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推理的救赎——东野圭吾无奈的自白

detectiveeva
2010-09-28 看过
东野圭吾说天下一系列是他唯一的侦探系列作品,汤川是物理教授,加贺是刑警。唯一能说得上是侦探的只有天下一大五郎,在守则里用若干个短篇对本格进行了讽刺,在最后的一个故事中让天下一消失了。这部诅咒是天下一的长篇,又称姐妹篇,还是续作。这其实都是障眼法。事实上作品中诅咒的主角天下一和守则的天下一完全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只是名字不一样。这样的设定,我不便多说,他隐藏着一个非常悲伤和无奈的故事,当最后得出这个现实的结论时,我感到很是心酸。这是个谜。我不能剧透了。请大家看到最后吧。

本篇由三个故事构成。封底有内容介绍。主角受人委托调查地下室宝物失窃事件。随后发生了连续杀人事件。第一个故事是密室杀人事件,非常本格的案件,其中有很多笑点,比如这个世界没有人知道密室,没有人知道本格推理。密室死人大家一致认为是自杀。其实我们不知不觉也陷入了误区。正常的逻辑思考应该是这样的,屋中有人被杀,首先思考的是犯人逃跑的痕迹,没有发现痕迹,所以推论这是自杀事件。由现象推论出结果。不过看惯了本格的我们本末倒置了,我们都是先看到密室,推论这一定是他杀,在开始分析如何构成的密室,由结果推论过程进行解谜。虽然乐趣都在其中,不过总感觉有些不对经,这也是东野所一直讽刺密室的原因。还有一个看点就是天下一发现没人知道本格去图书馆查书的时候发现了大量推理小说,都是社会派,冷硬派,间谍小说,这段写的也很有趣。第一个案件做的很好,而且还提出了7大密室原理。非常值得一看。

第二个故事紧接着第一个故事,案件是作家被杀,凶手失踪了,也就是凶手消失之谜,主要以破解不在场证明为主,这个故事牵动了主线,借由作家这个人物对现实进行了讽刺,这点本来牵涉到主线的,不过还是提下为好,这里东野讽刺了社会派推理小说,以与守则相反的立场提出了本格拯救推理界这一观点。这也不多说了。案件也是很精彩的,很有阿婆的感觉,不在场证明破解的相当出色。这部分看点就是提出了几个本格题材,和对于社会派与本格的看法等等。比如讽刺到社会派虽然有些也有杀人事件,但反应的是社会问题,杀人事件只是陪衬而已这样的论断。第二个事件完全颠覆了东野在守则里提出的观点。

第三个故事则是暴风雪山庄模式,和之前遇害的人有关系,凶手犯罪后留下信息,以及诅咒云云。为了追求紧张刺激感,没有使用什么大诡计,都是一些常见的杀人方法。最后解决案件,三个案件只不过是一个舞台的三场戏剧,最高潮的一幕还没有到,最后一幕则是在那个有宝物的地下室展开,这段是书胆,是真相,是自白。是对于本格推理小说的救赎。

