我们想要回去却无法回去终究要怀念却又不能去怀念的纯真年代已经去了。
我突然觉得上面这番话很没意思。多矫情啊,实际上,是我们自己把自己逼到了一个万劫不复的窠臼里,然后抱怨无路可走。
慕容雪村说,我的死不是什么大事,不要惊动世人。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