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及<1984>

溪流
2010-11-21 看过
作为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我一直努力在女性同胞们心中维持良好并拔高的印象. 简单粗暴的说, 是装B.装B点说, 是"伪". 许多年前,我是个伪古文学青年,后来放弃了这一没有前途的事业. 近年来首要的身份是伪科研青年, 这主要是为了应付老板(碰巧也是女性). 而对年轻的姑娘们,我一般游离于伪文艺青年和伪自由青年之间. 这主要取决于对方的成分,必须投其所弱. 若对方不幸是文艺且自由女青年,我就只好变回伪科研青年唬弄一番了. 总的来说,多年以来战略一直是成功的,但现在面临失败的危险. 因为我想写书评.

      前段时间, 大概是觉得自己游戏玩的太多有些废柴, 我就把游戏扔了,并迅速或龟速的拾起一些其他不良嗜好. 前者比如说看<银魂>,后者比如说更新blog,读书夹在中间. 本来的设想是很好的,银魂看累了就去读读书, 书也读累了就写点书评更新blog. 书评的设想也是很好的. 本来在看梁启超的<李鸿章传>,看完了打算找点讲明治维新时的书作对比. 最后看一本<黑天鹅>来分析成败, 多合适. 典型的关心家国大事又善于求索的伪自由青年面孔.

      但结局大约是书照读, 但进度太慢,相比于动笔看银魂又明显来的更诱人...

      但今天的书评是<1984>. 大约是去书店买书时看到了韩寒的<1988:我想和这个四姐谈谈>. 随手翻了半本, 虽觉得写得不错,又实在不舍得为这么点字花那么多钱. 然后顺手的看起了1Q84, 看1Q84的间隙中又看起了1984. 现在看完这两本又从网上down了1988.txt传到手机上补完中.

      写到这里我觉得我完了, 自由女青年们会愤怒的. "你怎么可以不花钱买韩少的书, 还从网上下载了看,还排在1Q84之后". 文艺女青年也会怨恨我 "看1Q84的间隙你居然有闲工夫翻1984". 而正直有水准的真正的自由青年/文艺青年也会不齿地远离我 "你居然现在才看1984/你居然会看1Q84,还一连3本".

      似乎有可能离群索居,但我还是想写点书评, 因为实在是一本好书. 作者奥威尔在1948年开始YY,幻想着36年后的世界,构架或预言了一个将能永生不灭的集权社会。拥趸者称“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我就十分不以为然: 这书显然该作为集权主义的教科书和内参。

------------------------------------内容简介,剧透,可跳过-------------------------------------

      全书三部分,第一部分借主人公--真理部小公务员--温斯顿之眼勾勒了《1984》年的世界。 巨大的横幅横幅,巨大的招贴画;招贴画上是老大哥,老大哥在看着你,老大哥是人民的救星,老大哥是党(英社党。未避免和谐,以下简称D)的领袖; D控制思想,D永远正确,D解放了无产者,D创造历史, D书写历史,D改历史。当然,还有反革命,D的叛徒,老大哥的敌人,阴谋推翻国家政权者:果尔德施坦因(在逃)。 温斯顿不喜欢老大哥,外围党员,负责窜改历史记录,是极少数仍能独立思考的人。毋庸置疑的,他犯了思想罪,他等待死亡。 “思想罪不会带来死亡,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

     特别分段提一下D的口号,非常拉风:“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读不懂都觉得NB,读明白了更觉得NB极了。

     第二部分,处于戏剧性考虑。 温斯顿遭遇了爱情,以及真正美好的性生活(在那个世界极为罕见)。但这些不重要。 他加入了反D组织,读到了其领袖果尔德施坦因的《寡头政治集体主义的理论与实践》。 借温斯顿之眼,作者让我们看到了他对集权主义的思考。 这本反动书籍也分三章,男主角阅读习惯很遭,他先看了部分第三章(战争即和平),然后过了性生活。之后读了部分第一章(无知即力量),在读到关键处被警察抓捕归案。书读至此,我不由啐一声色坯,都是你这厮的要鸟快活,哥哥我没机会看得这本书全貌。

     第三部分,拷打和改造,出狱和死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拷打者补充了我们未读的第二章:自由即奴役。

