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趣

鲁闽
2010-11-05 看过
一本《道德经》,就好像李零说的,寂兮寥兮,空旷寂静,从头看到尾,如入无人之境,一个人都没有。不像《论语》,老师学生156人轮番出场,十分热闹。

孔子看着礼崩乐坏、世风日下特着急。鲁国不容,他便抛妻弃子带着弟子周游列国,兜售他的政治理念,口干舌燥,灰头土脸。孔子有走仕途的心,可惜没有走仕途的命。到老归乡,政治上不再可能有什么作为,只能清高起来写《春秋》,但他还是放不下。

最喜欢的弟子颜回死了,颜回的老爹希望孔子把马车卖了给他儿子办个体面的丧事。孔子直接告诉他不行,理由有二:第一,孔鲤(孔子的儿子)死的时候是薄葬,我把颜回当儿子看待,所以颜回也应该薄葬;第二,我曾经为官,按照礼的要求,出门得坐车,把车卖了以后我就要走路出门,不成体统。我总觉得第一条理由是个摆设,第二条才是重点。虽然孔子声称是因为“礼”才得以车代步,但说白了还就是放不下官架子。

老子和孔子不一样,他是真的放得下。在洛阳呆久了,眼看着天下一天坏似一天,他干脆弃官出走,直奔大西北。老子不怕孤单,和人不一样就不一样(我欲独异于人)。

孔子说,礼很重要。老子不这么看。他说,德也好,仁也罢,都是低档的东西,道没了才去讲这些;礼就更上不了台面,是最次的东西(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被捧得那么高,那么这个“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老子打了很多比方,还拿妇女和婴儿做形象说明,但朦朦胧胧还是没说清“道”。一般人读了看了,很难免产生这样的困惑:这不都是废话么?不要紧。老子说,糊涂蛋听不懂就对了,如果糊涂蛋不笑话我,那我讲也就不是什么“道”了(上士闻道,勤能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为道)。

但有悟性的人太少,弟子也没几个,老子怎么就这自信?可老子的小宇宙实在很强大,他说,这些人就是因为傻,所以才不理解我;而正是很少有人理解我,才显示出我的珍贵(夫唯无知也,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贵矣)。老子一眼看穿自己和大伙没有共同语言,于是就做一截呆木头;对启蒙也没兴趣,不像孔子到处传教,实在看不下去,他干脆走人了事。——孔子走他的仕途,老子走自己的流沙。

老子的思想里有愚民的成分,还不少。但我觉得老子的本意并不是要统治者把老百姓往傻子的方向引,而是希望统治者别瞎折腾,想起一出是一出(不欲以静,天下自正),重点还是吃穿住用行这些基本需求。保证了这些,能再谈点精神,让人学会知足,那这个社会应该也就还不错了(故知足之足,恒足矣)。如果老子主张的就是简单的愚民政策,那类似“圣人恒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这样的话就讲不通。被愚弄的百姓就是傻子,以傻子的心为心?傻到一起去么?不像话。
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人往低处走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往低处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