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法仅仅以树的手段来逃避树

小米=qdmimi
2010-10-01 看过
你无法仅仅以树的手段来逃避树
——获赠颜桥《女人森林》一册,被逼写评:)


乱读书的好处之一就是有时会翻开那种从题目到外貌完全不是自己这盘菜的书后,惊奇的发觉,能吃,好吃。
最近得到本《女人森林》,全书到处是扑克牌状的装饰不说,背后还捆绑着一副需要手工制作的真牌,可谓连番触我忌讳。未成想硬着头皮翻开看下去,竟发现这个长脖男的创意竟跟我曾有的极端近似,不同的是他动手了,而且鼓捣成了一本书。

我曾经在青春期里真诚的设计过一部系列小故事,每部以一个自己认识的或者想要认识的女人为主角,连缀起来居然还有一条庞大的线索。至于内容,绝对布满了少年写的少年不宜情节,有时连前戏都省掉,所以它早就被我丢的不知所踪。不过故事总的名字还记得很牢,叫做《牌戏》,每篇里出现的女人都对应着一张扑克牌的花色,性状不同颜色和花色便不同。我很享受那种随意编排的过程。
后来买到一本讲历代酒文化的书,很为里面收录的酒牌心醉。有心刻竹雕木的姐姐原本赌咒发愿要做一副酒牌大家来玩,后来也没了下文,于是每次喝酒只能忍着“两只小蜜蜂”的嗡声,在想象中去一次大观园。
后来的后来又想写一些短小的文字,或记录或故事,攒成一副当代女子的众生相。不想写来写去全都被自己演绎的向着阴暗角落狂奔而去。

这本《女人森林》仿佛是专门针对上面这几个困扰我半辈子的宏大计划而出世的。
它用酒牌+扑克牌做主题写足了女子百态,也写足了一套牌的数目,最可恨的是,它不但帮忙做好了牌具——画的还甚美!——还直接把玩法当跋,直让我的大梦再也没了实现的必要。
更可恨的是它明着写了一个一个女人的故事或状态,实际却是一类一类的网罗,几乎没有不能对号入座者。这种写法比直接脱衣上刑具还来的心惊肉跳。
最可恨它写的恰是女人的“常态”。相较之下我那些描绘“变态”女子的东西最好也只能算是戏说的小说,“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而这本书里的故事们密密铺开就让我想起了自己很喜的那句话:“你无法仅仅以树的手段来逃避树。”所以她们索性扎根,成了森林的组成部分。

书的最后一章只收录了四种男人,这是集作者聪明敏感之大成处。
四种男人都来自前面看上去全不相关的情节,几乎可以涵盖女性对一切男人的评价。男人眼中的女人五光十色,反过来却只有可怜的四种,勉强凑够个花色,还都是最不值钱之数。我几乎看到了高举的粉嫩拳头,那就是权,那就是利。
这四种男人偏偏都是自己想做而做不完全的。仔细想想,自己认识的姐姐妹妹还真是数倍于纯正爷们儿,惊恐了。

哦,我还真的想在酒桌上拿出这副牌来着,后来看着一道道醉前凌厉的眼神,忍了。咱们被归入“闺蜜”“草食”“蓝颜”问题都不大,可是这群BUCOOPER姑娘若被推举为“疯人院女士”“花痴女人”“偷情女子”“半瓶醋女郎”那还不得隔桌拼命?
虽然她们真的就是。
退而求其次,我跟燕子同学说咱不喝酒,就玩个游戏。你认为自己对应哪个花色?
她很不耐厌地思考了一下,说:“黑桃A!”
强势!我赶紧查找……整副牌里居然没有这个花色!
我只好陪笑着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写进谱里,真准啊!”
7 有用
2 没用
女人森林 女人森林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女人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人森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