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说八卦,不议其他

润物无声
2010-09-16 看过
初识毛姆,是在他的小说《月亮和六便士》中。那时我总是认为,作者是个对艺术和文学领悟极深的文艺大叔,外表最好威严中带有那么点小颓废,这样才别有味道,否则他也创造不出在这个时代看来仍然是如此震动的代表自由和反抗的主人公。在后,拜朋友赠书所赐,我读到了这本《毛姆读书随笔》,那时才赫然发现,一个人竟然可以做到在阳春白雪的艺术家和街边市井的说书人两个身份间自然的转换,真是我不能至的境界,可敬可叹!于是乎,毛姆大叔在我眼中的印象又起了变化:此刻他就像那稍带轻佻的英国绅士,面对沙龙上一群衣冠楚楚的宾客,在一片云吞雾绕中缓缓的说起他的异见。当然,他内心还带着那么点得意:才不管对面坐的是哪些道貌岸然,自恃清高的文学家,只要自己说的高兴,那就成了!

咳咳,差点忘了本文的主旨,既然说到八卦,那么没有爆料怎么可以呢?在书中,毛姆对一些作家和作品热情洋溢的表达了自己的赞美之情。他说,“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小说!在所有伟大小说家中,最伟大的是巴尔扎克!如果用一棵树来表示美国文学的家谱的话,粗壮的树刚就是辉煌的,无畏的和独创的瓦尔特.惠斯曼!”注意到了吗,作者从来不用“最….之一”的恶心语法,他在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是如此干脆和直白。此外,作者似乎有一种天生的感召力和表述力。要知道,要引发一个陌生的读者的兴趣,去重新阅读这些大部头的经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既要表现的不咄咄逼人,这样读者才愿意接纳你的意见;同时在某些时刻,他又必须带有强迫症的暗示你,嘿,你再不读这本书你的损失可大了!要在文字间孕育这样的主旨,需要作者本人拥有极强的文字驾驭能力和极佳的节奏控制感觉。在我看来,这也是文学大师才能表现出来的,让读者极其享受的读书的乐趣所在。

当然,既然作者会表现自己的赞美之情,于此相对的,作者也会时不时的冒出点坏点子,来嘲讽,讥笑一下某些作家。譬如在介绍福楼拜的那节的结尾,他却提起福楼拜最爱的女人成了疯子;可怜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写《罪与罚》的时候是多么的穷困潦倒,被赌博的欲望给蒙晕了眼;司汤达竟然在半百之年仍然四处求爱,也活该他被拒(后面半句是我YY的)。大概是我对英国文人存在偏见吧(我最喜欢的英国绅士的形象是福尔摩斯),虽然作者想在描述作家生平的时候做到用笔尽量的客观和平实,但我始终有个不好的想法,老是觉得英国绅士骨子里都埋藏了点邪恶的,作恶的基因。于是我总是会去想象,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刻,毛姆是不是心里都偷偷乐开了花?或者套用一句网络词汇来说,是不是作者就差告诉读者:你没想到吧,这个文豪还会给SB织毛衣啊!

看完了八卦的文字,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虽然毛姆处于20世纪,可那时还没有“谷歌”和“维基”等好用的搜索工具,那他是怎么知道这么多八卦的呢?想来想去,我只能相信毛姆本人是个无比热爱读书的书虫。那个时代只有阅读许许多多的作家生平资料,亦或报纸和杂志上的评论,才有可能做到对大文豪的生平如此熟悉啊。不过话说回来,如今英国的“基佬”文化如此盛行,我不得不怀疑那时的毛姆是不是觉得人生特别的孤单和寂寞,因此想在历史的长河中寻找自己的soulmate呢?这个也算我对作者的一次不带恶意的小小的八卦吧。

这本书的第一篇《读书是一种享受》中,毛姆说到,“我床头,则放着既可以随便从哪里开始读,又可以随便读到哪里都能放得下的书。可惜的是,这样的书非常少见。”读完此书,我心悦诚服的以为,这本《毛姆读书随想》完全属于这种少见的书籍的范畴。此刻,我正想象着,要是毛姆知道我说了这话,会不会在心里洋洋得意起来。
4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毛姆读书随笔的更多书评

推荐毛姆读书随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