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多元与去神秘化

nico-h
2010-10-31 看过

人类文化史上,可能还没有一个名字像“马基雅维利”这样富有争议性、遭到憎恨,从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至今的400多年中,曾是意大利佛罗伦萨共和国国务秘书的他不断地被当作最玩世不恭、愤世嫉俗、不讲道德的恶魔那样被谴责。的确,一个鼓吹如下信条的人难免不被人当作恶魔:君主们应该杀掉他们的敌人,而不是没收他们的财产,因为蒙受掠夺的人,可以图谋复仇,而那些已被铲除的人,则不可能这样做了;加害于人时,应该坏事做尽,这样,对伤害的品位瞬息即逝,伤害所带来的痛苦也就较轻,而施惠于人的时候,则应该细水长流,一点一点地赐予,这样,恩惠就会被人更为深切地感受到;人们对于谋杀他们的父亲,与丧失他们的祖传财产相比,忘却得更快……
伯特兰·罗素对马基雅维利的名著《君主论》给出的评价是强盗手册,他这么说的时候,可能刚好想到一个人,本尼托·墨索里尼,后者很想成为书中所描绘的新君主,还为新版的《君主论》写了序言;而第三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枕边的常备读物据说就是《君主论》。
“君主必须善用兽性,既像狮子,又像狐狸,因为狮子不知道防备陷阱,狐狸则无力防备豺狼”,在近代历史上,有很多不错的例子能证明马基雅维利的理论对现实政治的影响,比如说弗兰西斯科·佛朗哥,在二战期间,他利用西班牙参战的可能性,一边向希特勒提供有限的支援,一边从同盟国那里获得援助,并坐收两方争斗之渔利。
而当代最成功的例子,是英国前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她被认为是一个天生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尽管没有证据说她曾经读过《君主论》,但她忠实的助手、当时英国的议会主席麦克艾尔潘曾写过一本给政治家和他的支持者看的书《公务员:一个新的马基雅维利》。
撒切尔于1982年发动的福克兰群岛战争是一个作假的杰作,这次简短而惊人的胜利,继而被她用来压制英国国内对她的立法方案的反对。
查理·戴高乐、弗朗索瓦·密特朗都是典型的既是狮子又是狐狸的现代君主;而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例子则印证了“不能信任你伤害过的人”这条铁律。
那些历史上影响最深远的政治家对马基雅维利政治哲学的身体力行,正如我们后来知道的,是建立在对他误读的基础上的,不考虑任何前因后果,单纯地坚持《君主论》中宣扬的理论,并把它运用到现代政治中。甚至还有基于马基雅维利的理论而著的“处世书”一类读物,期望在个人生活中能够尽量做到趋利避害,这也就难怪有中国读者拿《君主论》和《厚黑学》做类比了。
马基雅维利的确是个对人性最敏锐的观察家,他认为对政治的思考,必须建立在“人心险恶”的基础上:“一般来说,人都善于忘恩负义、反复无常……避险则唯恐不及,逐利却不甘人后”,这种对人性邪恶的道德悲观主义遍及《君主论》一书各处,但是,《君主论》的目标读者是统治者而不是平民,一贯憎恶个人利益和预测任何一种注定会让它兴旺发达的社会的马基雅维利并不讳言,如果人们把《君主论》的信条带入日常生活,那一定会是一场灾难。
还有一个原因是,如上对马基雅维利方法的运用尽管有趣而富有启发,但相对而言也是肤浅的,因为他们都忽略了马基雅维利所说的最基本的约束,积极的公民义务与政治参与。
关于马基雅维利究竟是一个君主主义者,还是一个共和主义者的争论一直持续不断,但可以肯定的是,马基雅维利本人从来都不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在《君主论》写作的大约同期,被复辟的美第奇家族解职的马基雅维利还写作了另一本书《论李维》,与《君主论》的言简意赅、易于诵读,但又恶毒而危险不同,此书篇幅甚长,怀古之情洋溢,也不易索解,但它显然是一本“有益”的读物,表现出强烈的爱国热情和共和主义情怀。
英国著名思想家以赛亚·柏林认为,马基雅维利最大的贡献,在于他为后人竖起了一块“永恒的问题之碑”,他从马基雅维利造成的基督教与古罗马异教伦理的对立中,看到了近代以来价值多元化的契机,“他实事求是地认识到,各种目标同样终极,同样神圣。”关注现实中的人民的自由,而不是理想中的人民的自由的马基雅维利不像其他一根筋的人那样,认为只有一套准则是真实的,因此不管是黑格尔的唯心主义体系,还是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经典,都不是可取之道,基于这样的一元主义和理性主义信仰而造成的所有狂热、强制和迫害行为,在马基雅维利的伦理多元化面前,统统失去了其“伟大的理由”,而马基雅维利这种精神取向,也成为一切偏执狂式的信仰最有效的解毒剂。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谬误的?在《论李维》中,马基雅维利写下了题为“民众比君主更聪明、更忠实”的一章,在他看来,人民可以为他们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
但需要注意的是,马基雅维利的共和主义中同时包含着君主制和专制的成分,用简单的非此即彼的方法来判定他究竟是共和主义者还是君主主义者是行不通的,考虑到后现代的多元文化、实用主义以及相对主义,使400多年前的马基雅维利如今看起来好像成为了最先进的思想家。他对公民精神的强调尽管被很多人认为对人民的要求有点过高,但是考虑到如今这个跨国公司掌握大量资金并极大摆脱了民主的束缚的时代,愈演愈烈的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浪潮正为这个世界所带来前所未有的危机(这次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就是一个警告),重新思考马基雅维利变得意义重大。
《尼科罗的微笑:马基雅维利传》一书的作者毛里齐奥·维罗利,现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这本写于10年前的书尽管被有的人视为不够厚重,但是400多年中总被“一大群势同水火的反对者、支持者以及殷勤周到的评论家包围”(阿尔都塞语)的马基雅维利从来也不缺乏厚重,读者们需要的显然是对他这个创造了谜一样的体系、且观点历久弥新的人有个更直白的解读。
而作为一个“一直沉迷于马基雅维利,沉迷于他的政治思考和著述,尤其沉迷于他对生活和其他人报以微笑的方式”的人,毛里齐奥·维罗利通过书信、逸闻和当时的文献档案给我们还原出一个活生生的,吊儿郎当、玩世不恭、天生有一种极其微妙的智慧、不关心灵魂、永生或罪的问题的马基雅维利,那些被其他传记作家修改或删除的、出自马基雅维利本人的相当粗野的话,他原封不动予以保留。而通过对马基雅维利几次爱情事件的考察(甚至在去世之前两年,56岁的他还爱上过一个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女人),也能让我们看到一个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在生活中信奉“为而后悔总比后悔不为好”的马基雅维利。
马基雅维利曾在《论李维》中说,民众爱共和国胜过爱君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居住在共和国的人,都能相信自己的子孙可以因其德行而成长为君主。我们可以把这个观点做一种位移,《尼科罗的微笑》一书对马基雅维利所作的“去神秘化”处理,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秉承马基雅维利精神的处理手法,让读者能通过多面向地深入了解他生活的各个方面,而有所借鉴,有所启发,有所思考。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尼科洛的微笑的更多书评

推荐尼科洛的微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