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lyra-α
2010-09-05 看过
我相信,随着不断回答孩子们的召唤,我们会见到自己微薄的力量在他们身上产生奇迹。创造奇迹的不是我们,而是生命力本身。然而,如果没有这些对召唤的应答,奇迹还会发生吗?是孩子们检验、证实了我们的力量,让我们的力量随着他们生长。
上一段话是我自己的。这本书中有些话与我作为老师的体验深深共鸣,因此也非常打动我。下面是一些摘录。

我们与他们的出生、发展和成长都有关系。我们对孩子的责任使我们服从于或者说依赖他们——我们体验到孩子对我们的请求就像对我们发出的强迫性命令一样。孩子们向我们展示了我们有能力使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使我们共同拥有的世界成为什么样子。

在孩子的召唤中还有一种我们听到的更根本的声音。我们体验到这是一种力量。这是这个孩子所拥有的征服那位能“听到”的人的力量。

“这儿,拿着我的手!”“来吧,我来指给你这个世界。去那个既是你的世界,也是我的世界的道路。我知道做孩子的滋味,因为我去过你现在去的地方。我曾经也是孩子。”

但是,人最终必须走出孩提时代的世界。我的成人世界变成了对孩子的一种邀请、召唤。带路意味着率先走在前面。因为我走在前面,你就可以相信我,因为我已经探试了前面的道路。我是过来人。我现在知道了走向长大成人和创造你自己的世界的道路中的收获和种种陷阱。尽管我率先走过去并不能保证你的成功(因为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冒险和危险的),但是在教育学关系中,有一种更基本的承诺: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这儿。你可以相信我。

职业教育者,老师是如何于他将要发生教育学关系的孩子相遇的呢?这里又与情人和朋友不一样,老师不是选择学生。又与父母不一样,孩子不是好像神的安排被赐予给老师的。……而是,非常简单地,当孩子出现在教室里时老师与他相见。但是,这种相见也蕴含了某种教育学的爱的可能性。它能将老师转变成一位真正的教育者。老师与全班的同学见了面,马丁·布伯说,于是从这个情境中我们就可以识别现代教育者的“伟大”之处。“当学校的老师第一次走进教室的时候,他看到他们都在那儿,随意地,一组一组地坐在课桌间:他看到身材高大的和个子矮小的,面目粗犷的和眉清目秀的;他看到了表情阴沉的和气宇轩昂的,身材匀称的和身体畸形的——好像他们是创造的代表”,布伯说,“而且,他的眼神,教育者的眼神,拥抱了他们所有的人,并把他们看到眼里。”

希望给我们的是一个简单的宣言:“我不会放弃对你的希望的。我知道你可以造就你自己的生活。”因此,希望指的是那些给了我们对孩子的发展的各种可能性的耐心和忍耐,信念和信任。体验到我们信任的孩子由此而受到激励,对自己充满了信任。
2 有用
1 没用
教学机智 教学机智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教学机智的更多书评

推荐教学机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