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砂一世界 独恋“波昙华”

不洁不空
2010-11-10 看过
火翼大人最近的新书,有夜光云、乾闼婆、鹊桥关、铁线莲、波昙华五个小故事。背景依然是在我们熟悉的香川城展开,不过却时光飞转,到了清初时期。故事的主人,也变成了拥有能够洞悉彼岸世界的“青眼睛”的罗鸾。

以“高等生物”自居的骄傲的人类,孤单地生活在这个宇宙中,常常对自己超脱于万物的智慧与能力自负不已,但却也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敬畏万分。那个世界、万能者、怪力乱神的故事伴随着人类的成长,每一个民族、每一种文明的传说中,到处都可以找得到神鬼的存在。

几乎每个人,自幼时起就对那只存在于传说中不可见不可触碰的彼岸充满了烙印着恐惧的好奇。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渴望拥有一双能洞悉彼岸的“天眼”,然而却都惧怕着这“灾难的能力”所带来的不可预知的后果。一切恐惧,皆起源自无知。因为不了解,所以害怕;因为害怕,所以憎恶;因为憎恶,所以唾弃。这是我们最基本的防御心理。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们对于彼岸的世界的猜测,对于未知的那一端的幻想,神怪的传说、魑魅魍魉的故事长盛不衰。

西方的人笃信着上帝的恩赐,不能理解无所信仰的天朝人。其实哪里是无所信仰,传统的天朝传说里,那些关于黑白无常、阎罗地狱、轮回业报的描述,比起最终审判来说,要恐怖多了。只是到了宝瓶宫的时代,人们渐渐开始寻求自我保护,打破对鬼神的依赖,任性地去伤害我们活着的这个环境——自然的或是人文的。而这样的现象,在信仰被彻底打破的天朝,表现得特别明晰。无知则无畏,无畏而无敌。所以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所以滑向了罪孽的深渊。

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就像小小的猫咪一样,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明明知道充满危险,可还是压抑不住膨胀的求知欲。所以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矣”。对于彼岸的探索从没有停止过,科学的或是巫术的方式,从古到今,甚至到不可预知的未来。

所以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阿鸾究竟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因为拥有可以穿透彼岸的“青眼睛”,所以屡屡和那个世界牵连上瓜葛,时时犯险。而同样拥有与彼岸连接能力的“鬼小孩”清晓的出现,让阿鸾孤独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人生而孤独,独自来到这世上,独自离开。所以对于同伴,我们总是带着近乎疯狂的渴求,特别是那种直达心灵深处的共鸣,是我们每一个人竭尽一生也想要得到的,——虽然常常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从这一点上来说,阿鸾是幸福的。即使被家族甚至是自己的母亲唾弃,只身求生的香川,也有清晓这样的“同伴”,有能当头棒喝以作指引的蝉法师,也有虽然刻薄但暗地里也写满关怀的掌柜,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正是由于充满未知,所以彼岸在每个人心中的投影都各不相同。一沙一世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即使听着同样的故事长大,彼岸在我们心中也各不相同。就像高月坡说的那样,我们每个人眼中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波昙华”,圣洁、庄严却又带着妖异而致命的诱惑。就好像“波昙华”本身,是艳丽高洁的红莲花,也代表着恐怖寒冷的地狱。

(这里我考据了佛典,原文如下——钵头摩华:即莲华。又云钵昙摩华、钵持摩华、般头摩华、钵弩摩华、波昙华、波慕华。译为赤莲华、赤莲、红莲华、赤黄莲华、黄莲华。有赤、白二色,是否还有黄色则不详?通常钵头摩华指赤莲华而言;八寒地狱中,有钵头摩地狱、摩诃钵头摩地狱,即译为红莲地狱、大红莲地狱。此乃因地狱众生,由于寒冷,故身体冻成红色,皮破而呈血赤色。——所以红莲地狱,应当是寒冷的,而不是如火翼大人引证的为“火焰地狱”。)

正如火翼大人所描绘的那样,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波昙华”,那朵自己愿意为之献出一切的梦想之花。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天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地狱,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梦想。即使经历了成长、即使变得世故、即使屈于现实,我们每个人的心底深处,总会有一朵红莲不屈不挠地绽放着,只是你知与不知而已。

《鬼趣图》的每个故事互相独立,却又互相呼应;火翼大人也沿用了娓娓道来的风格,让人手不释卷。夜光云的绚烂下短暂的生命因为爱而华丽地绽放;执念于欲望不惜毁掉一切甚至自己骨血而化身为乾闼婆的雷家人身上,或多或少地有着我们自己的影子;七夕的鹊桥关下多少殉情的痴男怨女依然苦苦守候着那条艰难的超生之路;盛开的铁线莲、跳动的小鱼诉说着即使看来古板的人也有的那种强烈的思念的羁绊;经历了浊世污毒的你,是否还能不顾一切地保有自己心中那朵独一无二的波昙华?

通篇结尾时,主线故事落入层层疑云,埋了好一大伏笔。神秘的“厄物”究竟循着什么样的秘缘?少年陷入了重重疑雾,我们也是如此。

期待着火翼大人的第二辑。
4 有用
0 没用
鬼趣图 鬼趣图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鬼趣图的更多书评

推荐鬼趣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