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的“仁慈”

思考的猫
2010-09-21 看过
        历史常常喜欢开令人事后唏嘘的玩笑,特别当这种玩笑是一场关于生命与尊严的玩笑时。比如,一个集体将你驱逐时,你拼命想要留下,而你发现这个集体想要摧毁你时,你却无论如何都难以离开。在苏联建国不久后,发生的“哲学船事件”在苏联数十年的历史中,就是这样一个吊诡的开始,那时的痛苦与不甘和事后的“清洗”相比,倒是显得平淡无奇,而也正是这样的开头,注定了这个极权政权不可抑制的走向愈加恐怖的历程。《哲学船事件》就是关于这段历史的记录,它并不是一本关于那一事件的论述和分析,而是相关史料和当事人回忆文章的汇编,而正是这原始的记录,让读者与那一事件更亲近,因而也更叹息。

        再简要说下事件概貌,“1922年8月。列宁为清剿可能对新生政权构成“威胁”的反对派势力,将200余名俄罗斯顶尖的哲学家、文学家、科学家、工程师列入黑名单,陆续被船从乌克兰运往西方,主要是德国。”。对于一个新兴的政权来说,正是急需人才的时候,而当时国内的精英无论对新生政府态度如何,大都依然希望留在国内观望和继续自己本与政治无关的工作。这个时候,突然主动将一批精英驱逐出境,实在是自断其臂的行为,但是却又显得顺其自然,就如具有专制传统的文化中,政权更迭往往伴随“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更新,也自然会将一批前政权的精英分子打入冷宫。这也表现了一个政权的首要任务是达到价值和利益统一而维持生存,进而再考虑发展,而同时,一个在斗争中成长的新兴政权必然充满了不安全感和尚未全面建立的自信,于是对前政权下的精英阶层势必产生怀疑和过激反应。既然在前政权能成为精英,那么多少伴随着在前政权环境的如鱼得水,或者受到了宽容与庇护,新兴政权必然怀疑其对前政权坍塌的恐惧和怀恨在心,只是如何面对这种疑虑,不同性质的政治下会有不同的选择。而列宁试图选择的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让这些他眼中的“危险分子”离开,以求得一种安全感。

        《哲学船事件》中相当篇幅是当时被抓的知识分子们都必须填写的调查表格的记录,其问题有如“政治观点”、“对苏维埃政权机构和无产阶级国家体系的看法”、“请问您怎么看教授们以罢课等方式与苏维埃政权作斗争”、“请问您对境外俄国侨民的前景的看法”,种种问题都透着一丝“下套”定性的味道,令我印象深刻的时,书中列举的原始记录中,受审的知识分子大多表现的理性、冷静、有理有据有节,没有刻意的对抗,也没有谦卑的顺从。从这些记录上,可以看到的是这批知识分子身上的率性和理性之光,同时,我们也从他们身上看出,对于政治他们涉入不深,认识不深,对于新政权也还抱有一丝希望。他们有人预料只是小事和恐吓,有人也惊恐的担心可能被枪毙,但是都很难料想到,他们即将被驱逐出自己的祖国。历史的吊诡之处正在这里,那一刻,其中不少人感到悲愤莫名,痛苦不堪,这样的驱逐对于他们显得是莫大的折磨和惩罚,甚至有人苦苦相求,到处找庇护,找关系希望留下。然而,当一些人面对不定的前程离开祖国,一些人经受波折留下后,却没有想到将经历预想不到的命运。离开的反倒获得了更加自由的学术环境,在国外将俄罗斯文化传统继续研究并发展;而留下的将面对接下来愈加暴虐和血腥的政治运动,那些费尽周折留下的人面对的却是监狱和子弹。回头看看,这驱逐竟然已经算是俄国政治运动中最大的“仁慈”,而这份“仁慈”又透着这历史悲剧的巨大辛酸,从以各种宣传手段让群众接受极权有理的思想,到将部分异端驱逐出境,进一步的将不听话的人投入监狱,进而将其中最“危险”和“顽固”的人之生命剥夺,这样的残酷愈演愈烈,而知识分子们的幻想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破灭,当美好的寄托换来生命的代价,这份残酷也令人唏嘘。

        在本书的大部分篇章,还是当事人的回忆内容,如果说原始记录给了我对这些人理性和气节的感受,那么这些回忆内容则更多让我感受到他们的情感和信仰。回忆部分,摘录的不少篇章都透着一种宗教情怀,一种对传统的珍视和对现实的遗憾,俄罗斯民族那种宗教感情渲染纸上,在很多人的描述中都透着他们心中的一种使命感,离开或许不甘,但是既然离开就要将文化的薪火传递。同时,在不同人的叙述中,也表现着不同人经历的被捕、被审、直到被驱逐的过程,其中不少细节各有差别,形成了一幅恐怖政治开始初期的知识分子众生相。同时,他们的描述又都提到了一些细节,这又让这些细节不断在书中出现加强,特别其中一些荒唐之处给人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如苏维埃政权本想高效批量的向德国申请为被驱逐者办集体签证,德国却拒绝了,大臣表示,德国不是西伯利亚,希望学者自行申请,他们将很乐意办理并敞开国门。祖国将自己的精英迫不及待的赶走,倒是接收国,也是后来的敌国愿意以充满尊严和体面的方式接受这批精英,两相对比,总感受到一种黑色幽默。

        这就是“哲学船事件”,一个新生政权在不安与恐惧中对待异端的方式,从书中揭示的文件,我们看到了列宁当时的迫不及待,“必须马上做这件事。在社会革命党人的审判结束以前,不能再晚了。抓个几百人而且不必告知理由――先生们,请你们出去!”。是的,他们马上做到了,也开始继续自己极权大船的远行,不断的将社会鲜活的元素驱逐和扼杀,最终导致的是这艘看似庞大的战舰的老朽,最终有一天,它崩塌,被驱逐出了历史后续的旅程,而倒是俄罗斯知识分子的精神和传统在继续远航。

http://hi.baidu.com/doglovecat/blog/item/ef586c38efb9f32d96ddd831.html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哲学船事件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船事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