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蒲宁

自由之地
2010-10-11 看过
      伊凡·蒲宁,这个不久以前我还非常陌生的名字,现在,却像烙铁一样,深深地在我的心上打下印记。让我认识他并产生深深的欣赏的始终是他写的散文。他的散文优美而富有旋律感,仿佛一曲仙乐,却不失对真实描写的细致,他的散文是沟通了天与地的。也因为他“继承俄国散文文学古典的传统,表现出精巧的艺术方法”,他于193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是俄国第一位获得该殊荣的作家——在此之前,列夫·托尔斯泰两次拒绝了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其诺贝尔文学奖的决定。

    蒲宁出生于没落的贵族家庭,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祖传的地主庄园里度过的。由于家道中落,他15岁不得不辍学,19岁外出谋生。曾当过校对员、统计员、图书管理员、报社记者。在39岁的时候被选为科学院名誉院士。我相信这样的人生经历造就了蒲宁的气质、世界观、价值观和政治态度,这些影响了他的写作风格,以及他后半生的流亡生涯。对一个曾经有过贵族生活,又在社会底层吃过苦的人来说,不管他是如何的厌倦上层社会的那些虚伪和冷漠,蒲宁不会完全放弃他获得的科学院名誉院士的地位。所以哪怕如一些人评论的:“《弟兄们》(1914)和《来自旧金山的绅士》(1915),表现了蒲宁对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憎恶”,他在布尔斯维克和克伦斯基政府之间,还是选择了后者。这表明他将自己看做一个体制内的人,同时表明他反对布尔斯维克党那种无产阶级大众推翻精英阶层,颠覆既有社会秩序的革命模式。所以他在邓尼金的部队败落后选择了流亡,从俄国的敖德萨到君士坦丁堡,接着是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最后是法国。在一个革命年代,或者说是政权问题被放在首位的年代中,社会上的每个人都面临着“站队”问题,这是无法逃避的,既有的政治势力要求人民在他们中进行选择,能否跟到一位最终获得胜利的“老板”至关重要。不过日后,随着好友阿·托尔斯泰回归苏联,他也曾经动摇过,但终究未曾动身。

    高尔基,这个革命阵营里的,在中国也有大批崇拜者的作家,在蒲宁的笔下去展现出了另一面。首先被揭露的是,他生长在一个资产阶级的家庭里,而不是在如他自己所说的在人民大众之间,其次,高尔基在不同人面前都能够以不同的面貌和同样强烈的激情去说话和做人让我想起了“变色龙”这个词。

    蒲宁善于在散文中传递感觉。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一般人写散文,在表达某种情感时,比如“高兴”,他往往只是直白地写上“我很高兴”、“太高兴了”之类的词语,这让读者能够知道作者是高兴的,但是无法让读者体会到高兴的感觉,也就是说因为语言的缺乏活力,作者的感觉没能够传递给读者。在《高加索》一文的最后一段,蒲宁的功力堪称顶尖。这篇散文讲述的是他本人与一位女人私奔的故事,而女人的丈夫为找不到妻子而悲痛欲绝:

    “他先后到克林特齐克、加格拉和索契找她。他在到达索契的第二天早晨,洗了个海水浴,刮干净胡子,换了身干净的内衣,穿上雪白的制服,在旅馆餐厅的阳台上用了早餐,喝了一杯香槟酒和一杯兑有萨尔特缪斯甜酒的咖啡,不慌不忙地抽完一支雪茄,然后回到房间里,躺在窗上,用两只手枪对自己两边的太阳穴同时开了一枪。”

    用一大段平静和平常的文字做铺垫,然后峰回路转,揭示出自杀的情形,给人予极大的震撼,回过头去看前面的文字,便能感到那种被压抑着的悲伤显出的那种平静,接近死亡的平静。

    俄国最后的贵族作家的(高尔基所说的),他的散文《贝尔纳》可以很好地反映出他对自己的评价,只是他没有明说,那就由我来替他说吧:“我认为,我曾经是个好作家。”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蒲宁文集(全五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蒲宁文集(全五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