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喻的魔术师

香柏木箱
2010-09-29 看过
     
   什么时候开始的,一棵树知道要向上生长,一朵花儿知道要开放什么颜色,一只小鸟知道要拍打翅膀飞向高的地方,一个人知道要吃饭睡觉劳动思考。
  
  我们如何渐渐的了解了这一切。用眼睛,耳朵,手,皮肤,还有大脑和整个身体。 用我们自己,整个。

       还有我们的创造物,我们创造的形状物体和工具。 这就是它,它从不固定,不断变化,它悄悄的善变的决定了我们认识的时代,决定了我们所了解的一切,也决定了我们所不了解的背后的隐喻的完整的一切。 突然有一天,我们我窗子变多了,从眼睛的那一个,到房子门窗的那一个,到电视,电脑,电子产品的无数个,到随时随地可能出现的不计其数。我们的世界变大了,又变小了。有些人快乐享受,相得益彰;有些人狂热痴迷,不能自拔;有些人冷静自醒却身陷囹圄推波助澜,有些人极端排斥,痛声训斥却略带沉重。
  
  每一种思想的新工具的诞生都会达到某种平衡,虽然这种平衡不是绝对的。有的是失大于得,有的是得大于失。但我们在毁誉时却需要格外小心,因为,未来往往出人意料。
  
  媒介是什么,他只是一个工具。

      但是他长袖善舞,偷偷的过滤我们的一切。

      从人类最根本来说,媒介是人和人得以交流的技巧和技术。但是这种不同的技巧和技术也在影响着我们的交流,因为不同的媒介有着不同的功能性。这种功能性往往因为它们不同的特性而在传播中不经意的进行了再创造,每一种媒介都为思考、表达思想和抒发情感的方式提供了新的定位,而创造出独特的符号。而这种独特的符号则以不同的方式隐喻了现实的某种潜台词,为我们将这个世界进行着分类、排序、构建、放大、缩小、着色,独独不见真实的整体所在。

      就像卡西尔所说,随着人们象征性活动的进展,物质现实似乎在成比例的缩小。人们没有直面周遭的事物,只是在不断地和自己对话。它们把自己完全包裹在语言形式、艺术形象、神话象征、或者宗教仪式之中,以至于不借助人工媒介他们就无法看见或了解任何东西。

      这段话沉沉的道中心灵长久以来隐约的惆怅所在,我们是谁,为何而在,我所看到的,我所听到的,我所说的,我所认为的,是真实所在吗?

      每天我们都要看时钟。时钟是什么,是时时,分分,秒秒。时时,分分,秒秒又是什么?日出和日落,季节的更替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我们学会计算时间,遵守时间,节约时间,牢牢的变成被时间锁住的人。我们的永恒也被数字清晰的时间所替代了。

      人类表达的方式从古老的原始烟雾信号到语言,从语言到文字,从文字到今天的电子图像。不同的承载方式,影响着每一个时代。
      我们不知道几千年前的人类在烟雾信号中传达着怎样的信息,但是我们可以肯定这一个个信号中无法传递野兽的颜色,复杂的数字和有些深奥的哲学人生体验。它的形式已经排除了它的内容也标识了这个时代所具有的生活文化的特性。

      从语言发生的那一天,人类开始用耳朵和眼睛一起感受世界。因为有了所依赖的共同音标语法的表达,部落生活开始因为交流变得密切,生产生活情感体验得以口口相授的交换和流传,人类的生活得到了进展。但是从最根本看,不同区域的语言结构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世界观。人们怎样看待时间空间,怎样理解事物和过程,都会受到语言相异的影响。而每个个体的阐述又都结合了自我生活的影响,这样阐述的真实性又被一遍遍修饰了。

      文字的诞生,让人类的历史进程迈出了一大步。人们说出的话不仅听的见,而且看的见。从这一刻开始,它成为记录现实的工具,印刷术的发明则更加带动了文字的影响力,我们观察世界,从耳朵又回到了眼睛。但是它却不仅仅是话音的回声,它像埃及神话中把文字带给塔幕次国王的月神透特一样还是一个魔术师,它在现实中重新创造过去,带给我们带来震撼人心的浓缩的想象,却不是如实完整的记忆。

     今天,印刷时代逐渐没落,我们开始走在电子魔术时代。电视网络图像的诞生和普及遍及我们周围的一切,从总统竞选到节目主持到每日新闻到宗教探讨到娱乐广告节目,无一不受到影像传播的影响,这种转变从根本上不可逆转的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政治、宗教、教育和其他任何构成公共事物的领域都在改变其内容,并且用最适用于影像传播的表达方式去重新定义。但是它是一个具有什么意义的影响的媒介呢?当总统的胜任需要化妆师的精心打扮,节目主持需要精挑细选英俊美丽外表,每日新闻经过政治过滤,宗教探讨讲究引人入胜,娱乐节目开始取悦于人,商品广告成为表演艺术,我们看到的一切越来越不真实了。而我们,身为成长在这个时代的人,却陷入其中,为数字,为概念,为标识,为故事,为群体的向往而奔波,大量的被过滤的带有各种隐喻意义的伪真实腐蚀我们的身体,让我们流于表象的喜乐,不可自拔,逐渐失去了自己真正的眼睛和耳朵。Orwell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Huxley则明确的说,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Neil Postman 从美国的历史开始,分析十八世纪末的波士顿、十九世纪中的纽约、二十世纪初的芝加哥、现在的拉斯维加斯这四个不同时期代表美国文化精神焦点的城市背景,从其城市中标志性雕塑如波士顿的民兵雕塑、纽约的自由女神到拉斯维加斯30英尺高的老虎机图片以及表演歌舞的女演员,来寻找不同时期不同的文化精神的变化。

     很显然,我们在正在经历的是一个以影像视觉为主导的娱乐时代。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意识到,我们究竟在看什么,究竟在感受什么。我们所认识到的自然、智力、人类动机或者思想并不是它们本来的面目,而是它们在不同的媒介中的表现形式。

      无论如何,我们有必要知道,它还在改变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从来不曾停止过。我们至少要在我们存在的这个过程中去正确的观察,审视和自醒。
  
 像一座大山一样找寻,自己和自己周围每一个动静的声响。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