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偏进“价值论”的综合法学派

法~雨
2010-10-13 看过
本人更喜欢读邓正来先生的前沿的一些话:
  “人类选择了法律,便崇尚法律。可是历史也曾奇迹地开过玩笑,使法律的选择人苦吟挣扎于无法状况或恶法高压之中。问题不在于法律本身的善恶、法律史如何展开,因为无生命的法律在绝对意义上俯首听命于人类。因此,关键在于人对法律是什么(包括原本是什么和现在是什么)、法律应当是什么以及二者间关系的认识与判断。
早在公元前5世纪,古罗马人就有过这样一句格言,只要有政治社会单位的地方就有法律。自此往后几千年文明史中的法学家和哲学家,都力图对这一社会现实与历史经验进行诠释和分析,希望能从中找出些必然性和规律性。毋庸置疑,他们的确发现了许多。然而,这些必然性和规律性又隐藏了什么呢?是某个特定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需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还是某个法学家、哲学家个人思维的任意和惰性,抑或他们作为凡人同他人一样所具有的安全本能?
人类制定了法律,尔后似乎就在不断地解答人类为什么要制定法律,解答得仿佛拥有真理。然而,人的自我认知有限性,人的自我辩解本能(常常体现为特定阶段的科学结论)和强大的依赖心理则遮蔽了一个更为深思的现象,即法律作为一种社会治理或控制手段,乃是人类社会化过程中的一种反自然的选择。对某种行为选择所作的事后论证,并不能说明这种行为选择一定就比另一种行为选择更合理或更正确。历史不允许假设,我们不再能设问,当法律作为一种手段被选择之前,人们是否有可能做出其他更佳的选择,正如我们不能期求人类返璞归真到赤身裸体的原始状态一般。据此,我们是否还肯诗歌化地把法律接纳成一位至高无上的真理之神呢?
法律的外部框架的确辉煌,从《查士丁尼国法大全》、《拿破仑法典》到《德国民法典》等立法创制,法律制度在芸芸众生眼里已相当完备,似乎已完备到可以满足人类对有秩序有组织的生活需要,满足人类重复令其满意的经验或安排的欲望以及对某些情形作出调适性反应的冲动。然而,法律所标示的自由、平等、以及安全等正义价值是否像秩序价值那样获得了实现呢?为了追求正义价值的实现,人类一次又一次对法律的部分内容或全部内容加以否定,却总也无法消除法律形式相对持久的完备与法律内容对人类根本要求相对无法满足的不和谐,而这是法律的本身局限还是人类的根本追求在绝对意义上的不确定?
人依崇权威,因为个人在绝对意义上软弱无力。他必须有所依赖。自古希腊文明始,各种文化背景下的人都确立了自己的超人权威,诸如俄林波斯圣山的众神、安拉和上帝等等。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法律在很大程度上替代了那些权威而拥有了一种精神超越的品格,至少是理想层面的超越。人们在把法律作为精神权威接受下来的同时,却由于这种接受极为自然而忽视了一个心理层面的问题:浸染于大相径庭的文化背景中的人为何最终都趋近于同路而把法律视作精神权威?这种现象背后的人的心理转换机制是什么?权威转移所依赖的人的认识心理结构的性质又是否导致权威的动摇?”
    不知道你的感受呢?
   首先,要指出的是,这样一种关于法哲学学术史的清理,无疑是一种既有意义又富成效的功能接力。邓正来先生在引文中写下了一些很有理性的话语——“在公元前5世纪,古罗马人就有过这样一句格言,只要有政治社会单位的地方就有法律。自此往后几千年文明史中的法学家和哲学史,都力图对这一社会现实与历史经验进行诠释和分析,希望能从中找出必然性和规律性。”作者毫不忌讳地先提炼出了这样几个简单明了的价值序列,并予以史学思路演进,当然——从文章可以明显看出——译者的先验思维仍然“纠缠”(作者顺其自然的自谦用词)于此。
法律千百年来为人类之政治单位、文化社会贡献了什么,或者人类仅仅从这样一个或颁布或习惯或理之怡然的、“社会关系总和”之逻辑分条中得到了哪些精神信条?
就问题本身而言,译者所坚持的(至少说是邓先生悟出的点点共性)是一种彻悟之前的精神阵痛。“人类制定了法律,尔后似乎就在不断地解答人类为什么要制定法律,解答得仿佛拥有真理。然而,人的自我认知有限性,人的自我辩解本能(常常体现为特定阶段的科学结论)和强大的依赖心理则遮蔽了一个更为深层的想象,即法律作为一种社会治理或控制手段,乃是人类社会化过程中的一种反自然的选择。”当然,这种“反”而不“逆”,是所有法律人都不愿看到的结果,却又是法学科学思维中无法回避的精神闭塞。既然不肯抛弃那个理性的“上帝”,而又促使自己被包围在可笑的“愚昧圈子”之中。如此唐突、如此难以理解阐释,却又要命地如此频繁地挡住需要“被信仰、否则将形同虚设”的进化中的法律之来时路。
于是紧接着,更加暴露化的法律人自我欣赏危机的解读便一览无余,“对某种行为选择所作的事后论证,并不能说明这种行为选择一定就比另一种行为选择更合理或更正确。历史不允许假设,我们不再能设问,当法律作为一种手段被选择之前,人们是否有可能做出其他更佳的选择,正如我们不能期求人类返璞归真到赤身裸体的原始状态一般。据此,我们是否还肯诗歌化地把法律接纳成一位至高无上的真理之神?”与其说这是法律所本身具有的限制级因素,不如对法律价值真谛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架构显得实际和有效。
进而,我想可以从这三个方面诠释这样的问题本身所需要的咨询。于是,作为价值尺度层面上的法,便易来得如此明显和简洁。——自由、平等、安全。
2 有用
1 没用
法理学 法理学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法理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理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