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自私的基因》后感

Ākāśa
2010-07-17 看过

读《自私的基因》后感
——ESS、生存机器、自下而上、涌现、觅母


    读的不精,但是还是斗胆想写点儿。
    书中最有趣的部分是ESS平衡,应该说这是书里给基因演变打分的机制。基因——“一条代码”——的兴衰取决于ESS平衡机制的选择,在抽象的“作用者”的相互作用关系中,能长期存在而不被排挤出去的基因是胜利者。有时它们看起来不是最好的,有些甚至是钻空子的或是啥都不做的基因,这个现在谁也说不出个终极的解释,但总有人在不成熟的时候去做哲学性的总结,现在的结论只能是“生存者生存”。
基因与“生存机器”,看书的时候建议在头脑里把“生存机器”用动物、植物、昆虫、病毒这些形象来想像。基因与“生存机器”作者说它们不是共同体,不是同心同德一致对外的共同体。生存机器的地位更低,作者表示它不能用来长期评价,每个“生存机器”只是一个基因组有性繁殖再造后的验证品,而基因才是长期可以评价的单位,它一次次经受环境的考验,可以说存留的都有千锤百炼后的生存力。对“生存机器”则很sorry,很悲剧,它只是演化进程上一个小小的振动,无数小振动叠加成长期的结果,小振动们则湮没无闻,






