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所属——还没看完,但已忍不住要动笔了。

LYDIA
2010-10-22 看过
再没有什么能比显克维奇的文字更让我愤怒的了——这是我读到纵火犯处的想法,如此强烈,以至于我已不能等到读完全书,沉淀过后再将所感付诸文字。

书的前三分之一让我感到这是一本传播基督教种子的绝佳的好书,也是一本温暖感人至深的爱书。从罗马人长得出奇的顺口溜一样的名字里,我承认,初读时的困惑和隔阂感让我几近退却了。但书后封皮上的简短书评的第一句就是:“一对深情男女在罗马帝国对基督徒残酷镇压的大背景之中,显得既渺小又悲凉。”显然,爱情是一条必不可少的主线,然而我在还没有看到一点爱的端倪的时候就放弃,就像在一幕剧还未正式开演就退场了一样,太可惜了。于是,就看了下去,就无论如何也放不下了这书,抹不去了这文字,忘不掉了这些人和他们所在的历史。

彼特罗纽斯,我最欣赏的,尽管还未看完,但这一点已经确定无疑了。
书中如此多的人物,如何能如此坚定的喜欢而且只喜欢一个人?用理性思维去分析情感常常是无功而返的。因为情感的产生太过简单了,它无法回避,毫无预兆并且根深蒂固的出现在心里——没有人会等自己找出爱你的100个理由后才承认我爱你——很多时候,感情都先于理性出现。

我欣赏彼特罗纽斯,并且我知道这样一个曾经陌生的名字,在我的脑海中就像“柑橘与柠檬ah”中的“小托”一样再无法忘记了。

对一个历史人物,断然不能放到一个不属于他的时代去评判,更不能用读者所在的社会的价值观去评判。所以,评判他,出发点不是我,不是我的价值观,不是我所在的现代社会的道德观念。然而,对他的喜爱却不能排除家庭,社会的因素。的确,他的很多特质即使在现在这个社会也是“风雅”“善良”的代名词,尤其是当这些特质在与他同时代同地位的人中都被扔出灵魂时,他所体现的种种精神就更为宝贵了。

一个极端的享乐及利己主义者,一个长于逢迎的风雅裁判官,一个受到小丑皇帝宠幸的人,一定是一个卑鄙的人吗?彼特罗纽斯的出现,他身上难以言说的特质,给予了这个问题最坚定的答案:不。

他为了他的珍珠玉石,他的伊特鲁尼亚花瓶,亚历山大玻璃器皿和科林斯的青铜制品,尤其是,他的女神—尤尼丝,而拒绝放弃纵欲奢靡的罗马人信仰,拒绝转信传播爱的种子的基督,也许从现在看来是不可饶恕的,但在那时,在那个充满了让人反胃和不寒而栗的虚伪的宫廷,他在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上是真实的,他崇拜美的事物,崇拜诗歌,崇拜毫无边际的快乐,他是坚持表里如一的享乐主义。

到这里,我对他的喜爱已有了萌芽。

他追逐美的双眼厌恶丑陋的流血,厌恶嘈杂的嘶喊。他享受懒散宁静而富足的生活。同时,他爱维尼兹尤斯,也知道基督徒是无辜的,甚至还是高尚的。所以他就要为他并不信仰的宗教的教徒——与他的价值观格格不入的异教徒——参加那场由小丑皇帝和他厚颜无耻的廷臣们主持的以生命为赌注的赌博。

到这里,我对他的欣赏已经到了必须要付诸文字的地步。(看过那些难以忘怀和释怀的书后,我对文字越来越严肃了)

至于尼禄,小丑。不能再用多余的文字描述了,否则,再丑陋的文字也只能被他白白玷污。

最后,我必须说,我痛恨妄自菲薄的束手无策,痛恨坐以待毙的殉道,痛恨自欺欺人的阿Q。仁慈绝不等于柔弱,宽厚者不是任人蹂躏的羔羊,以德报怨也不能失去尊严。对于孔子曾提出的这个问题,我想说:以德报怨,以爱报德。前者的前提是不失尊严,后者的前提是真诚以对。

我们避免抗争,因为它造成混乱。但如果现实已经混乱腐败不堪了呢??难道就这样将自己所爱的一切奉献给来生的幸福吗??难道就这样沥干自己的心血而将其中填满痛苦吗??

读到这里,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无法让心游离出去,无法不受书中文字的影响,无法无法释怀。

Lydia
10.10.23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你往何处去的更多书评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