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了,窗亦开了。

[已注销]
2010-08-03 看过
对于小鱼仙倌,想是最近看的其他文之缘故,温婉柔和至斯之人,怕是有些难以料到的心机的。果不其然,诚然我不信他是骗了所有人乃至自己也信了,诚然我是真真信他对葡萄是动了心的。只是,看不见底的潭,并不是清且没有杂物,而是实在太深太深了。
对于凤凰,啧啧,实在是苦。不过这样一副上好皮相,到哪里都有他的追随者,也算是没有落到极苦的绝境了呢。最后还不是抱得葡萄归,甚好甚好。
扑哧君,唔,不如送予我吧,如此华丽的人物,若能相伴度日,真真是毫无烦恼呢。可惜呀可惜,我毕竟也不是葡萄那样的人物,也就不奢求了。
老胡,此人的看点可不就是和兔子的游击么。煞是有趣呀。
狐狸仙,果真是看得最清的,虽然后期没帮上什么,可就是这样,葡萄才能自个儿袒露心声的呢。且,原来凡人求取姻缘也真能由他手成真,不错不错。
葡萄,葡萄,你真真是幸福。苦,是苦,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如此深切,置之死地而后生,花好月圆,圆圆满满。

自来便有由爱生恨一说。
或因爱此人却因变故恨了此人。
或因爱此人却也只能恨了彼人。
当葡萄处心积虑了三年为的是诱惑凤凰而报仇之时,其实,已生了爱吧,爱之深,在凤凰死时,陨丹也生生被吐出。

感谢电线的后记。
同愿所有人,圆圆满满。

----------------------------------------------------------------------
不得不做的摘录。
----------------------------------------------------------------------


