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笑小说 毒笑小说 7.8分

《毒笑小说》——短篇的创意、讽刺的艺术

欧阳杼
2010-09-04 看过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短篇并不比长篇好写。要在短短的篇幅中挥洒自己的创意,本身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前人已经写过那么多短篇,题材创意之类的都写得差不多了,今人想再写难度又大了许多。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新的题材肯定会层出不穷,所以新人也并非全无机会,反而该说新人机会很多,只看自己是否能够发掘出创意。但是就短篇而言,还要再进一步考虑小说之外的情况:作家为了谋生也有可能敷衍的,不去认真构思布局篇章,随便想到一个点子,然后按部就班地写成短篇,刊登出去换回稿费。
《毒笑小说》成书的时候,东野还在为生存而挣扎,因此把这本书说成东野的糊口之作亦不为过。不过与《黑笑小说》中东野满腹辛酸的夫子自道相比,《毒笑小说》里的东野没有怨气,反倒充满了朝气。就算不情愿地承认当中有东野的敷衍之作,但这十二个短篇小说仍然各具特色,都包含了自己的创意,而这种创意,大多是用讽刺的手法来实现的。《绑架天国》中讽刺了现时的教育制度,《程序警察》讽刺了程序化时代的非人性做法,《本格推理周边鉴定秀》则回到《名侦探守则》的老路子,对推理小说本身进行讽刺。在《名侦探的守则》中大出风头的天下一大五郎也在这个短篇中以背景的形式登场,喜欢的读者自然不可错过。
讽刺有明嘲和暗讽,这本短篇集里两种风格都有。《绑架天国》里的那些老头子对教育制度的讽刺是明嘲,而《本格推理周边鉴定秀》里面提到的钞票凶器则是暗讽。不过一篇篇看下去,便会发现东野的讽刺方式已经从明目张胆慢慢变为不动声色,似乎他已经越来越熟稔讽刺的艺术,不需要直接跳出来抨击,只需在字里行间稍稍夸张一下,便可达到十成的讽刺效果。
讽刺需要敏锐的观察力和对生活的幽默感,而短篇则需要灵光一闪的创意。东野的能力就在于,就算是糊口之作,你也能从中看到他的创意,也许有的创意并不太适合写成短篇,或者这些短篇写出来不是那么出色,但东野的这些短篇,都有灵魂在内的,或许创意就来自于他平时生活的喜怒哀乐。也许是邻居家被现时教育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小孩、也许是出门办事却碰上的无可奈何的烦琐流程、也许是看推理小说时忍不住想狠狠吐槽的心情、也许是周围家庭主妇在一起互相攀比暗斗的情景……东野的目光无疑是敏锐的,但他并没有把这些生活场景亦步亦趋地描写下来,而是进行了自己的艺术加工,把现实拉到极致,便是讽刺。
那么,他为什么要讽刺?东野并不是不写正经的小说,他很多长篇小说都在用严肃的笔法探讨对社会的看法,比如《单恋》和《信》。可是一个人正经惯了,多半也会找写其它途径来发泄一下,所以才有了《超·杀人事件》,才有了“三笑”系列。这个世界上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那种在正经小说里想说又说不出口的话,统统写成短篇小说,让东野的另一面也展示在读者面前——不,一起展示的还有光怪陆离的题材,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笑点,可以让我们恶毒地笑。
21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毒笑小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毒笑小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