总结一下。全书两条线,温斯顿的生活,爱情和悲剧是明线,它展示了《1984》世界的外貌,也给本书引入了戏剧冲突,使其得以披上小说的外衣。 果尔德施坦因的反动纲领是暗线,它详述了《1984》世界的法则。彼时,无数XX先烈为我们描绘过某种集权制度发展的最终结果:乌托邦,黄金乡。 而作者同样从集权制度基本特性入手,展开逻辑推导,最终引领我们进入这个反乌托邦的世界。 悲剧突如其来,毁灭扑面而至。作为读者虽想阻止或否定它的必然来临,然而一切严密而精准,让人难以辩驳。 扔下书本,从那深深的绝望中自拔而出,环顾这个虽不完美,但美好的多的世界,长出一口气。“感谢这一天没有到来,感谢预言者,感谢或自觉或不自觉地阻止过其到来的人们”

---------------------------------终于到了真正的感想部分--------------------------------------

称本书伟大绝不为过。 伟大的预言不以其未实现而蒙羞,反而以它阻止了预言本身的到来而荣耀。大约摘几句牛B话吧:

“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

“双重思想:知与不知,知道全部真实情况而却扯一些滴水不漏的谎话,同时持两种互相抵消的观点,明知它们互相矛盾而仍都相信,用逻辑来反逻辑,一边表示拥护道德一边又否定道德,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一边又相信D是民主的捍卫者,忘掉一切必须忘掉的东西,而又在需要的时候想起它来,然后又马上忘掉它,而尤其是,把这样的做法应用到做法本身上面——这可谓绝妙透顶了:有意识地进入无意识,而后又并不意识到你刚才完成的催眠。即使要了解“双重思想”的含义你也得使用双重思想” ---这句真是神来之笔

“统治集团只有在四种情况下才会丧失权力:或者是被外部力量所征服;或者是统治无能,群众起来造反;或者是让一个强大而不满的中等人集团出现;或者是自己丧失了统治的信心和意志。这四个原因并不单个起作用,在某种程度上总是同时存在。统治阶级如能防止这四个原因的产生就能永久当权。最终的决定性因素是统治阶级本身的精神状态”

 

最后来一点小小的个人评述, 单对《寡头政治集体主义的理论与实践》第一章的一些感想。说之前还是要先缩摘改抄一番,以引号标注。

“可认为自人称之为人以来,便有三等人。 上等人,中等人和下等人。这三种人的目标完全不可调和。上等人的目标是要保持他们的地位。中等人的目标是要同高等人交换地位。下等人劳苦之余无暇旁顾,若说有目标的话,无非是取消一切差别,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在很长时期里,上等人的权力似乎颇为巩固,但迟早总有这样一个时候,他们就被中等人所推翻,因为中等人标榜自己为自由和正义而奋斗,把下等人争取到自己一边来。中等人一旦达到目的就把下等人重又推回到原来的被奴役地位,自己变成了上等人。随后是新的中等人。只有下等人从来没有实现过自己的目标,哪怕是暂时的。从下等人的观点来看,历史若有变化,大不了是主子名字改变而已,并没有使人类接近平等一步”

“但如今,随着机器的发明,物质的丰富,自由平等真正有了实现的可能。即使仍有必要让各人做不同的工作,却没有必要让他们生活于不同的社会或经济水平上。因此,从即将夺得权力的那批人的观点来看,人类平等不再是要争取实现的理想,而是要避免的危险。在过去,中等人在平等的旗帜下闹革命,一旦推翻了原来的暴政,自己又建立了新的暴政。现在这种新的一派中等人等于是事先就宣布要建立他们的暴政。它们的意识形态只是嘴上说得好听而已。但是它们的目标都是在一定时候阻挠进步,冻结历史。常见的钟摆来回现象,会再次发生,然后就停止不动了。象过去一样,上等人会被中等人赶跑,中等人就变成了上等人;不过这次,出于有意的战略考虑,新的上等人将永远保持自己的地位”

“他们建立了复杂而NB的体系以维持地位”

