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已注销]
2010-09-17 看过
也许是Stiglitz那个通篇骂山门的序言的缘故,波兰尼的这本《大转型》被很多人看成是一部论证“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如何不可行”的“反市场”的“左派经典”。这在我看来实在是抹杀了波兰尼理论的丰富性。不过既然有那么多人期望这本书该是拉起大旗来反对市场的著作,我们不妨好好看看波兰尼究竟是怎么个反对法的。这两天由于要做助教的缘故又看了一遍那两章Birth of Liberal Creed。

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认为自发形成的市场经济秩序可以提高效率,最终会增进一个社会中的所有人的利益,因而它是包含善的维度的。所有对于这个自发秩序的破坏,包括政府的干预,福利国家政策,工会的讨价还价,都因为没有足够重视这铁一样的自然规律而必将受到规律严厉的打击报复。工会为了增进工人阶级福利的努力,和国家利用非市场原则协调各方利益的努力,其实质是人本性中的短视和贪婪,是某些左派知识分子意识形态宣教之下发动的阴谋。

反对这个理论的看似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举出一些遵从了市场经济秩序但是最后遭殃了的国家的例子,这大约也就是Stiglitz在序言中做的一些事,比如告诉大家解体后的苏联有多慘。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个很好的策略,因为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说的那些,在我看来更像是形式理论。当我们很难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一个真正符合那种理论模型的案例的时候,用几个看似与理论所指相反的案例去反驳是无效的。因为当你说是市场太多了造成如今的问题,对方可以轻而易举地说这些问题明明就是市场不够造成的。

波兰尼毫无疑问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在开始自己的论述之前先用了一连串的排比句,排山倒海反问自己和读者,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那套逻辑上自洽的理论,难道有谁能反驳吗?

他自己采取的策略大概是这样的。第一,他通过历史研究指出,所谓的自发形成的放任自由的市场经济秩序既不是自发的,也没放任,相反,政府在其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面上自由的市场经济秩序不是社会自然而然生出来的,而是资本家与国家的合谋。比如怎样确保充足的形式上自由实质上挨饿的劳动力(马克思和韦伯也都说到这一点)。而且,并不像某些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指出的那样,这些立法措施只是“第一推动力”,只要让市场经济形成,政府就可以什么事情都不干了。恰恰相反,如果期盼这个“自由”的市场经济一直玩转下去,政府不但不能甩手掌柜,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比如当工人想要联合起来组织工会的时候,政府得立法禁止工会,限制工人的权力。波兰尼试图指出,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以“自发秩序”为由反对政府的干涉,但是如果政府不干涉就根本不可能形成“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秩序”。

第二,针对“阴谋论”,他又做了个历史比较研究,指出伴随自由的市场经济形成而产生的各种来自社会的“反抗”往往是即时的,没有预谋的,形式多样的,未必以自己阶级利益为导向的,甚至不一定是以经济利益为导向。像马克思这样的知识分子在其中推波助澜了吗?那是肯定的。但所有源自于社会的反抗都能被还原成一种受了马克思主义蛊惑的贪婪的冲动吗?显然不行。所以,与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认为自由市场是“自发”的观点正好相反,波兰尼认为,社会的反抗,以及对于自由市场的经济秩序的限制才真正是“自发”的。

哈,那么到底谁是自发的呢?市场?还是那些要涨工资要星期六的工人呢?