通过读完这本小说,我对东野圭吾的看法大幅改变了,先前认为他不写本格是因为守则里说的单纯的不想重复以前的故事,一旦第一种模式出现,以后无论如何都是模仿。我一直以为东野圭吾是非不能也,而不为也。现在看来,我真是浮浅。东野圭吾深爱着本格,比地球上任何的人都爱。他因为本格而开始写小说,他因为本格小说而被人所知。而他最后缺不得不放弃本格推理小说。用名侦探守则来为自己的本格画上句号。我们来看下历史年表名侦探守则传作于96年,名侦探诅咒创作于97年,在此之前东野圭吾完全是本格推理小说家。以放学后获得江户川乱步奖,已知的55届乱步奖,本格派获奖数是个位数,大部分都是冷硬和社会派。东野获奖,可以说是高起点,可以说本格的未来前景大好。可是从85年获奖后一直到96年这11年间,东野没能在重大奖项中获奖。
1983年『人形たちの家』第29回江戸川乱歩賞二次予選通過
1984年『魔球』第30回江戸川乱歩賞最終候補
1985年『放課後』第31回江戸川乱歩賞受賞
1988年『学生街の殺人』第9回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賞候補・第41回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長編部門)候補
1990年『鳥人計画』第11回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賞候補
1991年「天使の耳」第44回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短編および連作短編集部門)候補
1992年「鏡の中で」第45回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短編および連作短編集部門)候補
1993年『ある閉ざされた雪の山荘で』第46回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長編部門)候補
1993年『交通警察の夜』第46回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短編および連作短編集部門)候補
1996年『天空の蜂』第17回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賞候補
1997年『名探偵の掟』第18回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賞候補
1999年『秘密』第120回直木三十五賞候補・第20回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賞候補・第52回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長編部門)受賞
2000年『白夜行』第122回直木三十五賞候補
2001年『片想い』第125回直木三十五賞候補
2003年『手紙』第129回直木三十五賞候補
2004年『幻夜』第131回直木三十五賞候補
2006年『容疑者Xの献身』第134回直木三十五賞受賞・第3回本屋大賞4位・第6回本格ミステリ大賞(小説部門)受賞
2008年『流星の絆』第43回新風賞受賞
在97年之后,东野的《秘密》获得了推理作家协会赏,嫌疑犯X的献身获得了直木赏,并四度入选直木赏,直木赏不同于推理作家协会赏,后者充其量是广义推理入围,前者可是日本文学界最高奖。由此可见从97年以后东野作品受重视程度明显增加。其根本原因就是东野放弃了本格推理小说。如此至爱本格坚持了10余年的东野为什么要放弃本格。又为什么要以名侦探守则作为告别本格的作品呢。这个原因在名侦探诅咒里得到的解答。名侦探诅咒的封底有东野圭吾的这样一句话—— “看了这部作品,也许很多人在想,东野圭吾是不是远离本格推理?其实完全不是,不是不想写本格了,是不能写了,才是事实。”为什么本格推理不能写了,上面的数据告诉了我们答案,本格推理已经不再符合现在的世界了,说句大家不爱听的话,就是本格推理已经过时了。东野杀死了天下一,告别了本格,在诅咒里,解放了本格的诅咒,复活了天下一,他舍弃不了本格,忘不掉本格,不敢面对自己最爱的本格而选择了封印,但是解开了封印的也是他,他将本格永远保留在了心里,成为自己的游乐场,自己最后的乐土。比起本格,社会派更能获得成功,事实证明现在社会中本格只是少数人热爱的推理类别,对于大众来说或许不知道本格,但他却知道白夜行。因为社会派远比本格有市场,有更多的读者,作为作家,没有不想成为畅销作家的,没有不想获得大奖受到承认的。东野深知本格是做不到这点的,于是从98年开始进行了社会派的创作,有人说这是他的探索,我认为这是东野圭吾的无奈,作为一个本格推理小说家之前,他是一个作家,他也想获得成功。乐趣无法转化为成功,所以他无奈了。“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是小说的三大支柱,若非如此,将难以在今后的推理小说界生存。诡计和凶手消失之类的题材已经过时了。”虽然这么说着,东野最后还是拿起了名侦探守则,看着自己写的那些诡计的本格小说,书中夹杂着一朵花,花名为“勿忘我”。他的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最爱的是什么?

行走于社会派的东野圭吾在守则里放弃了本格,但是在诅咒中得到了救赎,心灵和压抑的心情得到了释怀,对于本格的看法则是他的自白,他无疑是日本最畅销的推理小说家,而他也有自己的无奈,这是他97年的想法。之后能创作出侦探伽利略这样的本格作品,说明他从诅咒中得到的启示,并没有忘记本格,而获得了大满贯的嫌疑犯X的献身也是本格与社会派的交融产物,当年引发的本格争议证明这一点。说它是本格,一上来交待凶手却没有说明诡计,依然存在解谜的部分,说他社会派,通过石神反映出日本学者届的黑幕,反映出人与人之间的爱,反映出学校中学生们的现状等等。这也许就是东野圭吾找到的自己的道路。现在的他是怎样的想法不得而知,不过,名侦探守则与名侦探诅咒将成为他最重要,永不可磨灭的印记。这是他们见证并创造出了现在的东野圭吾。

我在感叹,幸好我们是读者,不是作者,我们没有他们的烦恼。我们不用计较销量与奖项,只要贪婪的阅读自己喜欢的作品就可以。管他是不是非主流,管他是不是冷门,本格推理小说永远都是我的最爱,能如此大声说出这句话并加以实施的我,真的很幸福。

这本书给了我太多的触动,抛去个人感情因素不谈,作品本身的诡计和剧情都是相当出色的,不同于守则的讽刺,这本小说更像是东野的私小说,个人的自白书与感悟。剧情链接虚构与现实,展现了精彩的故事与非凡的内心世界感受。我看的小说虽然不算很多,这部小说完全可以给出满分。他和守则是一个整体,希望可以两本一起看,更能体会读者的用意。
185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名侦探的诅咒的更多书评

推荐名侦探的诅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