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共(布)的冷笑话

然犀
2010-09-09 看过
十月革命后,为了建立“真空”社会,使自己政策能毫无阻碍地出台实施,以列宁和托洛茨基为首的布尔什维克独揽政权,开始清洗曾是同一战壕的其他左翼政党分子。1922年的“哲学船”事件是俄共(布)最后一个清理党外异议人士的大动作,之后的苏维埃“敌人”更多来自内部,而曾经全力支持该行动的托洛茨基、季诺维耶夫和布哈林等一一在内部大清洗中落网,不过这是后话了。

“哲学船事件”是一次驱逐行动,实际约120名的俄国哲学界和其他学科领域的声名显赫的知识分子“被乘坐”两艘德国船出境,从此永别故土,客死他乡。其中比较知名的知识分子有:别尔嘉耶夫、索罗金、扎米亚金……事件的策划由列宁担纲,但托洛茨基解释了他们的逻辑:“这是具有布尔什维克特色的人道主义……我们驱逐的人士在政治上本来就无足轻重,但他们是我们可能的敌人手中潜在的武器。在军事状况复杂化……的新形势下,所有这些不调和又不悔改的人士就将成为敌人的军事政治间谍,而我们将不得不按照战争法枪毙他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现在,在和平时期,预先驱逐是一种预防性的人道主义……”历史荒谬地证明了,托洛茨基是对的,这一措施仁慈且人道,无论是对驱逐者本人,还是对俄罗斯或世界文化,无论是与俄罗斯其他知识分子的遭遇相比,还是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遭遇相比,额,不过这又是后话了。


冷笑话

1、当苏维埃政权向德国申请为被驱逐者办集体签证时,德国拒绝了,大臣维尔特说:德国不是西伯利亚……但如果学者们自己请求发放签证,德国很乐意热情接待他们。

2、学者们填写的表格中,有这么一栏:您被捕过吗?如果没有,为什么?

3、社会学家索罗金在回忆录里写到:在共产主义社会一切都应当是自然的,而我们住所的温度确实是自然的,主要靠我们的呼吸供暖。我们有燃料票,但他们没有燃料。那时彼得格勒的供水系统瘫痪,水也被伤寒和其他危险病菌污染,没烧开的水一滴都不能喝。1919年最珍贵的礼物是生火用的木材。至于卫生条件,那简直没法用正常的人类语言来形容。天气非常寒冷,房子里所有的水管都爆裂了,上面几层楼甚至厕所的排水箱和水龙头都坏了。“这就是共产”,——来给我们修水管的管道工说。

4、1919年冬天,因为政治恐怖、自杀和饥荒、伤寒、流感、肺炎、霍乱的流行,苏维埃俄罗斯人口缩减了一千一百万,彼得堡大学校长施姆科维奇在一次教师会议上说:“先生们,我诚恳地请求你们不要那么快死。你们去另一个世界,给自己找到安宁了,但给我们造成多少麻烦啊。你们知道吗,要给你们保证棺材有多么困难,找一匹运你们遗体的马匹多麻烦,为了你们的安宁掘一个墓多贵呀。请首先想想自己的同事,争取尽可能地拖延时间吧!”
随后,《真理报》发了一篇热情颂扬共产主义的建设性能量的社论,文章主题是:政府决定修建一座世界最大的火葬场。

5、俄共(布)领导季诺维也夫在1921年初的一次工人集会上问道:“同志们,你们还能说出世界上哪个国家像我们苏维埃俄罗斯这样,政府给劳动者提供食品、衣服和住处,而且都是免费的吗?”
“我能”人群中一个声音嚷道:“在沙俄服苦役,食物、衣服和住处都是免费的,和我们的共产主义社会一样。只是东西更好一些。”
48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哲学船事件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船事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