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和读者共同的秘密花园(剧透)

木已
2010-10-16 看过
首先,这部小说是一本异次元世界小说,像爱丽丝闯入了仙境,温蒂走进了彼得潘的虚无岛,像来克走进了魔方大厦,主人公推理小说家走进了自己创造的本格推理世界。在这个被刻意扭曲和封闭起来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在寻找自己已经被封印起来的出处、身份和存在意义。这部小说自然也是一部推理小说,由三个小故事和一个框架性故事组成,小故事展示的是传统的谜题和推理,而框架性故事则叠加了两大解谜手法:凶手之外还有凶手,并且通过两次揭秘,将最终的凶手落定在叙事者自己身上。再次,结合《名侦探的守则》来看,两者都是围绕本格推理展开的,并且都打破叙事框架、模糊叙述者和故事人物界限、赋予故事人物对叙事有所认识的特质,不同之处在于前者充满了无情的戏仿和归谬,后者则充满了温情和留恋,仿佛遗弃孩子的父亲踮起脚尖眺望孤儿院围墙里打闹玩耍的孩子,目光是如此温柔。

对于一个本格派小说家来说,经历了二三十年的写作生涯,重复了本格派既存的所有谜题类型和作案手法之后,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继续在本格的道路上探索新的作案手法乃至谜题类型(后者显然困难得多),或者转变风格甚至流派,其中有人加入社会派,有人转而创作出一些不便于分类的小说,如炫耀知识的京极夏彦等,也许京极并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这个兼写灵异小说的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正正经经写一部本格,因此不如说他是整个本格派灵感接近枯竭的宣言式作家。

就像《诅咒》结尾处回归现实世界的作家和编辑调侃说的那样,就在日本推理小说界几乎所有新人都痴迷的本格推理,在英美世界已经没有人读了。在英美的悬疑界,推理小说的黄金岁月已经过去,现在已经是高科技横行的年代了,高科技作案超出普通人认知的范围之外反而显得平淡无奇,高科技破案则让名侦探们超强的思维能力无用武之地。并非日本人首创但由他们归类并命名的本格推理,赖以立足的基石是常识。正是通过将常识范围内的事物巧妙地串联在一起,诡计形成了。东野在《守则》里就说,如果出现“遥控刀”之类高科技产品,读者瞬间就会对小说丧失兴趣。本格推理就是在带着常识这个脚镣在跳舞。

然而,即使英美的悬疑小说迷们已经丧失了对“本格”的兴趣,即使如东野所指出的那样,本格推理的“名侦探守则”已经僵化成迂腐之物了,即使东野逐渐转向具有“ 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从而也就拥有了推理小说未来的社会派,推理味越来越淡了,本格推理在日本仍旧拥有巨大的市场,在中国这个推理小说的“发展中国家”自不待言,就连东野自己也感叹“如果有一天还能继续写这样的小说该有多好”。

因为本格推理是作家和读者共同的秘密花园。

毛姆的一句话应该为推理迷们所共知,大意是当我生病躺在床上时,读一本推理小说是最好的休息,最大的享受。虽然没有经过调查,然而我相信生活在英美推理小说黄金时代的毛姆,心心念念要病上一场大肆捧读的是日本人称为“本格”的类型小说。本格有它极端复杂之处,也有它无比简单的地方。一部好的本格推理复杂在它精巧缜密、出人意料的诡计,我们几乎可以想象躺在病床上的毛姆大声拍着床大叫“unbelievable”的情景;而本格推理的简单在于模式化、类型化,在于它从来不必负担过多的道德和社会责任,它不必以揭露社会丑恶和现实问题为目标,不必以唤醒沉睡大众为己任。有的本格推理确实在结尾蜻蜓点水一般揭露一下人性的丑恶,然而在经历过一段酣畅淋漓的解谜之后,谁还会把注意力过多地集中在对人性这种大而无当的主题上呢?对于一个热爱思考的作家和读者来说,解谜带来的是无上的乐趣,这不是一般的悬疑小说所能够比拟的。而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揭露社会问题的纪实文学一般的社会派推理离得越远越好吧,毕竟那样的东西让人心情沉重。

也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感谢至今在某些方面仍旧停留在蒸汽时代的日本人(例如特别喜欢蒸汽机车,悬疑小说的主要部分也是自明治大正年间留存下来的本格推理),因为当英美的推理小说黄金时代只留下遥远的足音供我们怀念的时候,这个心思细腻、注重细节的民族仍然勤奋地构筑着常识基础上的秘密花园供我们获得思维的乐趣,而不仅仅是被高科技耀花了眼,或者跟随侦探、间谍们沿着一个个线索“毫无悬念”地走向谜底。

对于耽乐于本格的秘密花园的人来说,高科技和走访排查神马的都是浮云,本格才是快乐的源泉。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名侦探的诅咒的更多书评

推荐名侦探的诅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