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书评]这个世界上的好人--王甜

程门落雪
2010-09-09 看过
我扶着老张朝医院走去。天擦黑儿,路灯已星星点点亮起来,风毫不容情地扫过地面上两条细瘦的人影。我停住步子,老张也跟着停住,我给他把捂住脖子的围巾紧了紧,他一动不动地配合我的照顾。有两个陌生人路过,都掠过羡慕的眼光。
我们在这种眼光下过了一辈子。隔壁齐大姐从年轻时就夸我们:两个人可真是好啊,他是好人,你也是好人,脸都不红一下!在她看来,她的丈夫是不够好的,打牌输了要喝酒,喝醉了回来就闹事,两口子一吵起来,一层楼都不得安宁。
老张就从不打牌,也不喝酒,话都很少说,是个严于律己的人———在那个年代这是很不错的丈夫人选,所以我们接触不久就在双方父母催促下把婚事办了。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仿佛从来没有恋爱这一段。忙忙碌碌的婚事之后,平平淡淡的婚姻生活才开了头。我买菜、打毛衣,他洗衣服、做饭,过得合情合理,没有什么理由说它不好。傍晚,锅里咕嘟咕嘟煮着白菜肉汤,带了肉香的白雾飘浮着。我肚子饿了,心里也有了饿的感觉,空落落的。我转过头,他正在看今天的晚报,我突然问:结婚之前,你有没有谈过恋爱?他下意识地说:没有。我心里一冷:果然他也有这种感觉!他见我脸冷下来,又磨磨蹭蹭地说:你听到啥了?是这样……以前同村有个闺女对我有点好,但是我进厂子里了,早就没见面了……
我不耐烦地回过头:真是没救了。
没救了。医生也这么说了。他是在医院走廊上悄悄地跟我说的,站在我身边的齐大姐一听哭起来:他是个好人哪!齐大姐带着哭腔冲我喊:去找九绍!快去找九绍!我却坐在走廊的坐椅上一动不动。大家都以为有了九绍什么事都可以解决,可我的一生,所有麻烦都是从九绍开始的。我不想见他,尤其是这个时候,令我对老张的愧疚沉渣泛起:他的出现总是提醒着我不是个好女人。九绍是老张的棋友。我最初的感觉就是他和老张不一样,性情开朗,说话声音挺响亮,又热心,邻里之间有什么难事儿了,招呼一声,他马上利利索索地上门服务,落下个好口碑。在楼里,一出事总是有人说:去找九绍!就是这样一个九绍,却和老张建立起长年的友谊,隔三岔五地到我们家来下象棋,一下就到深夜。
我一直没有看懂他们的棋,却渐渐看懂了九绍的眼睛,也悟出了他与老张下棋的醉翁之意和良苦用心。那真是一种醉人的感觉,当你知道有一个人心里装着你,浑身都酥酥的。再往后……有谁说过,女人的世界很小,容不下第二个人?意识到这点时,九绍在我心里已经代替了老张的位置。在许多的日子里,我打着毛衣守着丈夫,而心里却守着他的对手。我们从没有正正式式说过什么话,而彼此内心却光亮透明,偶尔有片刻的眼光闪过——只有这些不经意的零落的眼光,成为这场苦恋的证明。我们恪守着这个秘密,装得若无其事。在幻想中却有无数次的幽会与私奔……想一想也是害怕的!
有一天,九绍的媳妇儿秋红来了。我在意外之余不得不格外留心她——是个秀丽的小家碧玉样的女人,脸上带着朴实的红晕,一坐下来便贤惠地接过毛衣帮我打起来。在我虚伪的邀请下,她从那以后几乎和九绍同时来了,带了自己的手工活计,与我互通有无。两个女人各自守着自己的男人,做着永远也做不完的活计,时间就这样消磨下去。
终于有了一个机会。九绍一个人来时,老张开会去了。他坐在桌前手里摆弄着棋子儿,眼睛也不看我,没有说话,静悄悄地却像有许多嘴巴张着。我没有要他一句话,是他自己沉不住气了,他那样爽朗的一个人,一定是要说点什么的。他说了,脸侧对着我——嫂子……老张是个好人,秋红也是个好人,要对得住他们,我们……忍着吧……我依旧没有说话,手里不停地打着毛衣,泪却涌上来了。他还是和老张一样的人,是好人!一辈子都是……
儿女都大了,纷纷离开了家。我还是我,他还是他,但是都老了。老张现在躺在病床上,也老了。他去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身边,窗外雪落无声。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说:有一件事,你和九绍……要原谅我……他知道的!他原来是知道的!
秋红……就是以前对我好的那个闺女……我们一直很要好……你和九绍是好人,我们不能对不住你们……真的,我和她手都没拉过……
他说完,一生的重负都卸下来似的,轻松地偏过头,去了。



在最后一回里,世钧也仍然是这般好,他有妻有儿有女,他不能。看到瑾哥出现了,我不禁眼睛湿润了。曼桢太苦了,张似乎对解放抱了无限的希望。世钧和翠芝,曼桢和慕瑾,他们都是兄妹,这似乎也是宿命。引文与十八春很远,我只是莫名地想起,这个世界上的好人。
0 有用
0 没用
十八春 十八春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八春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八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