将波兰尼轻易归入“反市场”的阵营,似乎有点不负责任。我觉得主要还是国内读者不太习惯历史主义的治学方式的问题。而且他们头脑中的二元思维很容易就让他们联想到“反市场”,哦,那么鼓吹福利国家,甚至提倡socialism。但事实上波兰尼对于福利国家和practice of socialism会产生的种种后果也是忧心忡忡的。《大转型》并不是一部描述“社会”如何齐心协力prohibit市场如何入侵的著作。

我可以贴我今年寒假写的读书笔记。我写这篇文章主要是想说,这其实并不是同一层面上的理论对话。人们常常误解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之间的矛盾,认为前者鼓吹市场而后者反对市场。其实在我看来这个概括应该被诅咒。主要的矛盾未必是观点上的,而是方法上的。经济学家关心作为形式理论的市场秩序,而社会学家关注的是这个所谓的秩序如何在一个社会的权力观系结构中展开罢了(究竟有没有那个秩序,好些时候对社会学家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

后面都是今年春天的时候写的读书笔记了。把当时朋友的留言和评论也给贴上来了。

波兰尼的大转型
mujun 发表于 2010-02-04 23:08:06
好吧,讲讲波兰尼和他的大转型(The Great Transformation)。看看我看了两天都记下了点什么。

大转型这本书先是分析了市场经济兴起的过程,然后试图从这个过程中说明它很大程度上是不可持续的,它的崩溃会导致一系列灾难性后果,比如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和世界大战。波兰尼写这本书正是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二战快要结束的时候,他本人也因为战争去国离乡颠沛流离,滋味是不好受的。

波兰尼援引了很多著名的人类学素材,比如库拉圈,说明经济生活原本是“嵌入”(embeddedness)于我们的一系列社会关系中的。而市场经济,以及随后兴起的资本主义的特点就在于,它试图将经济生活与支持它的各种社会组织和制度分离开来。当我们在市场上跟别人做交易的时候,只需考虑价格是否公道,而不用考虑跟我们做交易的那个人的社会地位、宗教信仰、文化背景。有点像韦伯描述的现代社会体系日趋分化,经济生活越来越不用受文化价值观念的约束,成为了纯粹形式合理的理性计算行为。市场经济不但试图将经济生活和其他支撑经济生活的社会制度分离开,还让经济制度本身变得越来越强大,把它从一个原本从属于社会制度的位置,抬到一个统治或者影响其他社会制度的地位。

但这个宣称市场经济是完全出于人的本性的做法,其实是不符合经验事实的。因为在市场经济里面,自然变成了可以待价而沽的土地,人变成了可以交换和买卖的劳动力,这些原本存在着并不是为了买卖的事物变成了商品。这个过程绝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背后需要强大的力量去推动它。比如封建社会里的农奴不会“自愿”变成一个“自由”的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获得工资来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劳动力。为了保证土地能够围上栅栏“自由”买卖,人可以变成用工资来估价的“劳动力”,市场经济的发展仰赖国家的政治力量推行政策以促进整个过程。就是说,市场经济反对政府干预,但是市场经济得以存在的前提就是政府的干预,如果政府不干预,市场经济可能跟本就取代不了原本的经济制度。事实上市场经济兴起的过程也正是国家官僚制度形成和发展的过程,并不是政府不管了的过程。

这种经济生活把人从原有的赖以生存的社会制度、社会关系中给拖了出来。而且,很不幸,这些并没有像很多自由主义者们假设的那样,使每个人都从中获利。事实上很多人因为失地而生活艰难,困苦潦倒的程度远胜于封建社会里给人家做农奴。这造成的结果也不单单是经济利益上的,人们还面临着很多涂尔干式的问题,比如社会失范。波兰尼对于社会的看法在某个层面上和涂尔干很像,社会是一个结构,但不仅仅是一个结构,有些时候也是行动者。涂尔干关心的是社会整合的问题,而波兰尼则直接说,当社会受到侵犯的时候,它直接开始反击了。这就是这本书里说的“双重运动”:一方面要市场经济,不要约束不要限制,另一方面社会要保护自己,不能任由市场的逻辑统治社会生活的逻辑。封建地主会反抗,贵族会反抗,再往后工会,以及其他组织也会反抗。这个反抗并不像马克思主义所述,要等大家都聚到一块儿且穷到一定程度了再发生,而是如影随形一般,在市场经济刚刚兴起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

