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主观

梦见黄药师
2010-09-09 看过
郭沫若有句话说的没错,历史就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二十四史加清史稿,虽说是正史,可到底也是人写的,当权者的意识形态体系和写前朝史的作者本身的态度也是极大程度影响了历史人物的形象问题。所以客观的历史观真的很重要,可惜在这本书中,作者谈论到武则天和唐玄宗两位极其重要的唐代君主时个人主观情感因素似乎颇为明显。

在“武则天真相”这一章里,开头那一段描述关于自己因何动笔写这篇文章的缘由里不难看出作者自身经历原因而导致对“四-人-帮”的厌恶,并颇有“恨”屋及乌之意。郭沫若为何推崇武则天或者有个人原因,“四-人-帮”利用武则天的形象的政治意图更是昭然若揭。或许这些过分推崇都是不客观的,但作者在动笔时已经远离了那个疯狂的年代,可安心做学问了,为什么对武则天的评述还是如此的主观偏激?通篇看下来,作者对武则天这个千年之前的古人似乎挺愤慨,再一对比他对明显有着巨大政治过失的李隆基的积极评述,实在叫人困惑。

把个人情感和喜好揉杂在历史评论中,尽管对任何人都难以避免,却是著书之大忌,读者之大憾。本来这类比较考究的评论性杂文就不多,难得在书店看到,是很高兴的,读下来却高兴不起来。尽管读者的确学问很大,底子很厚,前几篇关于李世民经略山东的文章还是很不错的。

对于我们这种没能亲历历史的人,也惟有从百家书中寻觅点线索。对汉史有兴趣,查阅典籍,史学家对文皇帝都可谓推崇不已,尤其是司马迁,把孝文皇帝的形象推到顶了,大概也是间接表达对孝武皇帝种种政策的不满。受此影响,一直以为也认为文景之治实乃封建时代的亮点。后来又看了更多书籍,有关于文皇帝对邓通的专宠,对贾谊的弃用,更有李义山那句“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才开始渐渐有了更为全面的看法。所以我想,任何一个热爱历史,读百家书的人都应该有一个相对客观的历史观,假如心底有了对历史人物的主观看法,那再多的学问也可惜了。

作者已经作古,出于对作者的尊重,并不想说太多,只期待以后会有更多的不带个人经历影响的学者出书立著,让我们小小读者能体会到他们高山仰止的学问。
2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唐史十二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史十二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