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正球先生譯本商榷几点

路德喵
2010-08-21 11:21:33 看过
昨夜研讀谷崎潤一郎相關著作及資料,讀了汪正球先生翻譯 《饒舌錄》 在第297頁《雪》這篇讀到如下文字:

我被京都三弦的餘韻所征服,是明治末年,確切地講始自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那年我頭一次來京都游覽,在三条萬家坊金子小姐的陪同下前往祇園的茶樓,……(中略),打那以後,過去了十四五年,不料想作為大震災的災民我舉家逃往關西,並定居在京都。

起先我看到「明治二十七年」,心中大喜,以為谷崎第一次去京都的年份可以確定無誤,這是他親筆寫的一手資料!但是比對谷崎年譜,那年他才8歲。只是個小學生。有沒有可能是大人帶他去京都?看《雪》這段文字描寫,說的完全是個「貪戀酒色之歡」的成年人,加上後文提到「過去了十四五年,不料想作為大震災的災民我舉家逃往關西」,從地震那年往前推個十多年,可以確定,谷崎說的京都之旅仍然是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那次。

而那年谷崎虛歲27歲,會不會是譯者把27歲誤認為明治二十七年呢?因為我手上沒有《雪》這篇的原文,無法比對,不知是原文有誤還是譯者譯錯。

文中提到「三条萬家坊金子小姐」,查谷崎潤一郎年譜:

4月22日,三条萬屋の若主人の金子竹次郎その他とともに花見小路の「菊水」で晩飯。

可知譯文「三条萬家坊」指的是「三条萬屋」,但是「金子小姐」卻錯了,應是三条萬屋的少主人金子竹次郎。

我猜谷崎原文可能寫成「金子さん」或「金子樣」,譯者誤把姓氏「金子」當成名字「金子」,於是翻譯成「金子小姐」。這確實是個大陷阱啊。

此外,汪譯將先斗町通、木屋町通翻譯成「先斗街」、「木屋街」,並沒有錯,但以我個人喜好,覺得還是依照原文就好。

以上幾點提出,尚待指证。
4 有用
0 没用
饶舌录 饶舌录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饶舌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饶舌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