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失去尊严,生活将会怎样——评《今夜我不愿面对自己》

不夜影城
2010-11-21 看过
2009年罗马尼亚裔的德国女性小说家赫塔米勒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我国文坛一如既往的感到震惊。有人曾经说过:“对中国文学界来说,任何一位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都是意外,因为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圈里的这些事,要关注和掌控的只是茅奖、鲁奖。这不奇怪,井里青蛙看到的只是一片月饼大的天堂。而这片天堂,跟真正的文学基本上无关”。圈里人尚且如此,读者就更鲜有人知了,如果没有获得诺奖,我想从事创作27年、一共完成了十余部作品、在德国获奖无数的赫塔米勒,会一如既往的与我们无缘。但是她作品中所表现的“以诗歌的凝练和散文的率直,描写了被驱逐人群的生活”,却恰恰是能让我们这个国家很多人产生共鸣,同时也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在集权体制下,对于个体来说压迫与屈辱是一种常态,而反抗则会被高效的驱逐、流放甚至毁灭,但这种殊死的拼争也是个体能够保留尊严的最后一点努力。在《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这部作品中,将普通生命在这种体制下没有尊严的生活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名制衣厂的年轻女工因为作出有悖体制的是事情而失去工作,同时被秘密警察频繁骚扰而失去正常生活,在被讯问的过程中,她更是将过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痛苦的回忆出来,可以说“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不只是这个普通女工,而是体制下活着的千千万万个体。的确,这种缺席了尊严的人生,一如《活着》里的富贵,仅仅可以说是活着,而不是生活。

《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中的女主角相当的纠结,在这个集权体制中,她的尊严被赤裸裸的羞辱着,因为她想要却没有能力逃脱,在这里只有顺从且麻木的人能过获得特种“尊严”,当然也无非是平静的活着,即使这种“尊严”也是有代价的。你不能乱说话、也不能胡乱思考,这样你才能拥有这种“尊严”的生活。因为政府垄断了所有的生产资料,被踢出这个体系以后,你基本没有生存的资本。更可怕的是,从女工不堪回首的回忆中,我们看到普通人堕落的生活,父亲想成为当兵在外的儿子与儿媳性交、家族内强奸已婚妇女的现象比比皆是、女儿想成为亲生父亲的交欢对象、有姿色的年轻女子几乎是公用物品……女工的回忆是支离破碎的,因为里面的痛苦太多,是任何有感情有尊严的人都不愿意面对的,从中我们更深刻的体会到专制体制的残酷性还表现在,人们在没有了政治、思想和言论自由的长期重压之下,会选择更加没有羞耻的生活来麻醉自我、毁灭自我,这人性的整体堕落和崩溃。

反思集权体制下个体的尊严是一个相对沉重也敏感的话题,幸好时代是在进步的。而对于有过相同经历我国,这样的作品也是层出不穷,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比如八十年代出现的以卢新华、刘心武、张贤亮、梁晓声等作家为代表的伤痕文学,毕竟我们的一代甚至几代人都受过那一场公开迫害。这种对灵魂的摧残尤其容易造成惨痛的心灵创伤。赫塔米勒的《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等作品重新让我们意识到这“伤痕”有多重、多深。

这本书还有个版本的译名叫《约会》,但我认为相对于“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要逊色许多,尽管“约会”这个题目中隐含着女工在衣服口袋里塞纸条这种幼稚的,却也真实表现出专制体制下的个体通过一切可能的手段逃离体制的迫切想法,但“不愿面对自己”更能将个体的沉重表现出来。同时由于赫塔米勒的作品多从记忆、梦与内心出发,所以中文译本读起来有些纠结,有些语句歧义很大。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作者和译者的问题,毕竟赫塔米勒因为写作多次被罗马尼亚政府警告,同时也担心秘密警察的侵扰,因此作品难免出现隐晦、错乱甚至语无伦次,这是此类作品必要和必须的,加入我们带着身临其境的感受去体会,就能品味出其中的深意,难怪德国总理总理默克尔称米勒“缘于极权、压迫、恐惧的生活经历的伟大文学,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
1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的更多书评

推荐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