斯品汉姆兰的接济穷人法案就是作者反复提及的一个社会在反击的例子。大致情况是,这里的农民大多被迫变成了自由的劳动力,为了保障他们的生活,政府提供一定补贴,使得他们可以获得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但这项法案而后问题多多,简言之,就是养出了今天我们很熟悉的高福利国家里很常见的懒汉。最终因为政福缺乏可以再分配的资源,斯品汉姆兰的贫困率不可遏止地越涨越高。即使人们都愿意出去工作,此项法案仍然是在帮助资本家而非工人。因为这个法案的存在让很多企业家认为他们可以少付一点工人的工资。工人表面上拿到了补贴,实际上损失的还是自己的利益。因为种种弊端,这想法案在1834年终止,取而代之的是毫无约束的市场经济的发展,将工人放到了毫无保护的地步。自由主义者用这件事情来说明人性的自私,这是让波兰尼很不满意的一点。

但是,波兰尼并没有为福利国家高唱赞歌的意思,恰恰相反,在救济的问题上,他可能倒与自由主义有着更多的共通之处。如果只说市场经济的兴起和社会的反抗,这听起来像个很乐观的故事——一边在剥夺我们社会生活的意义,另一边勇敢地打回去了。而在波兰尼看来,问题可能正在于“打回去”了,因为双重运动所造成的是两个很难兼容的结构和制度。社会要保护劳工,保护环境,但是想要达到这些目标就必须有更多的政府干涉,而政府的干涉又是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的。所以我们看到的是此消彼长之下很难修复的一对矛盾。波兰尼认为当时世界秩序的崩溃既不是因为市场经济没有发挥好作用,也不是因为二次大战,二次大战只是导火索罢了,最本质的原因是那两个运动本质上没办法调和。

教条一点的马克思主义者认为达到理想世界的方法就是,等着危机降临,然后作为先锋队的工人阶级会联合起来推翻这种不合理的制度。而波兰尼很反对这个,他以为问题首先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改变社会不能指望某个阶级。另一方面我想这也是因为他对于法西斯主义和社会主义实在是有点感冒。

不太满意的一点就是有些地方结构功能主义的色彩太强烈了一点,比如认为当时社会上的一些反抗都是因为市场经济的发展让这些反抗都成为了一种需要,或者一种功能。布洛维和专门写文章评点过波兰尼的这个问题,跟葛兰西的毛病有点像。

感觉元命题还是韦伯的。工具合理与价值合理,二者不可得兼。市场经济制造需求却不满足需求,至于你的需求是不是真的能被满足,那要看你是不是在一个能把自己的需求变成一项可以创造利润的经济活动的位置上。韦伯最后也是说要搞民主的吗?波兰尼最后是说,这个肯定不行的,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或者革命全都是不行的——咱搞民主吧!

维舟:
经济生活嵌入社会关系这一段当时我看了印象也颇深,这一点sahlins的《石器时代人类学》更加酣畅淋漓,在强力举证后干脆说:“所有的经济学原理几乎都是人类学的。”
看这两本书的时候,我都在想另外一件事:即现在的学者普遍将古代的朝贡制度视为一种扭曲、变相的贸易行为和经济交往。现在看来这种观点是非常偏颇的,正如我们要是将婚姻中送彩礼视为购买新娘的花销、或将送红包视为一种经济交换,都不免让人感觉有些荒谬。

fateface:
社会学家读这本书的感觉跟历史学家很不同啊。我记得以前上“治理术”那门课的时候读《大转型》,老师主要的问题在于问波兰尼是如何批判“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其实既不自由,也不放任,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国家其实不断在介入市场的运作,从贸易保护到货币政策到劳工问题,波兰尼在探求的是资本主义如何进入垄断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阶段的历史,而自由主义的政治理想又是为何以政府严密立法的方式表现出来的。

