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树的人

愿无违
2010-08-27 看过
    相较动物的“向死而生”与水石的“有生无死”,合自然节气在生死轮回中死而复生的植物,是知生知死知天命的。这比未知生焉知死的人,多了不知几个世界。很多人是想做植物当一颗树的。“云门舞集”的林怀民,便总是让他的舞蹈在舞台上枝枝叶叶细碎的摇曳着,像棵缘生缘灭的树,他明白,“满天的枝叶正是乐趣的所在,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都是智慧的结晶。一段家常的对话,一片云,一个匆匆的背影,一首歌,蕴藏着某截时间里最珍贵的记忆,串起来便成一生。”李蕾亦是这么一棵活得认真的树,画着大圈小圈的年轮长成了主干枝桠,随冷暖枯荣自知的叶片却是文字。
    “原来人的身体里长着一棵树在,枝枝杈杈都有,被一颗露水显性出来,硬生生的。我就是不想做人了,也越来越不会做人,做人麻烦,得装,得压住心火,还得做人精、做人杰,永无止境。”既然没有桃花源,身为树便难免于横遭砍伐,“我不喜欢见人,他人是无底的黑洞。”但同时身为人的李蕾,又在树与人间摇摆不定,“一方面觉得自己孤僻敏感的性格难以与社会相处,一方面又时常燃烧起那种概念化的激动。直到三十岁之后,终于肯承认,做人是一桩最不靠谱的事儿。从来都有两个世界,一个世界制造身份,一个世界制造心灵。”但之前那纷纷的情与恨、怕与爱、孤寂与不放心实际上造成了她的自我砍伐,砍下的树木组成了这扇《妖祥门》,木门的纹理便是刀下的裂纹与年轮皱纹。
      没有雨打梨花深闭门,没有门掩黄昏,《妖祥门》洞开着的全是作者极不安生的卿卿心事,“这个门里除了个人还是个人,我常常提及的那些人、那些事,都是我这棵树上生出的叶子、开出的花朵,招引来的蜂蝶、引渡的风雨。”选择成了一棵树的李蕾,“感受大自然深沉的变化,一朵花在清晨开放的姿态,鸟飞翔起来羽毛怎样抖动,回想青春、童年,在异乡不期然的相遇,逐渐成为命运的努力,还有日渐临近的死亡等等。”她张开着敏感的神经末梢,触着流云和微风,亲人的梦境长成了树影,在昔日的来兮雨雪与往矣翠柳里,窃窃的欢喜与悲恸着。记忆的叶子与砍下的枝桠终究会腐败成新生年轮的养料,“成为我身体里的血、我骨头里的钙,我的目光和姿态”。这棵执于自我的生长节奏的树,在大家都睡去后,守望着照见自己的一轮明月,不让它丢失。这姿态与目光是她加冕为一棵树的仪式。(gyrb 郑)
1 有用
0 没用
妖祥门 妖祥门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妖祥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