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毛和眉毛

宇宙接班人
2010-10-21 看过
    如果说《活着》讲的是人求活的禅意,那《许三观卖血记》讲的也许是人延续血缘的本能,没有为父母卖血的儿女只有为孩子卖命的父母,爹妈求的,就像许三观自己说的,我只想你在我死的时候掉几滴眼泪,这就够了。这是当了几年爹的许三观悟出来的。
只是平常百姓生活,卖血的故事恐怕真像余华说的那样没有比中国的更多了。为了继续生活下去,选择卖血仿佛理所应当。
   许三观第一次卖血后成了家娶了漂亮老婆,他像所有同时代的普通人一样,在做了父母后许三观也像许多中国爹妈一样为孩子活了。这中间最体现温情的恐怕就只是那绿帽子的实体许一乐了,如果说这故事有什么出彩和过人之处恐怕就只有发生在许三观和许一乐的故事了。
  “你要是我亲生的,我最疼的就是你。”许三观不是不在乎许一乐的,他有些遗憾,也有点愤慨,他对付这种不满的情绪显得笨拙可笑,教导自己的两个儿子长大把强奸何小勇的女儿,当两个孩子口号般念着强奸何小勇的女儿时,他就高兴了。这样的许氏幽默,随处可见,探病林芬芳,一本正经解释给许一乐自己卖血的钱不能给他卖面条,何小勇被卡车撞了,他欢天喜地的奔走相告。
    信手拈来的这些小人物的“恶”,使得许三观身上的”善“更生动,这也许是余华高明之处吧。
   没有过多的复杂的人物情绪和背景的描写,他们难过了就哭,高兴了就笑,遇见困难就去折腾自己,对话占了主体,他们生活的世界没什么高级知识分子,每天过的是柴米油盐的日子。
         等到许三观自己老的那天又悟出来了要为自己卖一次血,可血头却对自己说了不,他难过的走在街上哭了起来,他琢磨不明白,最后只说,屌毛长得比眉毛晚却比眉毛长,不知不觉我们都从吊毛变成了眉毛,人生就接近尾声了吧。
    余华的小说也许真的是为电影写的,谈不上什么文学,讲究的是每个读者自己理解的意境,要把余华的小说拿出来放进课本里分析恐怕连个标准答案都整理不出,因为作者写出来的东西或许自己都揣摩不透,他自己的理解,却也不代表全部,所以大家都是局外人,余华负责把这有血有肉的人和事写出来,同时享有版权和指责他人理解错误的权利,只是很遗憾这么优秀的《许三观卖血记》卖给了韩国,不是民族主义情节作祟而是这东西要是真给韩国人自己拍,恐怕拍不出味道了。 余华先生恐怕又要失望,当然失望可以用物质弥补。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