这两天在读法兰克福学派的东西,发觉波兰尼似乎是和他们在同一条思路上的,但是具体的差别还没梳理出来。毕竟读《大转型》是6年前的事情了啊。

beep:
polanyi的state/market/society 三分法,double movement,commodification,是我们这边很多人用的一个理论框架,尤其是在解释中国80-90年代的市场化改革的得失的时候,用起来非常方便。但是我并不觉得他的理论真的站得住脚。我个人觉得,我们这些所谓的左派喜欢他的东西,不是因为他的论证和论据过硬,只是因为他的结论很符合我们的胃口:你看,自由放任的市场会导致世界系统崩溃和世界大战!多可怕!——可是,反过来想想,反对自我调节的市场,就一定要用polanyi的这种夸张的方法么?

在论证上,polanyi最大的问题在于商品化,“伪商品”的概念,土地,劳动,钱,他都定义为伪商品,没有任何根据。仅有的一点点类似于根据的理由,就是从前这些东西不是用来交换的——问题是,这仅仅在西欧历史上成立。至少中国的feudal system很早很早就崩溃了,土地和劳动的商品交换是中国传统社会的常态。有些持“土地兼并导致王朝崩溃”论的学者说,是啊,所以这种商品化是王朝崩溃的根源啊,这不就证明了polanyi是对的么?那么。。。春秋战国之前,难道就没有王朝崩溃?1600年之前的西欧难道就没有战争?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土地和劳动的自由交换在这些“不和谐”的历史进程里面起了多么特殊的作用。。。。

btw不得不说那段关于speenhamland的内容太绕了。。。我到米国读书时看的第一本大部头英文书,看的我死去活来。。。:)

kibs:
Two comments:
1. CAS: Society, social organization, laws, ethics, etc. are all either economic foundation or superstructure (at least that what I have learned, unlearned and relearned again.) Therefore, they are all CAS (complex adaptive systems) fighting for their own survival. A democratic government just has to cling to its power and legitimacy the same way as a monarch or autocrat does. It is a stochastic process (history, transformation and evolution) in a game setting and whichever survives and all its beneficiaries would obtain the advantage of "might is right" status. In such sense, economic systems are not superior to the other social CAS because it is just one of them and is composed of the other CASes even though it could be considered as a leading indicator because it is much closer to the basic human need of survival and propagation. No CAS is going to dissolve or become extinct without putting up a fight. No mercy or fairness either here.
2. Commoditization: Everything that has some utility (in broad sense) has the potential to become goods in the market. Corruption, power politics, social status, college entrance exam scores and even an opinion expressed in this blog could be commoditized as long as there is demand for that. Again, this is a game of economic agents (another name for the CAS) and we cannot and should not single out some of that as purer than the other goods traded.

波兰尼的大转型2
mujun 发表于 2010-02-06 13:30:22
把土地、劳动力和货币称作“伪商品”(ficticious commodity)并没有问题。土地交换现象长期存在并不能说明土地“自然而然”就是用来交换的商品。劳动力更是如此。波兰尼想要说的,并不是土地和劳动力以前不能交换,现在能够交换了,而是说现在这种自由交换的状态是离不开背后很多社会制度和组织的支撑的,而支撑现在这一种状态的社会制度和组织同原来的是不一样的,而这个转变是需要人为作用的,而这个人为的作用里面包括政府的干预,包括官僚制度的建立。某些左派认为波兰尼的理论为政府干预市场提供了很好的合法化依据,我觉得波兰尼本意不是这个。他只是借此指出“自发形成的市场秩序”这一观点的荒谬——你们说自发形成,政府干预是恶的,但是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个“自发形成”的过程里就充满了政府的干预。