...
显示全文

读《自私的基因》后感
——ESS、生存机器、自下而上、涌现、觅母


    读的不精,但是还是斗胆想写点儿。
    书中最有趣的部分是ESS平衡,应该说这是书里给基因演变打分的机制。基因——“一条代码”——的兴衰取决于ESS平衡机制的选择,在抽象的“作用者”的相互作用关系中,能长期存在而不被排挤出去的基因是胜利者。有时它们看起来不是最好的,有些甚至是钻空子的或是啥都不做的基因,这个现在谁也说不出个终极的解释,但总有人在不成熟的时候去做哲学性的总结,现在的结论只能是“生存者生存”。
基因与“生存机器”,看书的时候建议在头脑里把“生存机器”用动物、植物、昆虫、病毒这些形象来想像。基因与“生存机器”作者说它们不是共同体,不是同心同德一致对外的共同体。生存机器的地位更低,作者表示它不能用来长期评价,每个“生存机器”只是一个基因组有性繁殖再造后的验证品,而基因才是长期可以评价的单位,它一次次经受环境的考验,可以说存留的都有千锤百炼后的生存力。对“生存机器”则很sorry,很悲剧,它只是演化进程上一个小小的振动,无数小振动叠加成长期的结果,小振动们则湮没无闻,它们的振动有限,而且高低好坏,优美丑陋,不废江河万古流。某行星上的某物种一定为此结论油然而生某种难以感应的波动,因为触动了它们的波动中被称为“意义”的一种抽象感受。悲哀啊,我也必须有那种想法。
但换一个角度另有奇妙的东西,各条基因如果本是不闻不问的各自狂奔向前,追求复制的效率、准确、自身信息的稳定,它们怎么不是各奔东西,何来“生存机器”呢?它们是“自私的”为何又携手?这问题必须要问,但带着人的错误方式。人以外层面的不能拟人化,也不能要求它们思考,设想骑着亚原子去研究量子物理是无效的。怎么说呢,“你穿越了”,也就是你的智性出圈了,基因应该既不自私也不具有协作性。基因这个概念要把它打碎,要不总要觉得它是天地洪荒以来就存在的单位。它应是系统演化中的演化物,是系统演化的一部分,过程的一部分,不能单拆出来。
    作者对可复制的大分子的由来的描述只是偶然,但在《复杂-诞生于秩序与混沌边缘的科学》书里正好从抽象模拟的角度对个过程进行了极大的补充,耗散系统、复杂关系网、相互作用者,总之其中提到自我催化过程一旦开始,就会主动向混沌边缘靠近(混沌的一边是周期运动或循环,在混乱中总受排挤,另一边是混乱无序的爆炸性发展,类似自我毁灭——我只能理解到这一步),系统结构的复杂性可以稳步增加,一步一步上台阶,每一层形成新的作用者,或说相互作用的基石,如:大分子、细胞、器官、生存机器、生物群体。各自层面的作用者在做着各自的事情,意识不到——也没有意识——它的行为对上一个层面意味着什么,它们毫无意识的,“自下而上”的完成了上一个层面的构建。基因、细胞各自运作下,生存机器却能跑起来,会生小崽,小崽生来会吃奶。这些层面关系还可以继续扩大,而且它们身处不同的时空层面,某些化学反应模式在地球形成以后的这个环境里几乎是永恒的,书中的基因,确切的说那一段抽象的编码,万古流长,从最低等到最高等都有,所以作者称它“不朽”,而这些不朽的作用、模式、基石运作出了易朽的生存机器,运作出了人这样短暂但可以有意识去认识的物种,这很奇妙,客观又神秘,跨过了一层又一层面,其中的复杂度在人类现阶段尚无法描述。
    回到书中的观点,应该是生存机器只是基因运作的表象,自然选择让这个表象越来越完善。不应上来就想到猎豹,猎豹的精彩蕴含在更古老的物种身上,直至倒退到无法想像的原始结构。物种演化一路走来就如同走平衡木,只有内在平衡、四平八稳、不偏不倚的系统或模式能走过来。书中有一例,一种老鼠的群落争抢地盘,模拟个体间各种策略,鹰派、鸽派、虚张声势、上去就咬,具体讨论的过程有点复杂,但模拟逐渐复杂化以后,某种僵持局面中的面无表情的特点胜出,他既不泄露自己的胆小,也不真正械斗,如果真打就跑,但综合评分里却可胜出。自然选择选择了最佳适应性,最佳适应性是整个的环境和系统推举出来的。书中另一例解释了物种性别为何基本保持一比一的现像,即使在强者群妻群妾,弱者流离失所的种群里,比例依然保持一比一。直觉上我认为这一点有助于维持了雄性间的竞争,不过作者批评这种简单思维掉进了“群体进化”的窠臼,作者所依赖的ESS分析恰与群体思路相反,ESS是让个体不择手段、竭尽钻营、各显神通,最后每个个体变得老练精明,致使整个系统平衡在一组看似稳定的相互关系网中,结果总像钢球不自觉的停在锅底,很中国的说这是场群体推手。但是ESS描述的不是具体进化,只是策略演化的模型,实际的进化不会等一组策略安顿下来再开始另一组,或者还没安顿下来环境已变迁,小动物们所采取的策略也不是有限而离散的,各种关系总在转着圈的相互影响着,没有某个固定的支点。“种群利益”这类提法就是一以贯之的支点,而在本书里没有支点,只有自下而上中的平衡。这样的结果往往是超出人的直觉的,这可能是因为直觉的过程结构与之背道而驰。书中还以有性繁殖在子代中基因亲密度为½为基础,概算了亲缘种群中的个体相关切和竞争的程度。呵呵,类似当我看到你中有我一半时,我会仁慈点,至于仁慈多少作者还有更准确的换算,但我想这无疑是统计上的,基因信息不能直达生存机器的行为,统计也不能适用于个体,那都是穿越。
    书最后一章名为“觅母:新的复制基因”,是以上物种和基因思维的跨界演出,来到了意识、文化的领域,不新奇惊艳是不可能的。父子两代的黑背鸥唱着不一样的歌,老爸的曲调不能遗传给儿子,曲调是在另一个领域里传递。作者很自然的,读者也很自然的,把目光瞄向人类,在一个美妙的比喻里看到另一种进化。调子、概念、妙句、时装、制锅或拱廊的弧度种种,他给这些文化的基因起了个名字“Meme”,它们繁殖、传递,突变着又相互作用,这让人在基因之外有了第二种可以超出寿命存在下去的东西,在能维持教育与文化持久连贯的社会里,某些作者与改良者的姓名也可能活下去,且可避免基因混杂到最后湮没无闻的结果。作者在最后一章里的探讨浅尝辄止,并未深入,留给人很多空间。
     冯•诺依曼将生命概括为两点:可自我复制,执行复制的代码可复制给复制出的个体(准确提法请查阅资料)。在书中,基因也具有同样的特点,自身可复制,代码可传递,在演化的要求下,它越来越趋于复制得更多、更有效,代码保持更精确、更稳定的方向发展。不知文化的基因“Meme”是否也具有以上特点,但似乎调子、概念、妙句、时装等内容本身并不具备直接驱动复制、传递的能力,无法构成具备执行力的严密过程,另一方面人总是主观性的接受,对内含和外沿很难保持精确一致。这样的讨论显得缺少根基,因为对意识的运作模式人们依然知之甚少。调子、概念、妙句、时装也许无法作为基石来讨论,它们也许只是更基本单元构成的“生存机器”,是另一种表象。如果文化在演化,其选择和评价的机制是什么?人的意识层面和人的身体、客观环境究竟有多远,有多少联系?意识的产生有可能是人脑演化的副产品,原用来协调身体各部,后借来思考问题、认识外界,是否有何种局限性尚不得而知。如果要以本书中自下而上的方法研究这一领域,时机尚未成熟。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自私的基因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私的基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