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个体的文学关怀

思考的猫
2010-10-20 看过
“奥列格猜到了:这岂不是烤羊肉串!这是他在再生世界里的又一发现,正是在监狱里谈起食品时所经常提到的那种烤羊肉串。但奥列格本人活到三十四岁还从来没有机会亲眼看见过它:他既没有到过高加索,也没经过馆子,而在战前的公共食堂供应的无非是菜卷和大麦粥”

“然而,一串烤肉已是奥列格的了!他把士兵的行李袋放到了落满了灰尘的地上之后,用双手拿起一根铝杆,数了数插在上面的肉,共有五块,第六块只有一半;接着就开始用牙从杆子上咬下来,也不是一下子一整块,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咬。”


        当在《癌症楼》收尾部分,我看到关于离开癌症楼的科斯托格洛托夫•奥列格,见到肉串的一段描写时,结合这部小说前面的章节,一下被带入到一种历史背景下的个人惆怅情绪之中。一个个体,面对一个肉串,从惊讶,到一串串的数着肉块,这细节的描写,却已经透出俄罗斯一个时代的缩影。提到这部小说的作者,索尔仁尼琴,人们总是喜欢谈论他的不屈与抗争,他思想的深刻,或者一提他就带着要把苏俄政权痛骂一番才能表达对其敬仰。而在我阅读《癌症楼》时,却感觉到这部小说的政治性隐含于生活之下,你更多能从索尔仁尼琴小说的文学性中感受一种更深刻的人文关怀,正是这份人生的跌宕起伏,在政治之上,打动了万千读者的内心。

        “癌症楼”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我们看到,就如电影《飞越疯人院》一般,“癌症楼”中也带着政治隐喻,只不过没有那么狰狞。作为医生的一方,居于“统治”地位,他们决定着病人的医疗手段,制定着“癌症楼”的规矩,甚至可以决定哪些人因为医治无望,需要“被出院”,以便腾出本来就紧张的床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甚至可以决定生死。然而,索尔仁尼琴也不时透出他们的平常人的一面,可以看到,他们中不少人心怀善意,关心病人,只是所处立场和大环境的背景下,被自动化的置于一种常常显得生硬的位置。另一方是病人,他们的成分更加复杂,来自于各行各业,各个阶层,各个民族,病房恰如一个社会,彼此间时不时拌嘴争吵,也常常惺惺相惜。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索尔仁尼琴巧妙的以一些事件来引发各自外在的观点和内心的思想的流动,从而也自然的将其各自的故事娓娓道来,比如,一个报上的新闻,就能引出不同人的政治立场,也可以探出一些人的内心隐秘。他们都是病人,不但身受癌症的侵害,更从经历上受到精神的不同程度的戕害,其中给我最深印象的要说拉开这部小说开场的帕维尔•尼古拉耶维奇,他显得原则性、党性极强,表现出与当时主流价值观的高度匹配,但是慢慢地,他内心的“病态”呈现,为了宽敞的房屋,他也曾经给同志栽赃陷害,让其原则性的外壳骤然坍塌。而当他听说可能有对过去政治犯重新审查的消息时,害怕同事报复的心理又让他惶惶不可终日,这种精神上的“病态”更深的侵入他的全身,更可怕的是还具有“传染性”,当他心爱的立志当作家的女儿依然表现出鲜明党性,同时已经透露出知道通过特权获取成功时,其未来走向似乎已经可以想见。

        与帕维尔•尼古拉耶维奇有相似双重病症的人在癌症楼游走,比如科斯托格洛托夫•奥列格,只不过他的“病态”源于倍受迫害,同时目睹了身边大量人遭殴迫害后心中升起的一种虚无、极端主义倾向。而同时,索尔仁尼琴又没有因此展开,对社会大加鞭策,依然关注个体,关注每一个立场的人的个人命运,并试图在他们间建起桥梁。于是,奥列格与护士薇拉•科尔尼利耶夫娜的爱情成为小说中一抹充满希望的亮色,从刚入“癌症楼”时的暴躁和刻薄,奥列格成为与医方较真挑事儿的主力,然而,同时,从他的视角,他又目睹了身边一个个病人各自的故事,这让他渐渐平静,产生更平和的心态。而通过薇拉一边,我们又得以看到医方更多个体的故事,让他们去掉了表面的死板,充满了活力,也带上了无奈。正是这种背景下,奥列格和薇拉对彼此,对自己的看法都在改变,总是传来死亡消息的“癌症楼”是令人感到窒息的,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又是充满热情的,哪怕这种热情来自于冲突,依然搅动着这里的气氛,驱散死亡的阴影。奥列格和薇拉带给各自以生活的希望和热情,年轻的他们打破“癌症楼”中潜在的社会隔阂,让人感受一种美好的愿景。然而,当奥列格走出“癌症楼”,当他来到薇拉在“癌症楼”以外生活的环境,这种社会的阻力立刻呈现,甚至比小小的一座楼房中更强烈,更具体,更让奥列格本身心怀畏惧和痛苦,所以,留下一封信件,离开,以一个病人的身份离开。

        《癌症楼》中的个体命运千差万别,从他们身上,你自然的可以感受当时社会的风貌,索尔仁尼琴展现了文学的力量,无需刻意高屋建瓴的系统性批判,也无需大格局的精心构建,小小一座“癌症楼”就已经让人感受一切,并以一种更冷静的心态去反思。我喜欢这部小说中那一幕幕在压抑的病房中的温情与人文精神闪光的片段,比如同是病人焦姆卡与阿霞的故事,在“孩子们”一章中,阿霞乐观热情,高歌人活着是为了爱,也带动着焦姆卡的情绪。而在“处处是单数”一章中,阿霞与焦姆卡再见时,却即将因为癌症要割去乳房,她的热情不见,而是绝望的呼喊:

        “你好好听着:你是最后一个!你是最后一个还能看到它、还能吻吻它的人!以后永远也不会有任何人吻它了!焦姆卡!喏,哪怕让你吻吻也好!哪怕让你吻吻它!”
        “你能记住吗?......你能记住它曾经存在过吗?也能记住它是什么样吗?......”
        “阿霞的泪水落到了他那头发剪短了的脑袋上”

        亲吻乳房,这也常与欲望结合的动作,在这里却从一个热爱生活的女孩的口中表达出摄人心魄的冲击力,而这,也正是文学的力量,是索尔仁尼琴对个体令人尊敬的关怀!

http://hi.baidu.com/doglovecat/blog/item/292c38ad26db14064a36d678.html
27 有用
0 没用
癌症楼 癌症楼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癌症楼的更多书评

推荐癌症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