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进判卷

乌龙球
2010-08-09 看过
《儒林外史》如一出连轴大戏,各色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闹腾个不亦乐乎。而开首就是“二进”这对活宝,把场戏一上来就演得个风生水起。先是周进这个老童生,考到六十多岁,胡子花白,连个学也不曾进得——起名为“进”字怕不是作者故意?名为“进”而总“不进”,岂非尴尬煞人,郁闷煞人。范进亦如是。——每因此遭人轻视讥诮,后来更是馆也不得坐了,衣食无着,终于重压下心理崩溃,头撞号板,哭死过去。这也就罢了。周进后来在姊丈金有馀帮衬下,得捐监生入考中了功名,做了学官(妙在金有馀曾谓周进:老舅,莫怪我说你,这读书求功名的事,料想也是难了……时好个声口,未知周进当时作何想。不过金有馀到底不是胡屠户那般势利。其诚为周进平生第一贵人,一如周进之于范进也),于是带挈出来范进,一个“滥忠厚无用的好人”,也是考到五十多岁了不曾进学。其人“面黄肌瘦,花白胡子”,着一顶破毡帽,穿件单薄的麻布直裰在十二月的寒天里冻得乞乞缩缩,一副失意潦倒的可怜相。这点无疑给了周进颇深映像,激起他推己及人的同情心理——其实论起来,范进未必可怜过周进,毕竟周六十多岁尚未进学,贫而单身,而范不过五十余,且已婚娶。不过想想范进摊上胡屠户那样一个丈人,时常被连嘲带骂,又“一口啐在脸上”的,也很难说就比周幸运了,呵呵。——这自是范进的福音,他因一副倒霉衰相而走运。否则,碰到个喜好英俊外貌的主考官,比方说乾隆皇帝或者当代的小美眉们,那就毫无机会。除了周进,谁会有耐性把范进的卷子看第二遍?第一遍不是已经觉得文字荒谬,不知“都说的是些是么话”了吗,若加上不喜欢范进那种寒蹇容貌,心中深以为招那样子人进来是会有损大学形象的主考官阅卷,那范进一定下十八层地狱了,那得翻身机会。想来以往范进也没少在这地方吃过亏。不过这回他又遇上个以貌取人的,却是品味和众人相反。范进到底写了些甚文字,书中没有交待,只说周进看第二遍,觉得有些意思,再看第三遍时,“不觉叹息道:‘这样文字……是天地间之至文,真乃一字一珠……’”,简直惊为天人了。还说“可见世上糊涂试官不知屈杀了多少英才”。 天目山樵评周进判卷一节说:“总因自己吃过苦来,故能推己及人”;又说“恐怕别人做试官不肯看第三遍”,微露褒义,然则吴敬梓写此一节其意何在耶?

吴敬梓乃一深恨科举者,更“嫉时文士如仇”,而《外史》一书主旨之一即是冷嘲热讽,批判八股科举,其必不以褒科场中人为意。所以开首拈出“二进”来,令其同场师徒,且一迂一傻,彼此看着欢喜,正以状科举考试之不堪;且周进谓“世上多少糊涂试官……”云云,其实糊涂考官虽比比皆是,未必糊涂得过周进。同一篇文字,读来前后观感竟能大相径庭,判若霄壤,岂非咄咄怪事,可见八股衡文原无定则,几同儿戏。而此“二进”最后都“连中三元”了去,无疑表露出在作者心中科举考试诚荒谬可笑已极之态度。更递进一步说,周进虽迂腐有甚马二,其为人总算厚道,而范进不惟蠢,更蠢中还透着不厚道,却能傻人有傻福,可见世风日下,其颓状已是不可挽回的了。
4 有用
0 没用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儒林外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儒林外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