读波兰尼多关注“嵌入性”和“国家介入市场对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形成的作用”,我倒以为这两个东西虽然有趣,却不是波兰尼理论中最具原创性和最有意思的想法。“嵌入性”讲的是经济生活与社会制度之间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支持不可分割,前人多有论述的。何况谁嵌谁也真的说不清楚,比如马克思就以为所有社会关系都可以还原到生产关系当中去呢。至于国家、制度、资本主义的兴起与发展,这个韦伯也有论述。我觉得他的理论最有意思的地方还是在于“双重运动”(double movement),市场经济秩序的建立很多时候是以破坏原有的社会组织和人们尊崇的价值为代价的,这个时候社会解体,社会失范,于是伴随着市场经济秩序建立这一过程,社会同时开始“反抗”了。波兰尼同马克思一样,认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之内有着不可克服的矛盾,但是同马克思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马克思认为这个矛盾是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内在不能克服的矛盾,而波兰尼则认为这个矛盾是双重运动造成的。如果只看到“社会开始反抗”这一段,确实是有点像一般意义上的左派的作品,但是我读大转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波兰尼是在给社会的反抗摇旗呐喊,相反,他认为很多时候就是这个society fighting back弄出问题来了。他不像马克思那样把变革社会的希望寄托在工人阶级这个先锋队上,是因为他知道这个是很容易出事情的。他对于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以及社会主义可能产生的种种问题还是很忧心忡忡的。至于某些所谓的左派拿波兰尼来论证放任的自由经济不行政府一定要好好管管,我更是觉得纯粹在胡扯。波兰尼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政府应该好好管管吧。所以我觉得Stiglitz的序言写得像在跟谁怄气一样——你看吧,不管吧,出事情了吧。

至于到底要不要管,什么时候管,以及怎么管,经济学家应该有更为成熟的技术来回应这些问题。社会学家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这背后的政治过程,以及人们对这些过程的解读。大转型虽然主要是讲市场与公民社会之间的关系,但是国家在里面也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国家并不仅仅是通过强行推行各种政策确保了放任的自由的市场经济制度的确立——如果是那样的话,倒有点像马克思讲的国家仅仅是某个阶级利用的工具了——社会同时也在借助国家的力量进行反抗。波兰尼同时也指出,英国市场经济确立的过程比起大陆上其它国家更多暴力的原因就在于,在英国反抗是自发形成且在很大程度上被排斥在政府决策之外的,而另一些国家的这个过程同时伴随着state building的过程,可以通过立法,可以通过国家推行政策来保护工人的利益,所以表现得比较缓慢且没有暴力。

Well,随便说说,我也就看了两天而已,写读后感吧。

fateface:
最后一章Freedom in a Complex Society写得很感人啊,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没提到。现在回过头来想,我就明白为什么当年“治理术”那门课要从Polanyi开始讲了。 Polanyi最后提出的reality of society跟福柯那个population的概念是一脉相承的。社会的复杂性必然会引出调控问题,但是Polanyi反对法西斯和社会主义式僵化的完全调控,以牺牲个人自由方式达到调控的目的。他赞成的是个人在意识到调控不可避免的情况下,主动遵从规则,在放弃绝对自由的情况下,而获得最大的相对自由和公正。虽然是很理想主义的说法,但是一代代思想家都在寻求这种可能性。昨天看差不多同时的Pollock的state capitalism,他也在思考democratic state capitalism的可能性。

最后,引《大转型》的最后一段,写得真是煽情啊:
Man accepted the reality of death and built the meaning of his bodily life upon it. He resigned himself to the truth that he had a soul to lose and that there was worse than death, and founded his freedom upon it.(像不像孟子的鱼和熊掌说?)He resigns himself, in our time, to the reality of society which means the end of that freedom. But, again, life springs from ultimate resignation. Uncomplaining acceptance of the reality of society gives man indomitable courage and strength to remove all removable injustice and unfreedom. As long as he is true to his task of creating more abundant freedom for all, he need not fear that either power or planning will turn against him and destroy the freedom he is building by their instrumentality. This is the meaning of freedom in a complex society; it gives us all the certainty that we need.
(我觉得这段话要是能翻成文言,肯定特有力。)

beep:
我觉得我对polanyi贡献的评价和你相反:)

