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的作品很有分量!

笑闻天下
2010-10-08 看过
《谈史忆人》的“谈史”,实际上包含了何老在香港出版的《党史笔记》上的关键内容。《党史笔记》是何老这些年党史研究的结晶,也是一部试图摆脱党史编撰的“绝对化倾向”和“箩筐主义现象”的扛鼎之作。它的权威,不是来自权力部门的授意,也不是凭借延安一代人的“亲历亲闻”,而是摒弃了道德判断,着力于党史史料的耙梳和发掘,用论据说话,将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这一关键时期的人与事作了系统的澄清。且将毛(泽东)张(闻天)关系的演变、二人性格的差异,以及张闻天在中共党史上诸如遵义会议、瓦窑堡会议、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等重大转折性事件中所起的重大作用,给予了直接描述和颇有见地的评析。文章观点鲜明,论证严密,文字平实,一气呵成。所以,作品在香港甫一问世,便一炮而红。何老曾在与山西社科院研究员赵诚的访谈中提到,当时中央党校副校长、著名党史专家龚育之听到何方出书的消息后,就向他要书。何老说:“我说你有两本党史札记,我有两本党史笔记,不过第一,对不起,我在书中是批评了你的,有冒犯;第二要书请交换,他说行行,没问题。”(访谈录,《社会科学论坛》)

  何老还在书中将自己跟随张闻天的岁月作了较为完整的陈述,故事跌宕起伏,情节扣人心弦,在为读者呈现生活中、工作上的张闻天各个侧面的同时,还竭力为我们了解新中国早期以及特殊时期领导人的状况还原了一段信史。

  在“忆人”部分,何老回顾了师母刘英与张闻天的生活点滴以及自己与老人交往的片断。在作者饱含深情的笔调下,这位经历过大革命失败的“惊涛骇浪”、庐山17年冤案、“文革”十年遭残酷打击的老人,没有丧失党性,是非分明,疾恶如仇,不计私心功利,“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论短长”,保持了一生的清白。而当张闻天的“总书记”遭遇陈云的“负总责”时,她忍了下来,服从了大局。最让我们感叹的是,老人唯一的儿子张虹生在南京大学,只做了个普通的图书馆馆员,直到退休!在刘英之后,何老还追忆了新中国早期重大外交事件和改革开放后对外学术交流的亲历者和参与者,他们是“文革”后对国际问题研究进行拨乱反正的先驱者李一氓,中国最著名国际问题专家、新中国对外学术交流的开山人物宦乡,党史上风传一时的因“谏言”获罪、国际问题研究所第一任所长、于光远的岳父孟用潜,还有与何老在中国社科院同一时期任职的李慎之、陈乐民,等等。文章各自成篇,语言生动诙谐。何老将自己与当事人交往经历的描绘,既揭秘了他们做中央的政策参谋和智囊建议的过程,又披露出至今鲜为人知的重大外交事件和历史的关节点。期间,鲜活的历史细节时常跳出,振聋发聩的新鲜见解不时迸发,让人忍俊不禁,又回味无穷。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何方谈史忆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何方谈史忆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