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和“高俗”[

shouzhong
2010-08-23 看过
    最近媒体上都在说“低俗”。我刚看完了著名作家杨争光的《从两个蛋开始》,这是部写农村50年历史的长篇小说,可是低俗到家了!

       对“低俗”似乎还没有个权威的定义,但通常把对“人,食色性也”作过分殷勤、细腻的描写、渲染都归纳了进去。
       先看这“食”。杨作家花了大量笔墨写“胃”,写饿,写偷食——从公共食堂里的窝窝头到地里没有挖净的红薯,写放开肚子吃,乃至有人的胃像无意之中拉了环的手榴弹,爆了,而社员们竟然羡慕“胀死鬼”,说什么“憋死最多听一声响,一了百了,干脆利落;木刀子杀人,一下一下锯哩”。这不是“低级趣味”是什么呢?
        再说那“性”,杨作家简直是放开手脚,放肆地写,贯穿了全书。他怕读者看不懂,特地写了个“附记”,罗列了村人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极高的四个字词,加以注解。它们是“qiu”(字库无此字)、“屄”、“日”和“song"(字库无此字),由此可以想见杨作家是如何津津有味地描写着关于性的一切呀!
        可是说来奇怪,读完全书,读者没有半丝的”不洁之感“,而是油然地从心底里升腾起了一股子浩然正气;而这部小说从大陆到台湾,一版再版,我这次看的就是最新的修订版。作家写“食”,就是写的那历史大悲剧,从大跃进开始,经人民公社大食堂,到饿殍遍野告终。我们这代人几乎都有“勒紧裤带”和“放开肚子”的惨痛回忆呀,作家只是把这些漫画化了。至于作者写“性”,更包含了深刻的社会内容。比如写那个支部书记拎了个空油瓶去各家,让男人去打油,他就睡上了各家的床。这里没有半点的勉强。让我们看到了哪怕一个“小村长”都是如此地威霸一方——谁说“特权”是现在才有的呢!伟人去世,村里规定三个月里禁止娱乐活动,包括夫妻生活;还派了民兵巡夜检查。这里的描写近乎荒诞,然而从根本是写了我们的农民兄弟活得有多么卑微可怜,“庙堂之高”跟他们毫无关系,谁还笑得出来呢——那个年代城里人又比他们“高级”多少呢!
        所以我想,判断一部作品甚至判断一个人,实在是不能用表面因素来决定的。比如这部《从两个蛋开始》虽“俗”却不“低”,就像文学史上一些巨作,尽管有些细节很“低俗”,但就其反映社会生活的深度和广度来说,却是“高”得同时代其他作品难以望其项背的。外国的不说,郁达夫、郭沫若早期的小说都是如此,张爱玲的作品也属其列。
        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些作品,包括影视节目,他们看起来很“高”,“高”入云端,“高”得让人望而生畏,可是,是另一种“俗”,是“大俗”!常常在晚会上看到一些大型的歌舞节目,一个人唱,几十上百的人伴唱伴舞,舞台上又是升降机,又是钢丝牵引,鲜花铺满一地,热闹如游乐场,可唱来唱去,是那些永远的大话、套话、废话,就是没有一句老百姓的心里话。晚会散了,这些节目也“死”了。
       没有听过郭德纲,所以他“低俗”否我不知道。问朋友,他们对他也不感冒。所以即便他“低俗”,影响不大。我倒是很厌恶那些“高俗”的东西,因为郭德纲至少是自负盈亏,票价再高,也是有人愿打愿挨,而“高俗”的东西呢,对不起,打开电视,硬是往我们眼里耳里塞,而不管大家乐意不乐意,况且用黄金白银垒出来的“效果”,一分一分,花的还是我们老百姓的钱呀。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从两个蛋开始的更多书评

推荐从两个蛋开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