“但是写到这里为止有一个问题我们几乎没有注意到,那就是:为什么要避免人类平等?如果说上述情况不错的话,那么这样大规模地、计划缜密地努力要在某一特定时刻冻结历史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这里我们就接触到了中心秘密。上面已经谈到,D的神秘,尤其是核心D的神秘,取决于双重思想。但是最初引起夺取政权和后来产生双重思想、思想警察、不断战争、以及其它一切必要的附带产物的,还有比这更加深刻的原始动机,从不加以坏疑的本能。这个动机实际上包括……”

    摘到这里就结束了,还记得我之前说因为温斯顿快活去了,耽误了些时间导致书没读完么就被抓了么?就是读到这里了。这个动机是什么?是什么样的动机造成了书中的悲剧? 以个人浅见,答案在书快结尾时有说。“没有人会为了废除权力而夺取权力。权力不是手段,权力是目的。”

 

    在接近天下大同时,在数千年来大众的愿望可能实现时,在人类即将踏入应许之地时。有那么一部分人,仅仅为了这等腹黑且恶劣的追求,就将世界冻结于此刻,这时何等的可恶和丑陋。

    然而,以我,一个小小的学了几年生物且读了半本《自私的基因》的人的眼光来看,人性本该有如此不堪的一面,乌托邦神马的也只能是个遥远的幻想。

   引一个歪理:若,认为人不过是基因的载体,则基因以自己的需求赋予人天性。 基因的一项需求是渴望被保留,人类的天性只能满足基因这一怪癖竭力的维持自身生存。所谓天性,不妨理解为基因为人体预编了无数条指令。人类需要糖分来维持自身生存,基因预编人类喜欢摄取甜食。但基因不能预见全部,我们的程序都是几千年前写好的老版本。 比如,两千年前物质贫乏,人体几乎没什么摄取过多糖分的机会,所以此天性在今日带来了肥胖和糖尿病。但甜食就是你所难以抗拒的天性 (混蛋!果然还是《银魂》看的太多了)

      基因的另一项需求是渴望被复制传播,人类的天性亦只能满足基因这一怪癖竭力的维持自身生存。高效率的传播自己的基因。着首先要求人类热爱性生活。具体来看,男女又有不同。男性因其生殖的极低成本,所采用的天性策略必然是广播种...也就是种马。但女性生殖成本太高,只能反其道而行之,优生优育,即寻找持有优秀的基因的异性受孕,以提高下一代的品质,保证自己基因的有效传播。 着一要求男性有另一项基因赋予的天性策略:证明自己基因优秀。 对孔雀来说,我有一个拉风招摇的大尾巴,又没因此被捕食掉,足以证明我NB。对园丁鸟来说,有一窝亮闪闪的东西足以证明我基因好。对猴子来说,坐在猴王的位置上证明我NB,整个猴群都是我的后宫了。(当然,作为猴子,一串香蕉有时也能为你换来短暂的交配权)。对人来说,就更复杂了。 时代不同,标的物不同。一袋大米在旧时灾年可是了不起的标的,现在至少得有套房了吧。 而无论时代如何改变,在人类社会中,权利是永恒的标的物。对权利的追求,根植在每个人的染色体里。这是每个人的天性,与文化、信仰、世界观等无关。可以被掩埋,可以被掩饰,无法被磨灭。

      有权利追求存在的一天,就难以指望阶级的消亡,上中下三等人的金字塔式社会结构看起来还有存在很久。考虑到我目前的收入水平(前几天在某网站测过,据说稳稳的排进全世界的后5%),我希望这个金字塔尽量的扁,尽量的平。 我有时羡慕生活在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压迫下的人民,因为据说那里的世界是平的。 但更多时怀疑这个传言,难道那里的物种就天性不吃糖,不爱性生活么?

      因此,更多时我只能指望那些活在塔顶的人,不管你们有多少人,离我多远,能尽量的不作或少作恶,哪怕是在剥削我,也来的温柔些。 怎么办呢?嘿,比如这样,盯住那些处于权力顶峰的人的私生活,让他们即使拥有了最多的标的,却做不得什么种马。这样的制度,在我看来,即能防止一部分的恶,又充满了绝妙的讽刺。
280 有用
57 没用
1984 1984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7条

查看更多回应(67)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