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的阅读(未完成且待修改)

[已注销]
2010-08-13 看过
读书笔记
最早知道这本书是高中语文老师介绍的,那时我正向往隐居的生活,尤其是老师说到梭罗在自然中的生活,每年只需要工作几个星期就能养活自己,剩余的时间可以全部用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阅读的兴趣搁浅了,直到前几天才重新把书找出来。

《经济篇》部分
10.8.13第一次修改 肾小球同学提醒,补充两点:1、关于物质富裕而精神贫乏 2、劳动的美感 【】内为补充内容
10.8.16第二次修改 肾小球同学提醒,补充一点:梭罗关于如何评价古代宏伟建筑的看法 【】内为补充内容
==========================
这本书的译者序和豆瓣简介给我的印象是:梭罗是一个崇尚融入自然的隐士,是个孤僻的哲学家,是个远离并试图脱离世俗生活的学者。因此我变得不大想读这本书(如果有人和我恰恰相反,因为上述印象而想读这本书,我有必要奉劝他关掉我的这篇读笔),因为我确定唯心式的自由并非我想要的出路。但我耐着性子读下去,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将梭罗的形象变得孤高的那些评论家,要么是真的看不到阶级社会的现实,要么是有意掩盖,将他简单、平凡的发现变得玄奥,好掩盖阶级社会的现实。就像所有关心“国事”的人一样,对于统阶的政治游戏甚或种种阴谋、黑幕津津乐道,却对此起彼伏的工运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 “现代人的困境”
梭罗关心的是资本主义社会对人们生活的剥夺(这被评论家们含混的称为“现代人的困境”),人们是怎样在资本的泥沼中挣扎、受种种制度奴役的:“你们深陷在一个十分古老的泥沼中,拉丁文的所谓aes alienum——别人的铜币中……你们生了,死了,最后葬掉了;你们答应了明天偿清,又一个明天偿清,直到死在今天,而债务还未了结……”
他还指出看起来是进步的“生活条件改善”实际上是虚假的改良:“大部分的奢侈品,大部分的所谓生活的舒适,非但没有必要,而且对人类进步大有阻碍”、“只是对毫无改进的目标提供一些改进过的方法,其实这目标早就可以容易地到达的”。这被某些人误读为梭罗主张人类社会倒退回到刀耕火种的生产状态,或是向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实际上,资本社会是怎样奴役人类、又怎样阻碍人类进步的呢?
首先,“一个阶级的奢侈全靠另一个阶级的贫苦维持”。“主要出品是他们(劳动者)生产的;而他们自己也成了……一种主要产品”。
然后是所谓的“必需品”,有多少是出自人真实的需要?我们“不大考虑这些衣服的真实用处”,“我们崇拜时髦,她纺织,剪裁,全权处理”;我们“似乎从来没有想过,一座房屋算是什么,虽然……不该穷困,事实上却终身穷困了”。
时尚是“非人的权威”,主流的审美是社会意识的体现,美原本是人们的需求,在资本社会,立马就会有对应这种需求的商品出现,而且它要求这种需求变成永无餍足的、受商品支配的市场。即使没有需求也要制造需求,市场和消费者是受商品支配的。“商业诅咒它经营的一切事物,即使你经营天堂的福音,也摆脱不了商业对它的全部诅咒”。在这样的社会中,生产重交换价值胜过使用价值,“消费主义刺激下产品的样式取代实用功能成为主角,或产品单纯为表明社会地位而存在”(肾小球同学语)。人们在糊里糊涂的状态下对“必需品”、“新发明”趋之若鹜,“离开了严肃的事物”。
而“中产阶级”们的事业也是一团糟。那些忙忙碌碌的“奋斗”着的人,“一百个中间大约有九十七个是肯定要失败的”。农夫们几十年的工作只不过为了成为农场真正的主人,结果“那抵押权有时还超过了农场的原价,结果农场自身已成了一个大累赘”;商人也在苦苦挣扎,“儿子在研究亚当·斯密、李嘉图和萨伊,父亲却陷入了无法摆脱的债务中”。个人奋斗,成了一句无望成功的空话。
梭罗说自己“还绝对没有碰到过一个人正从事着建造自己住的房屋这样简单而自然的工作”,人们“根据制度逃避了人类必需的任何劳动,得到的只是可耻的、无益的空闲”。这是因为“我们是属于社会的”,一切劳动都按着分工的原则进行(“这种分工要分到什么程度为止?最后有什么结果?毫无疑问,别人可以来代替我们思想啰;可是如果他这么做是为了不让我自己思想,这就很不理想了”)。究其根源,在于“阶级社会使人脱离自然支配时用分工局限了人”(肾小球同学语)。

