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空喷出的全是悲苦

瞎子
2010-08-03 看过
刨去那些有鲜明时代特点的短篇,刘震云的长篇小说,我只读过两篇:《故乡天下黄花》和这本《一句顶一万句》。
《故乡天下黄花》是瞬间就把我给镇住了,让我欲罢不能一口气读完。经历过那种简练无情、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刀刀见肉的叙事之后,我以为自己对刘震云的小说不会再有那种非一口气读完的感觉了。
但从《一句顶一万句》的第一个句子开始,我又被彻底地抓住,仿佛一下子被拽进那个时代的中原,从河南到山西到山东,一个个人物,三下两下就被勾勒出来,在我眼前活过来,满怀憋屈满怀希望满怀悲苦地活着。
什么样的叙事最牛逼,就是这种三言两语把一个事件说完,然而这个事情还没完,又得接着说下一个事情,就跟刘震云写的那样,一件事能拖出八件事,每一件都是琐事,每一件又都惊心动魄。许多人的一辈子就在这些翻云覆雨的琐事之中被桎梏被操纵。
读完后我仔细想了想,用中文写作的人中,没有第二个能跟刘震云这样说故事,说得这么好了。那些生离死别,老刘就轻描淡写,两三句就打发了——灯盏淹死缸里是如此,巧玲被卖是如此,姜虎被杀是如此,曹满囤的女儿得老鼠疮死也是如此,可每一段都看得我心惊肉跳。老汪看见窗台上半个月饼上细细的牙印,然后坐在缸前连



...
显示全文
刨去那些有鲜明时代特点的短篇,刘震云的长篇小说,我只读过两篇:《故乡天下黄花》和这本《一句顶一万句》。
《故乡天下黄花》是瞬间就把我给镇住了,让我欲罢不能一口气读完。经历过那种简练无情、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刀刀见肉的叙事之后,我以为自己对刘震云的小说不会再有那种非一口气读完的感觉了。
但从《一句顶一万句》的第一个句子开始,我又被彻底地抓住,仿佛一下子被拽进那个时代的中原,从河南到山西到山东,一个个人物,三下两下就被勾勒出来,在我眼前活过来,满怀憋屈满怀希望满怀悲苦地活着。
什么样的叙事最牛逼,就是这种三言两语把一个事件说完,然而这个事情还没完,又得接着说下一个事情,就跟刘震云写的那样,一件事能拖出八件事,每一件都是琐事,每一件又都惊心动魄。许多人的一辈子就在这些翻云覆雨的琐事之中被桎梏被操纵。
读完后我仔细想了想,用中文写作的人中,没有第二个能跟刘震云这样说故事,说得这么好了。那些生离死别,老刘就轻描淡写,两三句就打发了——灯盏淹死缸里是如此,巧玲被卖是如此,姜虎被杀是如此,曹满囤的女儿得老鼠疮死也是如此,可每一段都看得我心惊肉跳。老汪看见窗台上半个月饼上细细的牙印,然后坐在缸前连哭了三个时辰那段,和之前说他没事就走,不走心里就憋屈,和之后他辞了东家,一直朝北走,直到一个地方自己不再伤心,这几段在我脑子里瞬间就连了起来。然后我就觉得满嘴的黄莲味儿,说不出来。

书里前半段写杨百顺(吴摩西),后半段写牛爱国。两个时代的人物,同样的憋屈和悲苦。把他们联系起来的,是他们无数同样强自掰扯着,掰扯别人也掰扯自己的亲人好友和仇人。杨百顺和吴香香掰扯较劲,牛爱国和庞丽娜也掰扯较劲。他们不仅和自己的妻子丈夫儿女父母较劲,实际上更和自己较劲。
也许,找个知心的人让自己安静和松弛下来真就这么难。所以才有,一句顶一万句。
我觉得自己这么说,把这个小说有些看低了——那些被生活捶打,然后又捶打别人,让每个人的心态都扭曲的狠劲儿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不杀人,就放火。有时候我也会这么想。
其实,刘震云也写了理想的几对,比如卷财私奔后在火车站给人洗脚的吴香香和老高,他们很苦,但是很快乐。但太少了,而且套用书里的话说,这样的快乐太悲惨,“从根儿上就错了”。

上半部说杨百业擅长喷空,就是张嘴把一个子虚乌有的事情说得活灵活现。我看刘震云就特别能来这手,不是一件事情,而是喷空出了延津到沁源好几十口人的一辈子。
私下里我觉得自己写故事挺有一手的,能写得很花哨。但是看刘震云喷空,就觉得完全手无缚鸡之力。人家不细节,不形容,就是说事儿, 一桩儿一桩儿,每桩事情都说得干净利落却又藕断丝连,同时还都指着一个方向,让你心里老是跳着。一本书读完,人写故事的早一边舒坦去了,我这儿却一肚子心事和憋屈,就只觉得苦。
也许唯一不苦的,是老詹吧,一个意大利人,在延津传教四十多年,就只有八个信徒。他心里是有信仰的,所以不苦。
这是我瞎猜,詹老头儿当然有苦处,至少自己含辛茹苦盖起来的教堂被官府霸占,自己只好住破庙,就让人咽不下这口气。但他想的不是这个。他操心着更大的事情,就没觉得这个苦。
这也是我瞎猜。
15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6条

查看更多回应(36)

一句顶一万句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句顶一万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