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死了

mushimushi
2010-07-16 看过
这一次是真的冷了。斯普特尼克恋人。原来一直误以为是漫长的冷寂之后飞流急转戏剧化的温暖结局,直到今天写作课被老师一语点破化作幻影,狡辩不能还遭一顿狠批。顿感无比阴冷,无比阴冷。(何必每次都要这么竭斯底里到叫人沉痛呢!?)

故事的构架是这样的。村上很喜欢玩的两个世界,不同的是这一次是门的这一边和门的那一边(…钢炼原形吗|||)。

门的这一头是可触摸的现实,有着逻辑和可描述性,有着人们赖以理性存在的常识性,但是这种现实是不是会给人过于“方便”的感觉呢,就好像耳朵里多了一块骨头的女性就是女同性恋,是不是给人一种完美到肤浅无知的印象呢。

门的那一头则是彻底的混沌与不可知。就像堇的梦里轰鸣的蜻蜓,就像山顶月光下分崩离析如水母幽魂般的压倒性的混乱。也许那是难以发掘的占据了人脑大部分的潜意识。那是人们必须牺牲掉清醒的自我意识,进入睡梦中,才能探知的真相。

就是这样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两侧。失去了具体现实,就失去了躯壳与载体;失去了混沌未知,就失去了自由与灵魂。一个像是人造的卫星舱与轨道,一个像是必然存在的太空。是什么连接两者使之造就出自相矛盾神秘莫测的生命体呢。关键词:莱卡狗,牺牲。没有狗血的城墙是难以造就出鲜活的 深刻的具体的。人们为了同时在具体现实的这一侧维持俗世的形态和印迹般的自身独特性,势必要作出出关键、甚至致命的牺牲,交给人性里深不可测的另一侧,才能权衡着感知到真相。

看一看故事里出现的一如既往孤独的主人公们:

年轻大胆,急于寻求真相,想要成为作家的堇。奋不顾身追随着敏的谜团,直至那个世界。索性将整个具体现实的自己都牺牲掉了。消失了身影,沉陷到不可知的另一侧中去。

过于自信而对另一侧毫无察觉的钢琴家敏,似乎因为太多的自信,突然面临了不期然的自身分裂,造成瞬时间的不可控制的牺牲。牺牲了性欲,牺牲了头发里的黑色素。最后一具蝉壳般地生存着。也许很美,被抽空了的平面式的美。

然后是典型村上式主角的K。嗜书嗜音乐,习惯且自觉地生活在人际关系隔阂中。无关紧要的女友有数名,而在乎的却只堇一人。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和平衡者。仿佛是小说里唯一强大和中性的角色,却在结局时顺着堇在模糊不清的纬度打来的电话,随梦而去。如果他也同样靠着牺牲而存在的话,那个牺牲必然是对堇的感情吧。像一堆坚硬骨头里面的一根软肋,丑陋却造就出自己倔强独特的样貌。如果那根软肋被抽离了,整个骨架就会面临分崩离析。犹如堇对敏毁灭式的爱。


结尾是:“为什么人们都必须孤独到如此地步呢?这个世界上生息的芸芸众生无不在他人身上寻求什么,结果我们却又如此孤独无助,这是为什么?这颗行星莫非是以人们的寂寥为养料来维持其运转的不成?”

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一架在太空中向着混沌,向着只有“无”的世界搜索前进的机器的话,我们的莱卡狗是什么,斯普特尼克——旅伴又会是谁呢。

分裂的,永不相交的脉搏心跳们,难道真的到牺牲掉自我,万物合一,遁入混沌,遁入梦境,遁入黑暗,才能百分百地相交相叠相知不成?

遁入黑暗,血渗进什么里去了。再也看不到血了,因为你已经再也感觉不到血了。你甚至已经忘记,什么叫流血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斯普特尼克恋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斯普特尼克恋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