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把你刺伤成诗

墙头马上Hao
2010-08-16 看过
一、

英国诗人W. H. Auden在悼念叶芝时写到,“疯狂的爱尔兰将你刺伤成诗(Mad Ireland hurt you into poetry)”。叶芝无疑是爱尔兰灵魂的浓重一页,在这个绿色的小岛上,我更愿意把叶芝诗歌的源动力解读为爱,是爱的踌躇,爱的纯净,爱的坚持,爱的痛楚。无望的爱总是给诗人带来无尽的伤痛,而诗歌,则注定是悲观浇注的花朵。

正如那首最广为流传的When you are old,道不尽人世间无数的爱情苦旅。爱你那朝圣者般的灵魂,爱你衰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爱情总是在单恋的哀伤中酝酿出最极致的悲观美学。这种无助感,贯穿于你我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好友曾送以为心仪的女生一本《苇间风》,并神情的向她朗诵《当你老去》。可那位不解风情的工科女,淡淡的回了一句:“哦,这样子,那就等我老了再来找我吧……”

二、

无法得到的爱,大抵是世间最为怅然的事情。少年时读金庸,印象最深的却是《白马啸西风》。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能有什么法子?远离了苏普和阿曼的笑语晏晏,白马带着李文秀回到了中原。“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可是她却依旧的那么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







...
显示全文
一、

英国诗人W. H. Auden在悼念叶芝时写到,“疯狂的爱尔兰将你刺伤成诗(Mad Ireland hurt you into poetry)”。叶芝无疑是爱尔兰灵魂的浓重一页,在这个绿色的小岛上,我更愿意把叶芝诗歌的源动力解读为爱,是爱的踌躇,爱的纯净,爱的坚持,爱的痛楚。无望的爱总是给诗人带来无尽的伤痛,而诗歌,则注定是悲观浇注的花朵。

正如那首最广为流传的When you are old,道不尽人世间无数的爱情苦旅。爱你那朝圣者般的灵魂,爱你衰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爱情总是在单恋的哀伤中酝酿出最极致的悲观美学。这种无助感,贯穿于你我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好友曾送以为心仪的女生一本《苇间风》,并神情的向她朗诵《当你老去》。可那位不解风情的工科女,淡淡的回了一句:“哦,这样子,那就等我老了再来找我吧……”

二、

无法得到的爱,大抵是世间最为怅然的事情。少年时读金庸,印象最深的却是《白马啸西风》。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能有什么法子?远离了苏普和阿曼的笑语晏晏,白马带着李文秀回到了中原。“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可是她却依旧的那么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这种感情上的无奈,同样是贯穿叶芝一生的纠结。在情感领域,叶芝人生大部分时间是失意。对于Maud Gonne的一见钟情,数次求婚受挫,和经年累月持久的爱慕,并不能给诗人带来满足的快乐,却给人们留下了无数的爱情诗歌。莎士比亚说,“爱情不过是一种疯病。”诗人,大抵是爱情中疯癫的人。那些经久传送的爱情诗,便在无法自拔的癫狂中熊熊燃烧起来。

诗人是对于人情世故看得最透彻,但是最不会为人处事的人。这注定了他们情感的历经磨难。诗歌的灵魂来源于对理想主义的坚守,而理想主义的诗人多半不擅长于而爱情这场游戏。我们的诗人,彷佛一位来自火星的男人,喃喃着火星语的诗句,结果应该只会收到好人卡一张。

虽然感情的一再受挫,但叶芝是如此的固执。彷佛彷佛Rober Browning的那首《你总有爱我的一天》。他把幼年留给了Sligo乡间的盖尔语区,把思索留给了凯尔特的传说,把戏剧的精力给了Abbey Theater,并遥思着印度,日本和拜占庭。除去爱尔兰独立运动和神秘主义,他脑海中一直被Maud Gonne这个女人牢牢占据。这种爱是如此的坎坷和纠结,哪怕得不到什么,叶芝的心灵则一直没有放弃在煎熬中坚守。于是有了《当你老了》、《他希望得到天堂中的锦绣》、《白鸟》、《和解》、《反对无价值的称赞》……

三、

诗人宿命般的悲情角色,彷佛一个被女生断然拒绝的男孩。然而男孩总是会被宽慰,然后在告诫下忘记这个女孩,并走向成熟与世故。诗人则在原地打转,拒绝任何自我的妥协。

于是我们经常听到小孩子就被这样告诫:
“你明知得不到却还喜欢她,这有什么用呢?”
“写诗有什么用呢?”
“这有什么用呢?”

于是乎,在那些仰望星空的日子之后,便再无理想主义,再无纯粹的情感,再无诗歌。

可是,究竟什么才是人生?

孩子们是得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他们可能听到的是:或许那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吧。于是,历尽世事,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终究发现一生的轨迹,无非只是花了一个圈,打了一个死结。才发现,这个世界大多数是无解的,生活的意义多数是没有用的。

四、

人生意义的无用性,正如那得不到的爱,是人类情感最无解的死结,我们只能无可奈何。只有诗人则将它打成蝴蝶结,哪怕并不能解开,但至少看上去养眼。在我们感受到若有若无和支离破碎时,诗歌就像翩翩飞舞的蝴蝶,温暖了人们在艰辛和困苦中的心灵。

而终究,这一切将在时间的洪流中平复。当你老去时,是两个人的相互扶持,还是一个人寂寞孤单,已不再那么的重要。在的炉火旁,白发苍苍的老人都可以尽情诉说生命和爱情的消逝。她也可以翻开一本诗集,重读当年收到的情诗。

那也可能是一本波德莱尔的诗集。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诗人如是说。



94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叶芝诗集(上中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叶芝诗集(上中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