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死亡的思考——《直视骄阳》读后

自然而然
2010-09-21 看过
开篇序言
    最近的时间似乎是安排得满满的,或许根本不是最近,是长久以来我都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大有齐白石那“不叫一日闲过也”的风范。
    读小学的时候我的其中一个癖好是抄写名言名句,但可惜当时抄这句话时有个笔误,我在那绿皮塑胶日记本上写下:“不叫一日闲也过”,及至后来很多年都觉得齐白石这个人说话太拗口,呵呵。
    九月十七日大塞车时我也是其中被堵成员之一,早上在公车上呆了两小时,晚上呆了三小时(平时是50分钟的路程),好在我一直有座儿,因此多了五个小时看书的时间,感觉也很是惬意。
    其他的时候,要么在思考下一步的工作安排,要么倒腾我的个人主页,要么写博文,写咨询和案例报告,要么去百度给人解梦(哦,顺便提一下,我现在被百度邀请成为他们的解梦专家了,并且与我老爸的偶像邵伟华同台PK哦,地址在这里:http://zhidao.baidu.com/s/dream/index.html#critic),好像就没闲着的时候。

最近看的一本书是欧文亚龙的《直视骄阳》,是一本关于死亡焦虑的书。
    书里提到的一些细节让我忽然想起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尤其是想起我曾经一直想在院子里挖个深洞,把装着照片和日记的罐头瓶放进去,然后想象千年以后被后人无意间挖掘出来。我认为那样可以让他们知道,一千年前曾经有这样材料的东西,并且在一千年前,人们管这个东西叫“照片”,我也希望能让他们知道,一千年前的文字是怎样构成的,同时他们还知道了,一千年前有个小姑娘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
    我不止一次地想像那个场景:一群不知道会穿什么款式服装的人类,拿着他们那个时代的类似放大镜一样的工具小心谨慎地研究我留下的东西。对这个场景的想象让我很是有满足感。
    结果我把这个幻想告诉一个好朋友的时候,他竟然告诉我,他曾经实施过——他小时候曾经在一个啤酒瓶里装上他写的东西,埋在地底下,结果过一段时间就忍不住挖出来看看,挖了两次,最后一次的时候索性不再埋进去了。
    他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了一场。

    按照欧文亚龙的观点,我们这样的动作其实是在无意识地对抗死亡焦虑,即希望自己死后可以给后人留下点什么。
    有的人希望给后代留下财富,有的人希望留下名声——然而欧文亚龙认为这两样东西是最没有价值的,因为你留下的财富始终要被后人消耗掉,你留下的名声也很快会被人遗忘(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上将再也没有人记得你,因为那些认识你的人都死掉了,连他们的儿子和孙子也会死掉),然而有一样东西如果你愿意留下,它就永远不会消失——那就是“波动影响”——你的爱、智慧和思想对他人的有益影响,而这个人又用你给予他的这些无价的东西去影响其他人,就这样代代相传,平行的和纵深的影响将永远传递。
    最明显的例子,比如中国的孔子,我们至今都还在受他的影响,比如外国的尼采,我们中的很多人也仍然在受他的一些思想观点的影响。

因此我也开始意识到为什么齐白石说“不叫一日闲过也”,为什么我喜欢给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我想这大概是对付死亡焦虑的一种很好的方法,虽然我们都是无意识地去这样做。

    对死亡的探索
    这些天因为看《直视骄阳》,让我回忆起不少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记得那时候作文选上有一篇描写小狗“安琪儿”溺水而亡的故事,我每看必哭;
    还有动画片《雪孩子》里的小雪人,为了救小白兔而融化了自己的身体,我也是每看必哭;
    当时经常被一起看书的小伙伴嘲笑,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些故事触动我最深的,却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脆弱生命的悲悯和哀伤。
    童年期的我对死亡有着很大的好奇心,我一直非常非常想知道我死了以后将要去哪里。所以在10岁的时候精心策划过一次死亡事件(当然没有真正去实施),因为想到还要好几十年才要死掉,就觉得那太遥远——我太想知道人死了以后要去哪里了。

那当然都是小时候对死亡的探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和欧文亚龙一样——也无法从宗教里找到任何精神上的安慰。虽然我的家族很多代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无论我父亲的家族还是母亲的家族。

当然有人说这是一种反叛,要通过脱离我的家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不知道内里是否有这种因素,但无论如何我不能接受“轮回”这一说,也无法让自己相信“人生来就要受苦或人生来就有罪”这个观点。
    对于我来说,人一旦死了,就是灰飞烟灭,就是什么都不存在了,起码是任何可见可触的东西都不存在了。至于近年来人们都在谈论的“灵魂永生”,我还不能说我不相信,当然也不能说相信,因为我现在仍然活着,没有证据证明“灵魂永生”,但也无法有证据证明“灵魂不存在”,如果可以(但我不相信我可以),等我临死的时候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

    也许正是因为知道自己迟早要死,并且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我死了以后我将如何,我自己也永远无法知道答案。所以我才对生活如此的有热情,才对生命如此的感兴趣,我觉得这个未知使我整个的生命都变得很有意义——因为我无法确知我的生命是否有机会重复,并且我相信如果我的生命得以重复,那个重复的生命也不再是我,尤其现在的我的世界里出现的所有的人事物也不可能再出现在那重复的生命的世界里,如果我的生命真的可以重复,那我的经历恐怕是不能重复了,我的气质特点呢?我的思想呢?我的爱的体验呢?一定也是无法重复的。
    所以,对于我的生命来说,真正的存在仅此一次。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忍心让每一分钟白白地流走(因为这一分钟也是不可重复的),我要去做那些我认为对我有价值的事情,要用我认为有价值的方式去体验我的生活,我要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去爱他,并通过爱他而去爱所有的人。

    关于波动影响
    说到“波动影响”,最近几年来我从事的工作似乎都是在创造这种“波动影响”,无论我曾经身为形象设计师为人们带来美好的感觉,还是作为培训师去传递正向积极的价值观,还是现在我正在享受的心理师的工作,都是在创造那“波动影响”.

我深信自己曾经和正在影响着一大批人,让他们通过我感受到希望、力量、幸福和积极的人生观。

或许他们是通过我的课堂,或许是通过与我的交谈,或许是通过我的咨询,还有很多人是通过我的文字。今天一个多年前的同事在QQ上给我留言,说她今天感觉糟透了,她知道我不在线,但是每当她想到我,心里会感到一丝慰藉。然后她就访问了我的日志,看到了那篇《给寻找自己的你》,一时间哭得泣不成声,她说:“你的日志拯救了我,谢谢你。”
    看她这么说,我也很感动。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那篇日志刚刚写完的时候,很多人给我回馈说刚看了几行就忍不住哭了,他们认为那篇文章是一份礼物。今天我再次感受到这种“波动影响”,我深信她有了这份感受,将学着更好地生活,会把她体味到的感受用作去爱她的孩子和丈夫,去爱她周围的人。
    我喜欢这份“波动影响”,因为,那是我生命的意义的一部分。

    很多年来,我经常有一种沉浸在有着各种气味的空气里深深呼吸的感觉,整个人沉浸在那空气里,让那空气中的各种杂质各种气味各种感觉包围着我,浸透着我,我在它们的包围中前行,感受着这一切,也感受着我自己。
   我想,也许正是因为我虽然知道生命终将消亡,但却选择深深地投入到生活之中,所以才对我的人生感到满足,所以才对死亡这个东西非但没有恐惧,反而还充满了好奇吧。
25 有用
3 没用
直视骄阳 直视骄阳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直视骄阳的更多书评

推荐直视骄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