我不觉得“伪商品化”是个有意义的概念。你说那些东西是伪商品,是因为他们不是“自然而然”成为商品的,背后都有一个人为的系统在推动。可是,以此要求的话,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真商品”呢?有什么东西是脱离人为的系统而“自然而然”成为商品的么?劳动分工,divison of labor, 难道本身不就是一个非常非常人为的系统么?粮食成为商品,这件事情的背后充满了注入“生产技术提高”“生产剩余增加”“国家赋税的金属货币化”等等人为因素,不管是“技术”的还是“政治”的。丝绸香料成为跨国贸易大宗商品,也同样离不开长途通商渠道的建立,而通商渠道的建立和国家间的战和关系密切相关。

我的意思是,所有的商品,都不可能是“自然而然”的商品,因此“伪商品”这个概念打空了。实际上,polanyi是看到了近代以来有一些从西欧历史角度看来“全新”的“人为制度因素”使得“人为商品化”的范围和程度大大加深了,而这个过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且对今后的历史发展动态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我猜他是不喜欢这种变化的,因此才极端的动用了“伪商品”这样的词,意在指明这样的历史进程是“反自然”的,是“不对”的。

我只是想说,以他的标准来看,那人类历史从头就都是“反自然"的,没有什么历史进程是充满和谐而不产生新问题的。

我非常喜欢他在”伪商品“的概念化之后那长长的对商品化之后带来的历史动态纠结的描述,我觉得那才是他真正出彩的地方。套用一句滥俗的话,他充分的展现出了国家社会市场互动中的复杂性。

另一个问题,就是我实在不认为国家社会市场三分法对我们的研究有什么益处。double movements是建立在国家社会与市场相互对立的基础上的一个描述,因此其理论魅力也就打了折扣。你说的很对,embededness这种词烂大街了,没什么意义。我同意,实际上这只是社会学家从以往的一个过度简化向常态回归的一个表现,从前简化出三个东西,现在说这三个东西是相互嵌入分不开的。。。。那么,分这三个东西还有什么实际意义?

我认为,这三个东西不是三个不同的领域,而是三种不同的处事方式。state表征的是暴力压迫为后盾的处事方式,market表征的是金钱利益诱惑为核心的处事方式,society表征的是以情感和爱好等为原则的处事方式。这三种方式是同时存在于所有人的身上,人们根据不同的情境和角色来使用不同的方式而已。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处理情景大致就是”state-state" "state-market" "state-society" “market-market" "market-society" "society-society"这六种。polanyi强调了”state-market" "society-market"这两种对抗,这个框架被拿来解释中国当今的社会动态。但是我觉得,具体到中国,state-state,market- market society-society这些内部的斗争的烈度和对中国整体动态的影响,很可能要比polanyi那两种还要来的大。所以,研究double movement,还是远远不够的。

病休一年了,思路发散了,笔头生疏了,写的很凌乱,不知道说清楚没。。。只是自己的一点乱七八糟的小想法而已》:)

beep:
btw,我同意现在很多人喜欢polanyi是因为polanyi有力的破除了自由市场可以脱离政府干预的“迷信”,这是他的理论被频繁的用在反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阵线的最重要的原因。不过对于我个人来说,因为我从来没有被新自由主义困扰过,所以读到这一点的时候并没有激动万分茅塞顿开的感觉。

而对于新自由主义思想“中毒”很深的人来说,他们也并没有十足的必要去正视polanyi的这套逻辑。他们完全可以说,self-regulated market的建立也许的确需要state,可是就像上帝的第一推动一样,建立完以后state就可以撤了嘛。或者,更加“中正”一点的,可以说,政府在市场经济中当然要继续扮演规则维护者的角色阿,但是你只是维护而已,制定规则和修改规则这样的高级技巧,你政府就不要勉为其难的参与了。。。

