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凿空》插图而作

碎岁
2010-09-02 看过

携笔的游侠 ——扎扎其人其画 文/碎岁 这是一位侠客。在这个时代,我们已经很少能看到一个人还能保持这样的刚烈勇猛,当你走近这个叫扎扎的青年画家,你会被他那强大的气场所冲激,他出言果决、多用短句,动作硬朗、不顾其余,显得没有耐心,但又定力十足。扎扎,一位性格人物,在这个艺术家越来越弱不禁风的时代,他的强硬显得不合时宜。你会觉得,他更应该是位侠客,不应该是位画家,而现在,我们只能说他是一位带着画笔的游侠。——显然,他有他的自信,但在这自信的背后,他又有他的紧张,这种紧张来自他的某种坚持与抗拒。

这时应该看看扎扎的画了,也许它们会给这种紧张关系带来一些源流解释。试举一例,扎扎为著名作家刘亮程先生的长篇小说《凿空》所作的新疆风情画系列插图,雾锁蒙胧之中,又不失细腻熨贴,每一笔都带着新疆人平凡生活那难以退烧的深情与苍凉,从布局到的择物,每一景都折射着画家对时代巨变与寒微人生的思考与关怀。显然,这种思谋、这种情怀不可能是心血来潮,它需要作者多年的积累与沉淀,而这当然要求作者的心灵在时代的水面下有足够的深潜功力。一面是雷火驰骤的游侠,一面是静心修为的画家,于是,这两种身份造成了扎扎的紧张,也造就了扎扎的实力与张力。

无论是与扎扎做朋友,还是赏读扎扎的作品,我们都需要时间,因为扎扎看似简单的表相下,藏了太多你意想不到的东西。个人曾想寻找一个词来概括扎扎的作品(当然这种想法永远都是徒费心力),最后我找到的较为满意的一个词是:记忆。扎扎的画,如同记忆一样,让你觉得如在眼前,却又永远看不清。他带给我们那种绵绵不绝的震撼与感动,也只有记忆带给我们过。看扎扎的画,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究竟要走多近,才能看清一幅画?

是的,需要多近?当个人嵌入历史,当问题涨裂社会,当远远近近的渴望与梦魇波涛滚雪一样涌到面前。我们需要扎扎这样的画家,需要扎扎这样的画。如果我们想要看得更清,我们要越过画布,去看画家的眼睛。

5 有用
1 没用
凿空 凿空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凿空的更多书评

推荐凿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