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云歌与孟珏结局的思考

雨夕霜晨
2010-08-04 看过
    关于云歌和孟珏的结局,桐华如是说——“其实,当云歌和孟珏的性格开始随着细节,告诉我越来越多时,我心里已经基本上明白他两在一起很难了。”话虽如此,仍让很多读者无法接受。也许大家都觉得云歌应该原谅孟珏的,起码如果我们是云歌,我们都会原谅孟珏。更何况,孟珏付出那么多,实在是应该有个好的结果。
    不过桐华说的对,两人的结局确实和两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为此,我把这部小说又看了一遍,并特意研究了每一个有孟珏细节描写的地方。

    孟珏从小就历经生死,受尽欺负,饱尝世态炎凉。所以他痛恨当权者和富有的人(甚至最初也认为云歌是伪善的),也鄙视自怨自艾不尝试改变的弱者。他不轻易相信别人,也不轻易表露自己。他把真实的自己包藏在温文尔雅的微笑下,那微笑是他迷惑人的武器,也是他自我保护的武器;而那被掩盖着的真实,实际是一个骄傲、冷酷、果决、城府深沉且有些许阴暗的灵魂。在事业上,他的事业心很重,而其目标就是踏入政坛成为人上人、翻云覆雨一展雄图。

    孟珏最初接近云歌,确是别有用心。也许早已情根深种但不自知,通过云歌去实现他的政治抱负才是他心里明明白白的目标。正如文中所说,“他安静地等着复仇的合适时机,安静地准备着一切,也许……在他心中,在他从不肯承认的某个角落里,也还在耐心地等待她的归来。”但是随着与云歌的深入接触,他发现了自己对她的感情。所以在山顶上孟珏说出的“绾发结同心”,是完全发自肺腑的真心实意。可惜不久后霍光就抓住了孟珏的把柄,企图置之于死地,孟珏不得不小心翼翼流连于霍成君。
    在此期间,孟珏应该是想过放弃云歌的。“如果是以前,一切都会很简单,他肯定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娶霍成君”。所以他一再尝试,也无数次想说服自己,甚至他抱了霍成君,还尝试过吻她。他一遍遍告诉自己“都是女人,闭上眼睛抱在怀里不都一样吗?况且只论容貌,霍成君并不比云歌差。”但是试过后方知情浓,浓到无法割舍,浓到他“不去走康庄大道,而要去过独木桥。”
    在云歌眼中,孟珏总是云遮雾绕、若即若离、忽远忽近。关心,不露痕迹;心痛,亦不露痕迹。云歌心系刘询为他难过为他着急,孟珏尽量客观冷静地去对待;云歌对孟珏误会重重,孟珏却也不多加解释。终于在掌中雪、月中虹后,两人拨开云雾见日出,许下婚约。可是在那段非常时期,却看见了孟珏对霍成君的暧昧举动,并发现了孟珏之前对自己的真假参半。这对于从小被捧在手心、对爱情有着纯美憧憬、从未了解过人心复杂的云歌而言,无疑是无法忍受的。所以,在小说的第一部结尾,她伤心离去。

    第二部情节铺开不久后,云歌原谅了许平君之前对她的种种猜忌和不信任,却仍未原谅孟珏。尽管那个一向打破牙和着血往肚里咽再痛再苦也不吭声习惯在黑暗中独自舔伤口的孟珏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云歌,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如你一般,平安、富足地长大。我每走一步,若不小心,结果不是走错路,而是万劫不复。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对’与‘错’判断,更多的人是在对错之间行走,譬如我对霍成君,刘弗陵对上官小妹,我们只能在现实面前选择。”聪明若云歌,只要稍加思索,就能了解孟珏当时的险境,也可知晓孟珏的牺牲(孟珏微笑着说:“侯爷(刘询)对我的事情了解几分?当日情形,换成你,也许已经是霍府娇客。”)。但是她却拒绝站在孟珏的立场去想,反驳道:“他(刘弗陵)和你不一样”。
    许孟又有何不同?刘孟有何不同?可以原谅许刘却不能原谅孟珏。与前者相比,孟珏只不过是把苦痛和爱都藏得更深一些而已。云歌“指了指身后的长安城”,尖刻地问孟珏,“你舍得那里吗?”她皱眉质疑:“孟珏,你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又玩什么阴谋?”从第一部感情受伤后,她就已经草率而蛮横地把孟珏的事业追求和计谋等同于汲汲钻营、阴谋连篇了。也就是从那时起,她的心不再为孟珏打开。
    恰如一句歌词,“如果你的心总是闭上耳朵,我说我爱你,你怎么能听得下去”。至此,孟珏挖心掏肺为云歌做的一切,云歌都不可能懂;孟珏放下骄傲舍弃自己追求多年的权利甚至生命的爱,云歌也不会珍视。她不晓得她允婚他不喜反怒如此骄傲的他怎么会屑于用这种手段来得到婚姻,她不晓得他情愿背负一辈子的恨也要让她活下去,她不晓得他看到她满背鞭痕时是怎样的心痛,她不晓得他愿以己身受她之痛,她不晓得他自称卑鄙无耻只是为了不让她继续追查抹茶的死而惹火上身,她不晓得雪山上他奄奄一息时她是支持他活下去的唯一力量,她不晓得他笑着喝下她递上的钩吻只是为了护她周全至死不忘她的安危,她不晓得他为了唤醒她竟肯吹另一个男人为她吹的曲子昼夜不息哪怕吐血不停,她不晓得她拼命擦拭的红渍其实是他的心头血,她不晓得她于他从来不是可有可无的附属品而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美好……

    错过的,曾经可以很美好的爱情,就这样错过了。

    作为读者,我们在为那个丰神如玉爱的公子心疼的同时,难免也为云歌的残忍和固执而痛心。云歌对爱情的要求太完美也太苛刻,她要爱人没有一丝阴暗、要爱人陪她闲云野鹤、要爱人对她毫无隐瞒和欺骗——是的,刘弗陵做到了,所以云歌爱他;孟珏开始没做到,所以云歌恨他;尽管后来愿意如此但是云歌再也不给他重新来过的机会。经历了那么多生生死死、经历了那么多波诡云异,她本该从一个童话里的公主脱胎成一个现实的凡人,至少学着去理解别人的苦衷,去体会那些曾经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的想法,去正视人生中的那些不得已。可惜她没有。她还放不下这个标准,也不肯为此做丝毫妥协。以至于她对孟珏的不谅解,近乎执念。
    至此,我也不得不赞同一些读者的说法——“当你书中的女主都被你带入了一条死胡同的时候,你可有想过,也许,不是角色的问题,而是你潜在的执念太深???”

    关于孟珏,我始终相信,最后的万箭穿心,只是他最终从这权力争斗的战场脱身的障眼避目之法。以他的心计,应是早已觉察和有所防备。
    关于云歌,我想知道,如果她若干年后了悟自己曾经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却未珍惜,会不会为孟珏心痛、为自己追悔莫及?希望她能现实一些,放下怨憎,学着包容和珍爱。只有这样,才能看见身边的幸福并抓住那些幸福。那时,她必然会走上母亲的旧路——像母亲四处寻访孟西漠一样,去找孟珏。

PS:这只是小说,所以错过一次就无法再回头。庆幸我们生活在现实中,庆幸人生赋予了我们无限的可能性,也庆幸我们身边有亲人朋友,允许我们犯错,并用大海般博大的胸襟宽容着我们。
73 有用
4 没用
云中歌3 云中歌3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云中歌3的更多书评

推荐云中歌3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