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自由不能被滥用,那便不是真正的自由

不眠飞行
2010-11-13 看过
那些要求得到自由以外任何东西的人,注定生而为奴。
——亚历西斯·托克维尔

起先我并没有对这本书寄予过高的期望,近距离看美国的前缀,已经给了它一种平易感,这样的书一般是没什么探索价值的。但当我读完之后我才觉得林达用讲故事的方法来说理的功夫是一点也不差,就是这么一本由十几封信组成的随笔一样的小书中,便可以窥见美国宪政与公民社会闪烁的光芒,有光芒的地方自然会有黑暗;但没有光明的地方,一定满是黑暗。

你可以以旁观者的身份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社会形态,或者是世界上最坏的社会形态,但你永远不能说它不是独一无二的。美国社会的开放性,包容性,分散性,都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美国人的制度决定了他们的思维方式,然而他们的思维方式对制度产生的影响更加深远。这是不可复制的,墨西哥就是个东施效颦的失败先例。

美国人愿意为自由支付种种荒诞又高昂的代价,拥有自由并不是为了追求真理,也不是为了获得幸福安定的生活,只有自由成为目的本身的时候,才不会在达到目标之后被人抛之脑后,成为一句空话。只有深信每个人的自由都和自己的自由一样重要的时候,自由才不会变得软弱而容易消灭。

看到书中这段描写,让我久久不能忘却: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个广场上,曾经有人发起了这样一个活动。让全国所有的不论由于什么原因而成为枪下冤魂的亲属,将他们死去的亲人留下的一双鞋子放在这个广场上。那无边无际的鞋看着是那么触目惊心。有的粗犷结实,有的艳丽纤巧,有的稚嫩柔软,诉说着一个个突然中断了的人生。美国人民站在这一双双鞋前面,一切别人对于这块土地上所发生的枪支犯罪的指责,好奇,嘲笑和攻击,都变得很远很轻,只有这一双双鞋所盛着的一个个灵魂是真实和沉重的。因为这痛苦是他们自己的,这代价是他们为自己所选择的自由所支付的。两百多年来,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问自己:这是不是值得?』

美国人走到今天,绝不仅仅是因为完善的宪法制度在作支撑,公民社会的责任感和对于自由的偏执才是最重要的,选择自由就意味着时刻准备承担自由被滥用的后果。真正的自由就意味着好人有自由,坏人也有自由,正义有自由,邪恶也有自由,主流价值观有自由,异端同样要有自由。你我已经目睹太多不同时代的所谓颠扑不破的“真理”,以及形形色色的“真理代言人”。美国人相信这一点,如果自由只能用于追求真理或者幸福,那这种自由就不再具有任何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其实失去自由,在大部分情况下是一种对权利的潜在的剥夺和侵蚀,是一个缓慢而又温和的过程。如果在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剥夺,反而认为自己尚残存的那部分是一种恩赐的时候,得到自由是绝不会让这样一个人感到幸福的。他反倒会为破坏了他生活的常态而难以适应,为因自由而支付的代价而日夜焦躁不安。

所以,选择什么样的社会形态,永远是我们自己作出的决定,和任何凌驾于我们之上的人都无关。如果一个社会的大多数公民选择麻木与自私,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选择眼下的安宁,独独对自由嗤之以鼻,那么衍生一种与之相配合的制度结构只是时间问题。当然,聪明的你完全可以说,这也是一种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选择不自由的自由。
11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深处的忧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深处的忧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