所以我读polanyi三年,回头看世界,发现他依然是一个小众到不行的理论,信他的人们(往往是你描述的那种信歪了的某些左派)在小圈子里面自己high,批判的起劲,而不信他的人们(死硬原教旨主义右派们)照样不理他。

makzhou:
"至于到底要不要管,什么时候管,以及怎么管,经济学家应该有更为成熟的技术来回应这些问题。"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政治问题吧,就像Stiglitz. Krugman, Mankiw都不会给出相同的答案,因为这背后的预设就是自由市场好还是政府干预好。经济学上那些典范性的证明不都是带有无数假设在后面的么?在这种宏观性问题上指望经济学家达成一致恐怕不太可能。

从这个角度上波兰尼给左派提供的语言武器和哈耶克给右派提供的语言武器好像无甚本质不同。重新发掘波兰尼的价值,也是在新自由主义这个hegemony下试图找到别的出路的一种策略性选择。

波兰尼的大转型3
mujun 发表于 2010-02-07 23:07:43
波兰尼自己说啦,在资本主义兴起之前的经济生活多多少少还是从属于各种社会关系和价值观念的。在这之前的经济生活确实有 “人为”的痕迹,但经济交换本身并非最本质的动因,还有很多其他的动因是超越经济交换,或者起码不能简单归约到经济交换这个领域中去的。但是一旦自发的自由市场成为一种信仰,旁的社会关系啊,价值啊,文化啊,全都顾不上了。波兰尼说这个过程反自然,我以为并没有错。资本主义难道不反自然吗?中国人以前还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这种朴素的环保主义的想法,我想应当是广泛地存在于世界各种传统文化中的。真等到资本积累的逻辑卷土而来,环保还能算上哪根葱?反自然难道不能说它不对吗?

“伪商品”只是一个用来叙述大转型的概念工具。人类商品化自然和人类自己的行为一直在发生,但是到了某一个时刻这个过程明显加快,而且变得有点不受人控制了。这个过程产生了一系列或者好或者不好,或者说不清好坏的结果,让身处那个时代的人心里都感受到一点不舒服,驱动他们去解释或者仅仅是描述这些事情。好比马克思说人的异化,也不是从资本主义社会开始的。但是用人的异化来说资本主义社会的很多问题又似乎来得极其透彻。再好比涂尔干要讲社会解体社会失范,而韦伯讲科层制理性化,多少都是在说那个让人有点不太舒服的大转型。布洛维曾经写文章把波兰尼归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学之下,有点随便抓壮丁的意思。其实波兰尼和韦伯那个institutional differentiation更接近一点。

至于说波兰尼的理论小众,这个不是挺正常的吗?有哪个社会学理论特别大众吗?有哪个社会学家特别大众吗?(马克思?)我觉得想要理解现在的世界,肯定还是先得理解资本运作的逻辑,而不是社会学家经常说的那些逻辑。社会学家研究的对象以及他们提问的方式决定了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小众的人,小众就小众吧,小众的东西有的时候也是需要的,无所谓啦。

至于“上帝第一推动”这个说法,简直就是欠抽。发达国家今天的发达也许会让某些人认为当初的暴力和血腥都是发展的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只要推好了,将来就前途一片光明灿烂,至于圈地运动的羊吃人,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了。置身其外的人如今冷静地谈着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却不曾尝试着去体会当时的痛苦曾经在好几代人身上蔓延。波兰尼写斯品汉姆兰接济穷人计划的破产,也写后来的政府为了强迫失地农民接收极低的工资成为“自由”的劳动力甚至不惜犯罪化这批人。人类社会总不见得只剩下一个“实现自主的自由市场经济”这一个目标了吧。为了这个“第一推动”,谁借着什么干了点什么,总是要翻出来说说清楚的,毕竟社会的发展不仅仅是效率的问题,还是正义和自由的问题。