1.我这厢为自己的身量深以为耻,那厢乌鸦却已凌厉地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透,开口便叱问:“下立何方小妖?”
2.  我挣来挣去愣是挣不开这个狐狸仙的手,只好与它说那来龙去脉:“那凤凰烧焦了,落入花界……”
  “啧啧~落难公子。”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
  “我碰见了……”
  “啧啧~灵秀小童。”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
  “与他渡气……”
  “啧啧~肌肤之亲。”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
  “他醒转过来……”我转头瞧了瞧狐狸,见它眼汪汪地托腮瞅着我,我巴巴地回瞅它,瞅来瞅去,它终于按捺不住,“怎的不往下说了呢?”
  “我在等着你的‘啧啧’。”我坦然应道。
  它了悟地“啧啧。”了一声,我便继续往下,“后来,焦凤凰为报恩于我便将我带至天界。”
  “啧啧~情爱便是这样发芽的。”狐狸仙一脸高深摇头晃脑,忽地抚掌笑赞:“经典桥段,甚得我心。”
3.  世上万般故事,无非生、离、死、别。世人诸多牵扯,无非爱、恨、情、仇。
  缘何爱?因何恨?
  人皆道:最是怕情深缘浅、有缘无份。
4.  在一片迭声恭贺之中凤凰自座上起身,一步一步走至我面前,低头看着自小鱼仙倌手中拿过的凤翎,羽毛一般轻轻一笑,又将凤翎放入我的手心,“送出之物焉有收回之理……况,我遗失在锦觅仙子之处的又何止这区区一支凤翎?如若要归还,还请一并送返,不然……便索性一样也莫还……”
  凤凰遗失在我身上的不止这一支凤翎?
  我心中一跳,言下之意……莫非,莫非说的竟是那六百年灵力?
  是以,我一把攥紧那凤翎,坚定道:“不还!一样也不还!”刚刚才失了五千年灵力,可不能再丢六百年雪上加霜了。
  凤凰黄连一笑,悄然回身。
5.  他问我:“为什么……?”
  我说:“你知道。”
  他问我:“你可曾爱过我……?”
  我说:“从未。”
  我们说话的时候,很近,近到启口张合间唇瓣淡淡擦过……让我想起了那个午后,那许多个午后,云很淡,风很清……
  “爱,是什么?”我迷惘喃喃。
  然而,他却再无答言。
  我从来就不晓得什么是爱,只不过是读透了那一摞摞厚厚的话本,认真地拿捏揣摩,重复说着里面的台词,反复描摹里面的动作。我学会了脸红,学会了扭捏女儿态。
  谁来告诉 ,我学得好不好呢……?
6.  我付之一笑,黄金怎么比得过糖呢?我如今才晓得,糖是万能灵药。
  光阴变得很长很长,长得让人难以忍受,小鱼仙倌只要从公文之中一脱身便来与我作伴,但是,抚琴、下棋、修炼,再没一样能叫我提得起兴致,除了去一去忘川,我便将自己关在厢房里画画写字,一直画一直画,相信终有一日我可将这世上最后一张宣纸用尽……不晓得是不是耗尽了这世间所有横横竖竖的丝,我就可以断了心中的那段思?
  花开了,我就画花;  
  花谢了,我就画我自己;  
  你来了,我当然画你;  
  你走了,我就画一画回忆。 
7. 三个人,有两个是欢喜的,那么便是多数了,也算得是美满了吧?美满便是很好,圆满太难了,况且世上哪有这许多皆大欢喜……
    花开了,窗亦开了,却为何看不见你?
    看得见你,听得见你,却不能说爱你。
8.我婆娑着眼看他,水光朦胧,“我从一出生便被喂下了一种丹丸,唤做陨丹,至此,灭情绝爱……直到,那天我亲眼看着你魂飞魄散,方才一口吐出……我亦不知何时喜欢上你的……”我低声喃喃道,“或许,留梓池畔……或许,我诈死之时……又或许,你抱着宣纸对我回身一笑……或者仅是因为当年你那一句‘何方小妖?’我不清楚,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看见你受伤,我会很难过,难过到肺腑仿佛都被虫蛀……”
9. 不过一刹那而已,很短,很短。
    那道暗光没能射入魔尊的胸膛,而那掌红莲火亦没能烧至彼岸的天帝。
    我闷闷哼了一声,慢慢滑落,手心一道佛印金光四射……
    “锦觅!”
    依稀听见有人唤我,是谁呢?是凤凰你吗?如果是你,那真好。
    原来,我可以这么轻,轻得像一片迷路的羽毛,不知皈依何处。
    真的有来世吗?
    那么,我愿为一直振翅而飞的蝶,一滴渗透宣纸的墨,一粒随风远去的沙……
10.  “你怎么这么傻……太傻了……我以为我已经很傻……没有想到,你竟然比我更傻!”
  “为什么你这么傻?我教了你一百年,你什么多没学会,怎么独独将这痴傻给学去了?庸才!”
  “我一个人傻便够了,你怎么可以也这么傻?……你知道……我舍不得……”
  他这一翻傻子论听得我头晕眼花,不过他这般鄙夷傻子,却叫我莫名地生出一种愤慨,傻子哪里不好了?没听说过傻人有傻福吗?
  “从一开始,我便知晓是你救的我……那只兔子,我第一次看见时,便一眼看出是你,但是,我只当不知……因为我知道再见便是杀戮,可是我下不了手。即便你骗了我,杀了我,即便我每时每刻都提醒自己要恨你,要亲手杀了你,可是只要一面对你,再好的驻防和策划顷刻之间便溃不成军,不值一提。我不但下不去手,竟还常暗暗期盼看见你,中毒一般,连我自己都鄙弃自己……”
   “那夜,我没有醉……可我只当自己醉了,抱着你,抱紧你,拥有你竟让我真的醉了。我窃窃地满足,唯愿天荒地老。仿佛无论什么恩怨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这样的念头惊到了我,让我痛恨我自己,痛恨自己为了你心软到连性命、尊严都可以舍弃。”
  “我故意唤穗禾的名字,只是想提醒自己不能被你迷惑。可是,当触到你瞬间落寞的神情,看见你离去的凌乱脚步,我的心好疼,连呼吸都是疼的,我恨不能追上去告诉你,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那天,你只身前来幽冥,你竟然对我说你爱我。我一时间心跳都停止了,虽然连头发丝都知道这是一个谎言,可是我却信了,饮鸩止渴一般不能自己。我口中虽然讽刺着你。可心底却因为有你这句话而温暖起来。”
  “我逼自己对你说出狠言,我对你说:‘你再说一次爱我,我便立刻杀了你。说一次,剐一次!’其实我知道,只要你再说一次,我便会什么都放弃,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地将你牢牢绑在身边,再深的仇恨皆抛诸脑后……可是,你走了,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呢?”
  “看见你化成一片霜花蒸腾而去……我以为我死了。曾经被你一刀穿心都不及这般痛……可是,我却没死……为什么你每次都可以这么狠心?”
11.  意料之外,又似乎所有皆在意料之中。
  命中注定罢了……我一声叹息,落下。
12.  那清俊的公子撑开了一把纸伞,遮去漫天的花雨,俯身伸出手去,“锦觅,我来了。”
  轿中女子浅浅一笑,将手放入他的手心,眼一眨,却道:“可是,我已收了那皇帝小儿的聘礼。”
  女子手心被用力一捏,只闻那公子道:“唉,可惜我准备的六千年灵力了。”
  那女子闻言,嘴角弯出一个狡黠的弧度,握紧他的手,从轿中迫不及待地起身而出,“如此,我便勉为其难了。”
13.  半晌后,我压下了心中愤然,方才道:“我实在很愁呀,我不晓得自己会生出个什么东西来。”
  待“东西”二字蹦出口后,我仿佛看见一团红莲业火自凤凰的头顶嘭的一声腾了起来,赶忙道:“你看,我爹爹是水,我娘是花,生出我来是一朵霜花。前天帝是龙,天后是凤,生出你是一只凤凰。小鱼仙倌娘亲是锦鲤,生出小鱼仙倌却是尾龙。而月下仙人和天帝为同父所出,却是只狐狸……因而,我十分吃不准,我是一片霜花,你是一只凤凰,最后究竟会结出个什么果子来。委实叫我忧愁,忧愁得很哪!
14.  我躺了半日,突然顿悟,其实我们两个都有些缺心眼。我向他索要灵力是为了证明他爱我,他盼着我索要灵力是为了试探我爱他。一个事揣着满兜银两去打劫,一个是自愿敞开荷包任打劫。
  爱情有时原来可以这么简单,凡人一句俗话便可道尽玄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
摘录完毕。
----------------------------------------------------------------------
101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更多书评

推荐香蜜沉沉烬如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