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灯外 霓虹灯外 8.8分

从《霓虹灯外》看上海房地产

脑袋决定口袋
2010-07-31 看过
中国文化中对家的坚持,即便是刚来上海的贫苦农民,再穷也要搭个滚地龙,真正在大街上乞讨的西方意义上的无家可归的人,相比500万人口的城市,只有3000人。

上海租界的核心地区,具有高度商业价值的南京路,福州路一带,到1930年代就再也没有建造新的石库门房子和新式里弄。

从19世纪末开始,上海的平民都倾向于租房子来住。

上海租界的72家房客,以及二房东,三房东,从本质上来讲是群租。

上海租界最赚钱的房东是二房东,是当时上海人既讨厌又不得不与之打交道的人,在南京路地段,二房东向大房东所缴纳一次性顶费(类似足球转会的签字费),其实就可以买下整座房屋。

上海人住上自己的房子,在160年发展历史上,只有两个阶段,一个是1850-60年太平天国从苏杭迁来的地主,一个是1996年之后房改到现在。

这些事实给人以一种趋势的感觉,上海的房地产还会涨。
一,移民还在涌入。
二,市中心已经饱和。
三,上海人还都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四,群租现象还不普遍。
五,上海人住自己的房子,从过去的历史来看,只是一个特例。就好像中国历史上分裂的时间比统一的时间长。

一个判断有待验证
租金会大幅度提高。

也许房产税会是上涨的契机,其实,收房产税带来的租金上涨,对普通移民的日常生活来讲,打击比房价上涨还要大,让上海的门槛变得更高。在闹市区有空余房子出租的上海人,在未来根本不需要工作。参考夏衍的《上海屋檐下》以及《七十二家房客》。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霓虹灯外的更多书评

推荐霓虹灯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