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定学科与艺术史

不之
2010-07-22 15:14:06 看过
        现代意义上书画鉴定学科成立以来,有关书画鉴定的专著自张珩先生的《怎样鉴定书画》以来不断的完善与发展。像徐邦达、王以坤等人也都各自撰成了自己的一套文字材料。杨仁恺的这本《学稿》又是继他们之后的一本有价值的书画鉴定读物.尚有像启功、傅斯年、刘九庵、苏庚春这些前辈都有著述面世.这些鉴定书系可以说都是以张珩的《怎样鉴定书画》为框架,加以扩充、分说而成,各有特色。
        扬仁恺的《学稿》可说是老少皆宜、雅俗共赏的鉴定书画的读物。全书一直遵循着历史发展这样的思想脉络,不仅述说了鉴定学的历史沿革也向读者简略的介绍了书画史的演变路程,能给读者一个清晰的轮廓,更有裨益于读者进行全书的阅读和思考。在给出了一个明晰的纵向支架后,作者又进行了丰富的横向建构,他对某朝某代某种现象及特殊个人都拿出来做了分述,如撰文分节谈论了上海谭敬家摹制古画的事情,和对八大山人、张大千这些个案的分析与研究等,不仅能领略到作者独到的见解和他丰厚的知识底蕴,也能在此书中得到许多由扬仁恺引入其他专家的观点及辩论,让人较为感动的是在某些方面的探讨上作者能够大部分的载入他人的研究成果。如在“八大山人书画仿本研究”这一节(P187)上大部分的载入王方宇的研究成果。这种实事求是、大公无私的学术精神很值得人们学习,除此之外,作者在许多地方可说是各个角落都插入具体的事例辅于论说,图文并致,论证翔实,为此书添资润色了不少内容。
        扬仁恺曾参与八十年代起与谢稚柳、启功等人共同担任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为全国各个博物馆、图书馆、大专院校、文物商店过目鉴定书画真赝的活动,过目鉴定书画两万件以上,他们所形成的目鉴经验的确是自古以来难有以之相媲美的。这在本书的文辞及具体例子的对比解说中得到了完美的展露。不拘泥于程式的鉴定思路,灵活应用,思维活跃,不仅运用了时代、个人风格和通常所用的辅助依据,还善于把握作画人和造伪者在无意识中留下的特点(如用笔的顿挫、转折时的个人习惯)来达到解释真伪的方法。这一点我觉得是很可行的。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也许运用在中国书画鉴定方面会很有帮助的。
        正如本书作者起名为《鉴定学稿》一样。此书为一部稿件资料集合,很注重资料的积累,分别对其进行归类、列表、附图,很利于读者参考。这又赋予此书以辞典功能,如对各朝代的题跋、印记、鉴藏类别,各家的签署名款、玺印以及传世书画作品专家的不同意见和分歧举例等都有比较广泛和详实的纪录,这并不是作者有意夸大充数,实在是便于读者易学易懂,循序入门。有利于后人少走弯路并进一步地向前深入研究。但我觉得这里的一个缺陷就是他所载入的各朝玺印都无释文附于图下,许多的篆书都无法看懂,作者那般辛苦收入的资料信息却不能很好的传达给读者,对双方而言都不痛快,而成为一种遗憾。如果能附入释文,此书定能增色不少,也能令读者学到更多的东西。
        此书令我感到另一方面的不快是在近现代书画鉴定这个方面。在对这个领域的研究上作者论述较少,仅是举了几个近代比较显赫的画家做些论述。当然这是远远不能如读者所愿的。虽然作者也述说了在现代书画鉴定上的困境,像伪造技术的先进和同代人的防伪在辅助依据方面就会有些失灵(如纸墨材料无需做旧等)。较为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如今随着人们对书画的需求量增大,民间古画的减少造成传统鉴定方法的不确定性确实也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话题。作者在里头列出一些存疑或是有争议的作品。能否借助一些更科学的方法,我想这就是以后鉴定家所要努力的方向了。对现代书画作伪的高涨并有泛滥成灾之势。在现代鉴定的方法论指引层面上作者明显是表现出一种无奈。这当然不是对作者的刁难,这是一个时代的新问题,是需要大家共同参与解决的现实问题,国外中国美术史研究的发展在方法论层面上对中国的传统方法提出了挑战。如高居翰所师承沃尔夫林、巴贺霍夫的风格分析法,方闻所致力的结构分析法,尚有库布勒的连串演变方法,英国罗森夫人注重的材质与考古方面的研究。这些新型的鉴定方法都很尖锐地质疑着中国传统的套路,传统与现代、国内与国外相互的颉颃与对抗是否有必要,不管是大师还是大众都因该进行一次反思,杨仁恺没有做出回答,其他的人也没有正视这一问题,或许是不屑于讨论这一问题。因为文化具有包容性,时代会最终给以我们正确的方向。
        我最后一个提出来探讨的问题就是书画鉴定与艺术史的研究这个问题。扬仁恺在第一张绪论中简要地提到了这一点。他承认鉴定与美术史有紧密相接的关系。但可以看出在他眼中还是有鉴定家和美术史家这两个职业分立着。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之多难于令人想象,各个门类学科的联系互通跟传统难于比拟。美术研究已经渗入了社会学、人类学、图像学、考古学等许多的学科,鉴定学与美术史其实已经开始合而为一了。很明显这是社会的需求,一位美术史家不应该等别人鉴定好了才拿来研究,鉴定家也不见得不能研究美术史,这种融合促进了人类艺术的研究,这符合“一体化”的道路。
        以上是我对此书的一点感想。正如作者在前面所说的搞鉴定应该博览群书一样。其实我们还应该博览群画。鉴定学是一种科学,是一门分辨历史的学科,直接对历史负责。所以在这条路上,必须具备一种笃实的研究精神,勤勤恳恳,实事求是。我想这才是作者所要表达的最终思想。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中国书画鉴定学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