□ “自由的出路”?
不可否认,梭罗有着敏锐的社会观察力。他将自己在瓦尔登湖边的生活称作“我自己的实验”,不只是要为在社会中挣扎的人们(主要是在商务和债务中挣扎的小资产者们)探索一条出路。他在他的“实验”中发现,人只要不对物质丰盛过分贪求,则很容易养活自己,一年除了数个星期工作,剩余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或者说,真正的、好好的生活,【从而脱离物质富裕而精神贫苦的局面。因为即使是物质生活上相对富裕的小资产者,在消费主义盛行的社会中也要为维持当下“生活水平”、往着更高处爬而劳碌,一旦消除了为追逐“单纯表明社会地位”的“新产品”而“自愿”延长的劳动时间,可供发展精神财富的时间自然就充裕了。】这样,小资产者们清心寡欲、放弃了【物质上】相对奢侈的生活方式,一方面自己就能多出许多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另一方面也不再需要压榨底层劳动人民,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梭罗是赞美劳动而厌恶好逸恶劳者的。他对青年学生作出了建议:“(学生)应该多想一想;我主张他们不应该以生活为游戏,或仅仅以生活作研究,还要人类社会花高代价供养他们,他们应该自始至终,热忱地生活”。他认为学生不应该只学习课堂上教授的政治经济学,更应该学习“生活的经济学”。他的“实验”,正是自己动手劳动、自给自足。如果一定要说梭罗是个“自然主义者”,那么用劳动养活自己一定是他最具自然之美的创作。正如鲍狄埃诗中所写:“他目光炯炯,胳膊赤裸/劳动者从不玩弄阴谋诡计/他进行活动,襟怀坦白/他组织起来,自己靠自己。”】然而梭罗受限于自身的阶级,终究还是小资的(这也是《瓦尔登湖》所面向的读者群),正如肾小球同学指出:“作者自始至终的超然恰恰是因为绕开了所有制的问题,占有无主土地自给自足。”梭罗将无产者称为自己的兄弟,却又认为他们是“贫穷的少数人”;一方面说“自然应当去看看这个阶级的人(指工人阶级)”,另一方面又说“可是,不往远处扯开去,我只说说那些境遇还算中等的人吧”。他认为小资产者或者中产阶级才是社会的大多数,因此问题的解决要从中产阶级入手,这是与革命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分歧所在。【他蔑视为建筑金字塔付出一生精力的苦工,认为“替一个鲁钝的野心家造坟墓”不如“跳尼罗河淹死”,认为“国家不应该用高楼大厦来给它们自己树立起纪念碑”,而应该“用同样的劳力来琢凿自己的风度”;“虚荣是源泉”,消灭了国家的“虚荣”,苦力们也就不会受压榨了。同样的逻辑,他希望中产阶级放下虚荣,也就同样能够拯救他同情的无产者了(实际上无产者不需要同情)。】
他没有想过“是小地产支撑了他的生活观念”,一旦将这生活资料剥夺他将无处立足。或者说,这出路仅仅是给少数人预备的,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微不足道、无关痛痒,而不可能号召全体小资产者清心寡欲来摧毁“阻碍人类生活得更好、更老实”的“工厂制度”,建立一个理想社会。

本文在注意力非常不集中的情况下写成,难免有逻辑混乱和错误之处,欢迎指正。特别感谢肾小球同学,他是我的良师益友,帮助我理清阅读的思路,也为我扫了关于社会分工的基础知识的盲,参见
http://www.douban.com/note/85399638/
13 有用
7 没用
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瓦尔登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瓦尔登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