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推理的外衣写尽人生百态

玻璃碎了:
2010-11-07 看过
看过这一本鬼马星小说之后,我才觉得之前大家把她的书当侦探推理小说看,实在是一个误解。所以以评判推理小说的眼光去对她的小说求全责备实在是有失公允。因为她写的明明是人,是这个畸形社会里面那些看似正常,实则“变态”的人。每本书每个血腥故事背后都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那些伤害别人的人,也许没有夺去别人的生命,却带来更加无法磨灭无法愈合的伤痛。鬼马星的每本小说,一些重要或不重要的角色身后,都有那么一些不可言说不容于主流社会的秘密,比如青少年时代被异性或同性猥亵侵犯,比如忘年恋、不伦恋和同性恋,比如卖淫和吸毒,比如不可为外人道也的黑暗心理。从犯罪心理学和犯罪根源的角度而言,鬼马星已经很深入。所以她的小说也许并不擅长设置谜题(每次谜题的导向最终都集中在4-5个固定的犯罪嫌疑人身上,收集他们的口供、不在场证明,再利用主角与他们的对话进行反推,最终推理出凶手。整个推理过程中,主角或者配角的情感是另外一条主线,起到调节气氛和辅助推理的作用。几乎每本书都是这个模式,很像一个非常非常长的辨别真假话的逻辑题),不过看一本好看的小说最主要就是要吸取其精华,鬼马星的小说推理过程可能只能归于中等,对人物对话的描写可算上...
显示全文
看过这一本鬼马星小说之后,我才觉得之前大家把她的书当侦探推理小说看,实在是一个误解。所以以评判推理小说的眼光去对她的小说求全责备实在是有失公允。因为她写的明明是人,是这个畸形社会里面那些看似正常,实则“变态”的人。每本书每个血腥故事背后都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那些伤害别人的人,也许没有夺去别人的生命,却带来更加无法磨灭无法愈合的伤痛。鬼马星的每本小说,一些重要或不重要的角色身后,都有那么一些不可言说不容于主流社会的秘密,比如青少年时代被异性或同性猥亵侵犯,比如忘年恋、不伦恋和同性恋,比如卖淫和吸毒,比如不可为外人道也的黑暗心理。从犯罪心理学和犯罪根源的角度而言,鬼马星已经很深入。所以她的小说也许并不擅长设置谜题(每次谜题的导向最终都集中在4-5个固定的犯罪嫌疑人身上,收集他们的口供、不在场证明,再利用主角与他们的对话进行反推,最终推理出凶手。整个推理过程中,主角或者配角的情感是另外一条主线,起到调节气氛和辅助推理的作用。几乎每本书都是这个模式,很像一个非常非常长的辨别真假话的逻辑题),不过看一本好看的小说最主要就是要吸取其精华,鬼马星的小说推理过程可能只能归于中等,对人物对话的描写可算上等,但关于每个人物背后的故事和关系,即对这个扭曲社会的真实描写才是真正的精华,当然,她着重的不是控诉社会体制问题,而是人本身的劣根性问题。不管是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达官贵人,还是穷困潦倒的贫民,他们背后都有精彩的故事,或者说是无法掩饰的伤痛。而且这些人物每个都那么有个性,即使是坏人,你也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他们,这是很难得的。鬼马星小说,其实是披着推理和情感外衣的社会写实小说,在这一点上,倒是和郑渊洁童话风格很像。

就这本小说本身而言,在简东平小说系列里来说,是相当好看的一本,当然我觉得之后的《一号歹徒》更精彩,情感更抓人。应该是可以和莫兰系列《风的预谋》并列的一本吧。不过这一本里的陆劲和《一号歹徒》里的陆劲仿佛不是一个人似的,这里的陆劲毫不起眼,且孤独冷漠自卑到可怜,而《一号歹徒》里的陆劲简直是个有情有义、高智商又自信的英雄了。同样存在性格不连贯毛病的人物还有邱元元,始终抓不住这个人物的核心特色。不过看了《纽扣杀人案》的朋友,一定要去看看《一号歹徒》,会很开心的。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纽扣杀人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纽扣杀人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