更何况,如今这些个问题都还在啊,只不过移到墨西哥、印度那些国家去了,而且很不幸,这些国家不能通过扩张来解决问题。中国跑非洲去挖了点能源,做了点大项目赚了点钱,一张后殖民的标签啪就贴了上来。波兰尼写东西方的差别的时候,说西方能够通过扩张部分解决问题,而东方因为被殖民,没有独立自主的国家,很难保护自己的社会。估计是料想不到如今的情势会变得如此微妙的。

beep:
较真的继续讨论下:)

首先,你可能误解了我“反自然”的意思。我前面说“反自然”不是"anti-nature" "anti-evironment",而是“unnatural",或者”abnormal"的意思。我是说,polanyi似乎认为这个大转型是人类历史上挺突兀挺特别挺不符合正常发展逻辑的事情,所以才用了“伪商品”这种强烈的字眼去强调其“不自然”“不正常”的感觉。所以我推断他心目中,食品和丝绸作为商品是“自然”的,而“劳动”“土地”“货币”作为商品是“不自然的”。他所研究的历史时代的确恨很多的令人不舒服的地方,很多产生焦虑的地方,而他所研究的英国又恰好是在这一时代大规模的发生了他所谓这些伪商品的商品化。所以他在里面建造了一个因果联系,认为很大程度上是伪商品化带来了这大转型中的种种令人焦虑的东西。

我坚持认为这个因果关系没有那么强烈。因为我们现在的观察要比polanyi多一个对照组,中国历史。中国历史上的polanyi式伪商品化比英国要早好多好多年,土地买卖,矿山买卖,劳动雇佣,这在中国漫长的后贵族化中央集权时代已是普遍现象──但是正如大家常说的,中国迟迟没有发展出资本主义,所以中国传统社会的焦虑并不是资本主义式的。所以我们至少观察到一个样本,这个样本里,伪商品化和资本主义式不安焦虑被decouple了。

(我读韦伯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受。科层,理性化,去魅,这些东西在中国实现的都很早,中国的社会组织形态早早的迈入了西方视野中的“现代”模式,可是中国的经济形态却并没有比它的封建制时代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又是一个对经典因果的decoupling)

作为一个25岁以后才半路出家读社科的中国人,我接受中国历史比接受西方社会学理论要早,所以可能先入为主吧,我并不觉得中国历史是理论视野中的例外。相反,如果说例外,我毋宁说西欧历史是我心目中的普遍理论的一个例外。:)

我觉得你这句话很重要:“伪商品化是用来叙述大转型的一个概念工具”。我觉得我们的分歧可能就在这里。我理解polanyi是把伪商品化作为一个“解释” 工具,而不是“叙述”工具。“叙述”工具是不要求因果解释力的,A发生了,伴随着,B也发生了,这就够了。“解释”工具却是要求因果联系的。如果拿因果联系来要求,伪商品化这个概念,对资本主义兴起及其破坏性的解读,我觉得就没有马克思和韦伯的概念那么强大。这就是我对他不太满意的地方。

我并不是在贬低“描述”的价值,认为只有“解释”才是有意义的。事实上我自己最想做的就是描述的工作。我体会polanyi写这本书的本意也不是向世人宣称自己发现了一个多么强大普适的解释框架──他更有可能是把这本书当作一本历史书写的,他并没有想到某些后人会把他的那几个名词理论化到那么一个高度。是的,我觉得他更多是作为EP Tompson的同道受到我的敬仰,而不是作为马克思的同道:)

我一直很赞同你的一点是,作为今天的社会学研究者,我们首要的任务也许是发现和承认复杂性,而不是树立和验证什么简洁的理论解释框架。你有关中国都市运动细节动态的无数描述都反反复复的申明了这一点,我非常非常喜欢:)
129 有用
2 没用
大转型 大转型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大转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转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