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之后无高门

陈水-欠扁
2010-08-15 看过
一直以来,我心目中的台言高手不外乎几个:席大,于大,绿痕,唐瑄,以及后来忽然崛起的决明。

自己看言情小说的启蒙,是来自席大的作品,当年的自己,是小学五年级,看的第一本,是她的《今生只为你》,江青云和雷拓的故事,从那以后,开始了自己看言情小说的生涯,一直到现在,掐指算来,这样的岁月,已有十余载。

那时候,自己要是接触的其他作者的作品,也许,自己不会掉入这个世界。

席大作品的影响,对我是来说,是任何作家也无法带来的,无论是她作品下对爱情观的阐述,还是爱情的各种姿态的舒展,抑或是笔下各种人物的描写,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自己,而最重要的是,她的人物的塑造,让我当年有些孤僻的性子,变成后来的没有定性的野草。

自己学会吐槽,是在席大的作品中学来的;让我看到温存的童话,是席大赋予的。那个当年蹲在家门口,皱眉的表情足够吓哭一个小孩的自己,后来终于学会了对着他人调侃。

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由于一直没看到她下笔写耿凝霜和宋克棠的故事,于是在某日,姐妹的怂恿下,自己洋洋洒洒地写下了大段的悲摧的心情,末了是一句,大意是如果没写此两人故事的话,就拿着菜刀游去台湾将她大卸八块。就这样,将信寄去台湾。不知道那信她是否看到。后来,在若干年后,我看到了这两个人的故事,《陪你早餐》,小小的短篇,即使不甘,也算是满足了。

她是一个喜欢创新的人,无论是故事,还是人物的塑造,都非常有特色,并不会有重复。石无忌和苏幻儿的故事,不得不说,是现在流行的魂穿成风的始祖作品。

洛洛,孟冠人,雷拓,沈拓宇,柳寄悠,叶盼融......她笔下所有人物,这么多年,自己还清楚,他们的故事,鲜明得似乎可以在一瞬间跃然纸上。

席大的笔下的故事,是温暖的,也许有人说,她写的是童话,但我并不赞同这种童话,她的故事,比童话还要真实,也因为如此,才让我相信,她笔下的故事,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确实存在着。

席大色彩最艳的是王竞尧和何怜幽的故事,那是我认为的她唯一一部带有窒息感的故事,从此以后,黑色绝迹,回归她的温情小幽默的路线。我可以理解为《罂粟的情人》是她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该类作品的尝试。

至于那次的尝试是否成功,各人有各人的看法。

这么多年了,比起寄秋等人,她的作品并不多产,但每一本都是质量,每个故事,都是别致新颖的,你可以在现今很多原创或者台言的作品上,看到一些熟悉的席大的设定框架。夸张地说句,她对言情小说界后辈作家的影响,不是任何一个作家可以比拟的。

只是在近两年,当于晴的作品如同泛着陈香的酒,越来越让自己沉醉的时候,席大的作品,却是如同没有任何味道的白开水,逐渐归于平淡,甚至是平凡。


这样的退化,在《高门》一书中最为体现。至少,在这个作品里,我几乎看不到那些曾经温暖得可以上扬嘴角的爱情故事,看不到那些让人会心一笑的描写,而是大篇累赘的叙说所谓高门的文字,写爱情的故事,却几乎看不到爱情成型和飞翔的踪迹。我看完后,甚至不记得男主角是什么名字,女主角叫啥芳名,这绝对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而这样的无感竟然来自我最喜欢的席大笔下。


我不能将这样的归之为失望,自己甚至不想用失望这样的字眼归结给这个对我人生有重大影响的作家头上。

我只是希望,高门之后再无高门,这样的作品,这样的故事,不应该出自在言情界闯荡多年的席绢之手。我冀望,在未来的某个日子,能看到那个熟悉的席大的归来。



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成为你笔下那个躺在草地上,吟诵“随风独自凉”的淡然的女子,内心充盈,自成一个世界,不被他人,他物干扰。

你不是成妖的于晴,不是那个笔下可以覆盖一个王朝的绿痕,你仅仅是席绢,独一无二的席绢。




PS:

在现今大陆原创当道的言情小说界,晋江,起点,红袖,潇湘,四月天等站点涌现一大堆人,一大堆作品,晋江出品更是占据了近几年出版界的江山。

只是,质量参差不齐,有些作品能够出版更是让人侧目。我知道,存在即是理由。有些作品出版,必定是符合了某群人的口味。但自己还是无法接受。


在看到出版风盛行,写文好像流水一样的速度,小白文,宫斗文,耽美文,狗血文,穿越文......五花八门,层出不穷,而好文,又有几本?

如今,各大言情论坛,台言已经逐渐被大陆言创文覆盖,扫荡。我却是在多个夜晚,翻看那些老旧的台言,过把瘾。



6 有用
1 没用
高门 高门 6.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高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